第122章 上映了,包场去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22章 上映了,包场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2章 上映了,包场去

  第122章上映了,包场去

  尚文雅刚刚拿着签名照片去找到左立,他们学校英语专业的李媛媛就走了过来。

  “同学,你们是燕师大的吧?”李媛媛问道。

  尚文雅他们原本就是要去找李媛媛的,没想到李媛媛自己主动过来了。

  “是啊,我们都是燕师大的,你是李媛媛吧?”

  李媛媛有些意外,她没想到这个女孩还能叫出她的名字。

  看了看尚文雅手里的签名照片,李媛媛问道,“你刚才是去找周彦签名了么?”

  “是啊,周彦人很好的,还在上面写了我们的名字,而且还有时间呢。”尚文雅笑着把照片上的签名指给李媛媛看,又顺势问李媛媛,“伱也是周彦的影迷么?”

  “影迷?”李媛媛倒是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我比较喜欢他的音乐。”

  李媛媛之前听室友在宿舍放过一段音乐,感觉很好听,问过之后,才知道这段音乐是《天堂回信》电影里面的配乐《风筝》。

  之后李媛媛又把《天堂回信》里面的其他配乐都听了个遍,越听越喜欢,从此就成了周彦的乐迷。

  听到李媛媛喜欢周彦的音乐,尚文雅跟左立都笑了笑,虽然他们喜欢周彦的点不一样,但是喜欢的人却都是同一个,也算是找到同好了。

  尚文雅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照片,遗憾道,“可惜上面写了我们俩的名字,不然这照片让给你好了。”

  这说的当然是客气话,就算没有名字,尚文雅也不可能把照片给让给李媛媛的。

  李媛媛笑着摆手,“不用,不用,我就是问问,你们是不是有个什么组织?”

  她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感觉尚文雅他们准备挺充分的,像是有正规的组织。

  自从前几年燕京大学那边搞了个崔健燕大后援会之后,其他各种后援会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稍微有点名气的歌星都有自己的后援会。

  虽然周彦也不是什么大明星,但也难保不会有后援会,所以李媛媛就好奇过来问问。

  尚文雅却笑着摆手,“没有哦,我跟左立师兄单纯是周彦的影迷,没有任何组织。”

  听到他们没有组织,李媛媛微微有些失望,哦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们是有后援会呢。”

  尚文雅忽然灵光一闪,笑着说道,“之前没有,但是我们可以自己建一个啊。三人成众,咱们三个在一起,不正好能够组成一个后援会么?”

  李媛媛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尚文雅思维这么跳脱,而且这么随意。

  不过李媛媛确实也有些心动,其实几个人的后援会也有很多,反正就是喜欢某个歌手或者演员的人聚在一起交流,也不一定要有什么发展。

  “咱们三个是不是有点少了啊?”

  尚文雅笑道,“现在虽然少,但早晚会多的嘛,哈哈,你放心,成立之后,我就回去把我室友发展成周彦的影迷。”

  李媛媛笑了笑,她觉得相对于发展成影迷,发展乐迷应该难度会小一点,周彦才拍过一部电影,说服力也太低了。

  倒是音乐方面,周彦已经有不少拿得出手的作品了。

  不过她可不会去打击尚文雅的积极性。

  左立看着两个女孩聊天,并没有说话,他也是赞成弄个后援会的,不管这个后援会发展的怎么样,借着后援会,他们也有更多的机会跟周彦接触了。

  “咳咳,如果要组织后援会,叫什么名字呢?跟燕京大学那边学,直接叫周彦燕师大后援会?”左立问道。

  “我们这样叫,咱们学校会不会有其他同学有意见?”李媛媛担心道。

  “本来就没有后援会,我们先到当然先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也不一定要用这个名字。”

  尚文雅笑着说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干脆就叫周彦全国后援会。”

  左立摆摆手,“那可不行,胆子也太大了,肯定要被人骂。”

  “那还是叫周彦燕师大后援会好了。”

  “我们两个学校都在三环内,要不要叫周彦三环内后援会?”

  “……”

  三人商量了好一会儿,说了好多个奇怪的名字,最终还是决定就用“周彦燕师大后援会”这个名字。

  确定后援会的名字之后,三人又开始确定职位,左立年纪最大担任会长,李媛媛担任副会长,尚文雅担任秘书长一职。

  确定完职位之后,三人都觉得有趣。

  尚文雅笑道,“咱们三个也算是当官了啊,哈哈。”

  “等到后面咱们后援会壮大了之后,要是有更合适的人,我这个副会长就退位让贤。”李媛媛笑着说道。

  左立附议,“我这个会长也是,只要有更合适的人,我自己主动让贤。人多了,我还真有压力。”

  尚文雅哈哈一笑,“你当会长当然是要有点压力,以后咱们周彦的发展大计都要靠你了。不过在此之前,为了庆祝我们后援会成立,会长你今天是不是要请我跟副会长吃个饭?”

  左立撇撇嘴,“你撺掇弄这个后援会,不会就是为了让我请吃饭吧?”

  “会长啊,你不能以小人之福度君子之腹吧……咱们中午吃什么?”

  左立笑了笑,“行,我带你们去吃烤鸭。”

  说罢,左立就先一步走了。

  尚文雅跟了上去,还转身对李媛媛说,“媛媛姐,愣着干什么,跟上啊。”

  ……

  毕业作品音乐会结束之后,虽然还没有拿到毕业证书,但是周彦此时已经跟本科时代告别,从此以后他就是央音的老师了。

  他不用带班,而且下学期只带一门课,所以工作交接比之前贾国屏要简单多了,很快就完成。

  学校这边没有事情,周彦就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三国演义》跟《霸王别姬》两个项目上面。

  这段时间《霸王别姬》的拍摄也接近了尾声。

  毕业作品音乐会结束后大概不到一个礼拜时间,《霸王别姬》最大的那场批斗戏开始拍了。

  批斗这场戏是在太庙东门的空地拍摄的,距离周彦住的地方非常近。

  拍摄的第一天,周彦一大早就骑车赶到了太庙东门口。

  到的时候他发现现场乌央乌央一大堆人,虽然还没有开始拍摄,但是张国榮他们几个已经穿好戏服,上好妆站在东门口。

  周彦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刚刚升起来没多久,还不是特别毒辣,但是也用不了太长时间,等到太阳再往上爬一爬,可就完全不同了。

  用不到中午,九点之后燕京的太阳就能晒死人。

  有工作人员在旁边,拿扇子给张国榮他们不停地扇风,但是用处不太大,周彦离得有些距离,都能看到张国榮他们脸上的汗把妆给弄花了。

  “周指导,你的衣服。”

  正在周彦闲逛的时候,服装组的小宋给周彦送来一套衣服。

  接过衣服,周彦笑了笑,“我一个龙套,衣服还要你专程送过来啊。”

  周彦在这场戏里面继续客串一个龙套,不过连前景都没有,就混在人群后面。

  小宋笑道,“周指导你能跟一般的龙套一样么?”

  “多谢。”

  周彦笑了笑,也没多想,他在剧组好歹是个指导,拍他马屁的人不少。

  拿着衣服,周彦去东门旁边的临时换衣间把衣服给换上了,还别说,这衣服挺合身的。

  而且他们给周彦安排的这套衣服很清凉,就一条黑色长裤,加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不像其他大部分人,都是红卫穿搭,一身长袖,还戴帽子。

  好多人穿着那套军服,这会儿已经汗流浃背。

  制作组也知道今天这个天气拍批斗大戏,肯定难熬,所以现场弄了不少水、绿豆汤,还备了医生和药,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晒出毛病来。

  片场旁边还专门设了一个纳凉处,谁要是受不了的,就过去休息。

  才上午九点钟,纳凉处就挤满了人,原本该凉快的纳凉处,也因为人太多变得热燥燥的。

  第一天,弄了整整一天,摄像组连机器都没有开,全都在各种排练、定位。

  不过因为没开机,所以张国榮他们偶尔还能把戏服脱掉凉快凉快,不至于太难受。

  到了第二天,情况就没有这么好了。

  第二天开始真正拍摄,张国榮他们几个的戏服不能脱,现场的火也要开始烧起来,几个演员被人摁在火堆旁边,汗一边往外淌,一边又快速被烤干。

  一个镜头根本不能拍太长时间,没一会儿就要给演员补水。

  还有一件事情让人比较难受,相对于昨天,今天现场的味道非常难闻。

  很多人的戏服,昨天穿过之后,都是直接扔给了服装组。

  这么多衣服,时间又紧,服装组可没时间给他们洗,所以第二天他们再次去领衣服的时候,就发现,浸了汗的衣服经过一夜的发酵,已经臭不可闻。

  好多嗅觉灵敏的演员,一拿过衣服就开始作呕。关键这衣服已经乱了,不知道谁是谁的。

  但也没办法,不管衣服多臭,他们也只能穿上。

  周彦留了个心眼,昨天问过服装组之后,就把衣服给带回去洗了,今天是穿着干净衣服来的。

  等到第二天拍完之后,所有人感觉精神都衰弱了一大截。

  张国榮脱了戏服在旁边抽烟的时候,周彦过去搭话,张国榮累的连话都不想跟周彦说,不过在张国榮疲惫的神情中,周彦竟然感觉到了一些兴奋跟喜悦。

  好似在张国榮看来,只有受了这样的苦,才能叫演员。

  就这还没完,批斗这场戏没结束,后面还要拍。

  一场批斗大戏,总共拍了三天时间,戏拍完之后张国榮就扛不住了,直接被送到酒店休息,后面的戏也暂时停了下来。

  不过《霸王别姬》的戏也不剩多少场,所以陈恺歌这时候也不急了,把拍摄先放了放,天天跑到剪辑车间去看这几天拍出来的片子。

  而周彦也已经在准备前往杭市了。

  《青蛇》剧组前两天已经前往杭市,接下来周彦要去跟他们汇合。

  但是就在周彦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启程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徐克的电话。

  刚接到徐克电话的时候,周彦还以为徐克是要催他过去,但是让周彦没想到的是,拍摄的事有了变化。

  “周彦,你可能要直接去香江了。”

  听到徐克这话,周彦一头的问号,“徐导,什么意思?你们不是在杭市么?”

  徐克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是要在杭市跟武夷山拍摄的,但是现在遇到了一些问题,我们只能改变计划,回香江了。我们之前就在香江搭过一点拍摄景,你不用担心,很快就好了,不会耽误拍摄时间的……你七月九日之前到吧。”

  他并没有跟周彦说临时改变取景地的原因,不过周彦知道,剧组遇到的肯定不是小困难。

  要知道,他们剧组都已经在杭市了,现在临时改,是非常浪费钱的。

  不过徐克没说,周彦也没问,虽然改到香江对周彦来说有点不方便,但是既然事已至此,也改变不了。

  “没问题,那我九号到香江。”

  “好的,好的,那我们在香江等你。”

  ……

  挂了徐克的电话之后,周彦又给他哥周宏打了个电话。

  之前他跟周宏说好了,他去杭市拍戏的时候,让老四周倩带着几个小的去杭市找他玩。

  但是现在拍摄改到了香江,计划就要变了。

  听到周彦要去香江拍戏,周宏笑道,“这不是正好么,这段时间你先回金陵,在家里过几天,然后带着他们一起去香江。”

  “不行啊,我九号之前就要到香江,老五九号刚刚考完试吧?”

  老五周远今年参加高考,而现在高考是七月七号开始,七月九号考试刚结束,时间根本来不及。

  听到周彦九号就要到香江,周宏又说道,“那你先过去吧,等老五他们结束之后,我派人把他们送到香江,到时候你们在香江汇合。”

  周彦想了想,点头道,“也行,我先去,等他们去的时候,我去接他们。

  “好。”

  ……

  周彦是九号到的香江,休息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徐克来酒店找他。

  见面之后,徐克先跟周彦握了握手,随后笑着说道,“白蛇他们的住处已经弄好,还有些景正在搭建,不过很快就能好了,你这两天可以先休息休息,十二号的时候开始拍你的戏。”

  周彦笑着点头,“一切都听导演安排。”

  徐克哈哈一笑,“今天还真有一件事情要给你安排一下。”

  “什么事情?”周彦疑惑地问道。

  “今天晚上,我安排了……”

  徐克刚说到一半,客房的门被人敲响了。

  周彦挑了挑眉毛,问道,“谁啊?”

  “三哥,是我们。”

  门外传来周倩的声音,周彦一脸意外地跑过去开门,只见周倩带着其他弟弟妹妹们站在门口。

  看到周彦,几个人又是齐声喊道,“三哥,我们来了。”

  周彦看了看他们身边,一件行李都没有,随后又看向一起来的司机陈师傅,疑惑道,“陈叔,你们怎么直接过来了,他们的行李呢?”

  陈师傅笑着解释道,“宏少说你忙,就不让你去接了,他们的行李都已经送到房间了,就在你住的这间酒店,我给他们开了几间房。”

  陈师傅跟在周家挺长时间了,还喜欢称呼少爷,另外,这声少爷不仅仅是对身份的称呼,周彦他们家那边少爷也代表小孩的意思。

  周彦挠了挠头,“行,你们进来吧。”

  这时陈师傅又说道,“彦少爷,那我先走了。”

  周彦点点头,“辛苦了,陈叔。”

  等到陈叔走后,周彦把弟弟妹妹们带到房间里面,在徐克惊讶的表情中给他介绍,“这几个都是我的弟弟妹妹,周倩、周远、周清……来,叫徐克哥哥。”

  “徐克哥哥好!”

  徐克长相有点凶,平时表情也比较狠,这会儿看到周家俊叫他哥哥,他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他试图做出一个和善的表情来,但是这玩意他可不擅长,所以做出来的表情有些不伦不类。

  其实徐克特别烦小孩子,因为他不知道跟小孩子该如何相处,好在周彦这几个弟弟妹妹,除了老九小一点之外,其他都已经挺大的了。

  而且小孩子只要不是叽叽喳喳吵个没完,他倒是也不讨厌。

  周彦也看出了徐克的不自在,便跟周倩说,“倩倩,你带弟弟妹妹们回你们自己房间玩一会儿,我跟徐克哥哥聊完就去找你们。”

  “好。”周倩点点头,就带着弟弟妹妹们出去了。

  等到他们走后,周彦明显感觉到,徐克松了口气。

  “不好意思啊,徐导,我这几个弟弟妹妹突然就来了。”

  徐克摆摆手,“没事,没事,你这些弟弟妹妹都挺乖的。”

  其实徐克更好奇周彦的身份,因为他刚才听到陈师傅叫周彦为“彦少”,难道周彦是豪门子弟?

  是不是豪门,徐克不确定,不过周家家族肯定还蛮大的,而且家庭条件不错。

  周家这几个孩子,穿着打扮以及自身流露出来的气质,根本不像是一般家庭的孩子,特别是在内地,能培养出如此的气质可不简单。

  “徐导你刚才要说什么?”周彦问道。

  徐克拍了拍脑袋,想起来刚才要说的事情,“我是说,今天晚上我安排了大家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正好你弟弟妹妹也来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吧。”

  “看电影?”周彦挑了挑眉毛。

  “没错,我们就是要去看《想飞的钢琴少年》,你这大老远老跑来,我们也该去给你增加一点票房。”

  主要是碰到《想飞的钢琴少年》上映,徐克自然是要表示一下,正好戏还没开始拍,他就组织大家一起去看电影了。

  “那就多谢徐导了。”周彦笑着说道,他倒是没想到徐克这么会做人。

  其实徐克这么做,也不全是看周彦的面子,还因为想跟徐风修复关系。

  “其他暂时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了。”徐克站起身来,“晚上再见吧,到时候我会让人来接你们的,你弟弟妹妹总共是六个吧?”

  “嗯,六个。”

  “好,我让他们另外安排六个座位。”

  ……

  四点钟的时候,剧组有工作人员来酒店接周彦他们去电影院。

  他们到地方的时候,徐克他们也已经到了,不过大家还没有坐下,都聚在一起聊天。

  看到周彦来了,徐克笑着喊他,“周彦,这里。”

  等到周彦到了跟前之后,徐克给他介绍,“周彦,蔓玉你们见过了,这位是王祖贤,祖贤,这就是周彦。”

  王祖贤主动向周彦伸出手,“周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周彦扬了扬眉毛,心说王祖贤这是装不认识他?

  不过他也很配合地跟王祖贤握了握手,“王小姐,我也一样。”

  随即他又向旁边的张蔓玉打了个招呼,张蔓玉也点头回应,看得出来,张蔓玉最近过得并不太好,她整个人的状态给人感觉有些憔悴,应该还是受到了绯闻的影响。

  这时周倩他们也跟在周彦屁股后面走了过来,周彦又对他们说,“来,跟张蔓玉姐姐,还有王祖贤姐姐打招呼。”

  “张蔓玉姐姐好。”

  “王祖贤姐姐好。”

  这两声,几个孩子是发自内心的,特别是周倩,她可是张蔓玉的超级影迷。

  这次拍摄场地换到香江,周倩差点没有等周远,自己先飞到香江来,最后还是怕两个哥哥责怪,没有这样干。

  张蔓玉跟王祖贤忽然间有些懵,只能笑着回应。

  “这几个是我的弟弟妹妹。”

  “哦。”两人都有些惊讶,心说周彦这弟弟妹妹可真不少。

  “你们先去坐吧。”

  把周家军打发走之后,周彦又在影厅里面看了一圈,香江这边的电影院要比内地新潮一点,座椅更舒适,当然空间也被牺牲了很多,座位比内地的剧院要少。

  来的这些人他也不认识,应该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跟配角。

  张蔓玉笑着说道,“周彦,预祝你电影大卖。”

  “多谢。”周彦笑着点头。

  其实他们对《想飞的钢琴少年》票房期望并不太高,毕竟这就不是一部商业片,在香江也不要卖多,能卖到几百万就完全满足了。就算卖不到几百万,能过百万也没啥问题。

  而且今年香江大片很多,七月份有几部热片上映,比如《警察故事之超级警察》、《鹿鼎记》、《审死官》等。

  这几部片子都集中在一个月,其他片子肯定是被挤的没地方上,很多商业片只能避其锋芒,但也避无可避,今年光是周星弛一个人就演了好几部电影,票房榜可能要被他给霸榜了。

  因为期望不高,所以心态就比较平和。

  徐克他们也知道,《想飞的钢琴少年》成本才几百万,那点钱,恐怕连一个周星弛都请不到。

  其实《想飞的钢琴少年》能花几百万已经不少了,毕竟这部电影是在内地拍的,而且在演员上几乎没花什么钱,绝大部分经费都用在了器材、道具以及音乐录制上面。

  其他的不说,仅仅谈论音画质量,《想飞的钢琴少年》是要超过当今大部分电影的。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工作人员过来请他们入座,说电影一会儿就要开始了,徐克便笑着请他们入座。

  安排座位的时候,也挺有意思,他们都坐在第一排,周彦跟徐克挨在一起,张蔓玉在徐克左边,然后王祖贤在周彦的右边,主打的就是一个男女搭配,阴阳对称。

  而之所以没让周彦跟张蔓玉坐在一起,可能还是考虑到之前那则绯闻的影响。

  虽然刚才大家都没有提这个事情,但不代表这事情已经结束。

  一点娱乐记者知道《青蛇》要开拍,周彦要跟张蔓玉同时出现,都在盯着剧组,想要挖出点新闻来。

  灯光暗了,电影还没开始放,周彦正盯着大银幕发呆,就听到旁边王祖贤小声说道,“好久不见啊。”

  周彦转头看向王祖贤,后者一脸笑容,他也回以笑容,点头道,“好久不见。”

  这种情况下,两人也不好说什么,互相说了句“好久不见”,电影已经开始,两人都把目光转向大银幕。

  电影的第一场戏,就是小男主趁着滑翔伞基地的工作人员没注意,自己上了滑翔伞“飞”走了。

  然后镜头里面滑翔伞越来越远,最终在画面中变成一个小黑点,之后这个黑点慢慢变大,慢慢变大,最终变成一颗黑色的眼珠子。

  再之后,镜头拉远,给了一个中景,是一个小孩子坐在地上发呆。

  其他观众或许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徐克看完这个画面却很意外。

  他原本以为周彦是个纯纯菜鸟,但是没想到周彦在镜头安排上竟然这么有想法,而且这个镜头拍出来可不仅仅是有想法就行的,还需要高超的摄像技术以及……很多钱。

  没错,就是很多钱,想要把飞翔镜头呈现的这么漂亮,绝对不可能是一次性完成的,徐克敢说,这个镜头他们至少拍了有五次。

  一部电影的制作精不精良,有时候只看几个画面就知道了。

  徐克甚至有点嫉妒周彦,这么年轻就已经指导这样一部制作精良的电影了。

  其实徐克的导演生涯起步也是比较早的,他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就跟朋友一起拍摄了纪录片,二十五岁参与了一部电影的制作。

  到了二十八岁,他拍摄了个人第一部电视剧《金刀情侠》,之后又在二十九岁,因为制作人吴思远的赏识,拍摄了电影处女作《蝶变》。

  就他这样的履历,已经让很多同行羡慕了,但周彦却比他更加夸张。

  徐克撇头看了眼周彦,见周彦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大银幕,便又转过头去。

  周彦还是第一次在大银幕上看到他自己执导的电影,这种感觉非常奇妙,里面的每一个画面,演员们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都印在他的心里。

  他看到前一个画面,后面一个画面已经在脑海中,演员前面一句台词说完,后面一句台词仿佛已经传到他耳边。

  一切,他都了若指掌。

  没有任何新奇感,但是再回头看的时候,他也能发现一些不足的地方,有些不足是他拍摄之后就知道的,还有些是他才发现的。

  这些不足,有些是他的问题,也有些是技术跟资金的不足。

  毕竟是他执导的第一部长片,虽然有路学长、王晓帅、赵飞他们几个帮忙,但还是有不少问题。

  比如男主在幼儿园发呆的时候,他背后出现的那幅画,虽然焦点不在画上,但是画的景色还是隐约能够看见的,而这幅画只是一幅最普通的画。

  当时拍摄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对这幅画进行设计,如果当时把这幅画换成跟飞翔有关的主题,或许会更好。

  虽然一般观众察觉不到,但是往往在这种一般人察觉不到的地方,更能够体现电影的质量。

  还有男主母亲在跟幼儿园老师谈话的时候,桌子上应该放一个东西,把画面隔开,但是当时没做。

  这些细节问题还有不少,周彦一边看,一边在反思。

  不过他也觉得高兴,因为这段时间他进步了不少,特别是上次跟张健亚学习几天之后,悟了很多东西,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发现问题。

  相信等到拍第二部长片的时候,他就能接受更多,更有难度的挑战了。

  旁边的王祖贤看电影的时候,对电影的镜头可没有徐克跟周彦想的那么多,她更多地是沉浸在故事以及电影中随处可见的动人音乐中。

  这是一部很情感很细腻的电影,不疾不徐,特别是男孩的爷爷,给人的感觉太温暖了,他的台词总能让王祖贤感受到一股力量。

  当男主被发现得了脑震荡,失去了超人的天赋时,不仅仅男主的母亲失魂落魄,现场的观众也都发出遗憾的叹息。

  电影到这里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一部天才陨落的悲情片。

  但是他们发现,失去天赋之后,男主的生活反倒更加轻松自在了。

  过了不久,观众又发现,男主竟然没有失去天赋,都是他骗大家的,他甚至还写了一首原创的曲子。

  听着欢快的《窃喜》,观众们的心情也跟着变好了。

  王祖贤转头看向周彦,想问问周彦这首曲子是不是真的原创,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太合适。

  就在王祖贤准备把头转回去的时候,周彦竟然朝她这边转头,随即两人四目相对。

  周彦的眼中有疑惑,他是察觉到王祖贤看他,他才转头的。

  看到周彦眼中的疑惑,王祖贤笑着摇摇头,随后又看向大银幕。

  周彦还是不解,不过他挑了挑眉毛,也看向大银幕。

  后面这一段情节,男主跟爷爷在一起的生活都非常愉快,而且男主还遇到了小时候的邻家姐姐。

  看到小男主在雨中为女主弹下那首《重逢》,现场很多女观众感动得都快哭了,他们倒没有说支持小男主谈恋爱,就单纯觉得小男主这种感情非常纯粹、美好。

  而且,曲子很好听,画面很唯美。

  有些女观众甚至会想,如果男主再大一点就好了,那她们就能看男主跟邻家姐姐谈恋爱了。

  还有些观众在期盼,或许这部电影就能演到男主长大。

  但让他们失望了,不仅仅男主没有在电影里面长大,连男主的爷爷也没有在电影里面变老。

  爷爷去世的时候,影院里面到处都能听到长吁短叹。

  没办法,这个爷爷的形象实在塑造的太好了,完全是个引领小男主在人生路上前进的智者。

  周彦听到,旁边的王祖贤也微微地叹了口气,还感觉到王祖贤看他,不过他看过去的时候,发现王祖贤依旧在看电影。

  电影最终在《克罗地亚狂想曲》协奏演奏中落幕,在音乐的第三段,演职人员的字幕开始滚动。

  导演:周彦。

  编剧:周彦。

  配乐:周彦。

  看到片尾连续出现的三个“周彦”,原本准备在电影完全结束时再鼓掌的观众们,忍不住提前献出了自己的掌声。

  徐克也在一边鼓掌一边赞叹,周彦的处女作水平确实高,关键这高不仅高在导演上,这部电影的演员水准、摄像水平、服装水平都不低。

  这部电影的制作人还是侯啸贤,也不知道拍摄的过程中,侯啸贤有没有帮忙,如果帮了的话,徐克心里要平衡一点。

  要说票房,这部电影在香江的票房大概率不会太高,不过应该也不会太低,它跟《警察故事》那些电影赛道不同,观众的类型也不同。

  而且它不是一部单纯的艺术片,至少看起来不会让人感到沉闷,说不定拼一拼,能够在那些商业片的夹缝中拿到一千来万的票房。

  而且徐克比较看好它在台岛跟高丽的票房表现,这两个地方的观众很喜欢这种风格的电影,另外,这部电影的音乐确实也给它加分不少。

  想到配乐,徐克笑了笑,周彦再一次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音乐才华,这也说明自己邀请他担任电影配乐指导是个多么正确的选择。

  而且不管怎么样,周彦的电影能受欢迎,对《青蛇》来说也是件好事,后期宣传的时候,也多了一个宣传点。

  之前给周彦单演员片酬五十五万,徐克还感觉有些心疼,但是现在《想飞的钢琴少年》一出来,他瞬间觉得不亏了,甚至还有点赚。

  这时音乐声渐渐变小,曲子好像快要结束。

  就在观众们以为电影也要跟着曲子结束的时候,忽然画面一转,一片广阔的草原中,有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背对着画面抚笛,笛声婉转悠扬,动人心弦。

  就在人们不明白这个画面的意义时,一个滑翔伞忽然出现在空中,然后越来越大,即将砸中吹笛子的那个男人,然后男人被吓得扔了笛子就跑,滑翔伞不受控制地在后面撵。

  这时王祖贤他们也看到了,乘坐滑翔伞的是电影的小男主,而被撵着跑的正是这部电影的导演周彦。

  看到这一幕,观众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彩蛋,跟电影最开始那一幕还正好呼应上了。

  片尾彩蛋这种东西早就有了,不过以前大部分电影的片尾彩蛋同质化严重,而这个彩蛋还挺有新意的。

  最终小男主到底有没有撞上“抚笛人”,观众们也不知道,因为画面到此就结束了。

  影院里面的掌声跟笑声一直持续到大银幕暗下,影院灯亮起。

  周彦这时也站起来,对着观众们弯腰致谢。

  这部电影没有办首映会,不过今天的场景倒是给周彦一种首映典礼的感觉。

  徐克向周彦表示祝贺,“恭喜你,周彦,电影的效果很好,有笑有泪,非常打动人。”

  “是啊,周彦,爷爷去世的时候我都哭了,不过最后的彩蛋也太好笑了。”张蔓玉说道。

  说起最后的彩蛋,徐克问道,“你拿的那把笛子好像有点面熟。”

  听到徐克这么说,周彦倒是惊讶起来,“徐导你也太厉害了,那把笛子就是《大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陈飞浦用的那把。”

  “哦,怪不得感觉眼熟。”

  不仅仅是周彦感到惊讶,张蔓玉跟王祖贤也非常惊讶,因为笛子这种东西其实看起来长得都差不多,徐克竟然连这个都能记住并且分辨出来。

  其实徐克倒也没有那么厉害,就是因为周彦握着笛子,所以让他感觉这把笛子在哪儿见过。

  电影反映结束,现场的人也陆续离场,周彦他们几个倒也不急,留在原地一边聊天,一边等着人走得差不多了再走。

  “周彦,今晚咱们就不一起吃饭了,我回去还有点事情,咱们后面再找机会吧。”

  “好的,没问题。”周彦点头。

  徐克又笑道,“没关系,后天就到你的戏,到时候咱们可以一起吃剧组的盒饭。”

  说到后天的戏,周彦问道,“我后天拍什么戏,能不能给我看看故事板或者分镜稿?”

  “很简单的戏,就是你教书的戏,台词不多,回去看看剧本就行,等到后天现场再看看故事板。”

  “如果有分镜稿的话,我还是想看看。”周彦坚持道。

  见周彦这么坚持,徐克点点头,“那好,一会儿我让人把你的那部分送过去给你看看。”

  周彦笑道,“那就有劳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