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影迷和签名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21章 影迷和签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1章 影迷和签名

  第121章影迷和签名

  华扬就知道,周彦肯定有新作品。

  上次周彦给他《清水里的刀子》稿子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周彦抽屉里面的那一摞稿子,虽然不知道稿子的内容,但是华扬猜测,里面肯定有已经完成的文章。

  现在看来,他猜的大概没错,周彦现在给他的这份稿子,看起来压根不像是刚写的。

  拿到稿子之后,华扬一屁股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开始阅读起来。

  周彦也没说什么,只是给华扬倒了杯茶,然后就自己跑去琴房练琴去了。

  “姚想仰着头,一滴雨从天空中落下正中他的鼻尖。紧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后来不知道数到第几滴,最终数不过来了。

  这场大雨,让他想起来两天前的那个晚上。

  ……

  他妈的,又响了。

  村东头有棵……”

  华扬挑了挑眉毛,是倒叙,而且扑面而来一股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

  当然了,现在就判定这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还为时尚早,它只是开头跟某些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相似而已。

  不过这篇小说开头设计的很不错,别的不说,至少非常吸引人往下看。

  又看了一段,华扬发现,这部小说并不是简单的倒叙,而是双层倒叙。

  先倒叙到两天前的晚上,然后叙事视角围着那颗树继续往过去走。

  这样写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向人们介绍这棵树。

  这是一棵很有历史的树,树上有个树洞,关于这个树洞,村里面一直有个传说,说它是连通人间跟地府的大门,牛头马面出公差就是从这个洞里面出来的。

  男主姚想的胆子很大,从小就喜欢守在树旁边看看牛头马面是什么样子,甚至在他爷爷死的时候,他除了伤心之外,最关心的也是牛头马面来收他爷爷的时候,能不能看到他们。

  只不过,姚想一直未能如愿。

  他爹又告诉他,凡人肯定是看不见牛头马面的,只有长了天眼的人才能看见,之后他就一直在找长了天眼的人。

  一次隔壁村的篾匠生病了,找了乡头来跳大神,他得知那个乡头长了天眼就跑去看,却亲眼看到那个篾匠因为跳大神耽误送医,最终去世。

  从此以后,姚想就特别反这种迷信,而且还时常会往树洞里面扔石头。

  村里面的人怕他惊扰地府,就禁止他靠近那棵树,还说他疯了。

  而就在两天前的晚上,因为刮风下雨,树洞呜呜作响,姚想就冒着雨跑到树跟前去看。

  他爬到树洞里面,发现树洞里面什么也没有,但是因为树洞很深又很小,他被卡住了。

  在树洞里面叫了一夜没人理他,第二天早上因为没力气而昏死过去。

  又过了一段时间,终于有人听到他微弱的呼救声,将他给救了出来。

  姚想被救出来之后,很多人都嘲笑他,说他这么大人还能被树洞卡住,这时姚想为了面子,就说他但是听到树洞里面有奇怪的声音,他循着声音过来,就被树洞给吸了进去。

  这个离谱的解释,村里人竟然都信。

  发现大家都相信这个之后,姚想又编了很多跟地府有关的事情。

  再后来,姚想这个最不相信地府说的年轻人,却成为了村里面知名的算命先生,并且取代了桥东村的乡头,占领了附近几个村的跳大神市场。

  人人见到他,都要称一声姚乡头。

  看完之后,华扬双手按着稿子,若有所思。

  这并不是一部典型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其实还是偏现实,唯一有点魔幻的,是姚想在树洞里面呼救的时候,看到树梢上站着一只乌鸦,那只乌鸦告诉他,不要大呼小叫,等到天亮了再叫。

  但是读的时候,根本分不清这到底是姚想濒死之前的幻想,还是真有这么一段。

  如果是幻想的话,那到底只有乌鸦是幻想,还是最后他被人救出然后成为人人敬仰的乡头等一切后续都是幻想?

  其实姚想根本没有被人救出来,这些全部是他死前的幻想?

  这种事情不能往深了想,一旦去想,就有各种猜测跟可能。

  小说的开头跟后半段行文,有点意识流的感觉,叙事先后顺序不明显,一会儿是前两天,一会儿又是小时候,但周彦高明的是,不管叙述时间如何乱,读起来都不费劲。

  思绪回到现实,华扬听到琴房里面传来的钢琴声,周彦正在弹的这首曲子他知道,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

  华扬对这首曲子的印象一直都是神秘且悲伤,不过周彦弹出来却没什么悲伤的感觉,更多是静谧跟舒缓,听得出来,周彦这会儿心情应该不差。

  拿着稿子,华扬走到琴房门口,等到周彦一曲结束之后,他清了清嗓子,“周彦,我看完了。”

  周彦转过头来,笑道,“时间不早了,留下来一会儿吃个饭啊。”

  “不了,我得回社里面一趟。”华扬说道。

  周彦看了看手表,奇怪道,“这已经五点二十多了,马上就下班了,现在会社里干什么?”

  华扬笑了笑,“我们组长肯定还没走,我准备把你的这篇稿子拿给他看看。”

  听他这么说,周彦也没有强留,点头道,“那你去忙吧,有时间咱们再一起吃饭。”

  “行,你也忙,我先回去了。”

  周彦起身要送,但是他到院子的时候,华扬已经出去了。

  走过去将门关上,周彦又回到了琴房,继续练琴。

  华扬走了也好,他一个人在家练练琴,感觉也挺舒心的。

  其实华扬猜的没错,《树洞》这篇小说是之前就已经写出来,被周彦放在抽屉里面的,除了《树洞》之外,抽屉里面还有十几篇小说。

  既有两三千字的短篇,也有好几万字的中篇。

  《树洞》是他自己原创,没穿越过来之前他抽时间在起点中文网上写过一篇小说,《树洞》就是他为里面的主角写的。

  周彦知道,这篇小说肯定会受到华扬他们的青睐,因为他当时写这篇小说,就是为了这个年代定制的,叙述手法在传统的基础上,还带着点实验性。

  关键是实验性不多,恰到好处,比余桦、马原的他们的先锋文学可要柔和多了。

  ……

  第二天下午,华扬就打电话给周彦,告诉他《树洞》已经给领导看过,决定放在八月那一期里面发表。

  这之后,华扬就再没来骚扰过周彦了,就连之前说的《清水里的刀子》研讨会也迟迟没有消息。

  周彦也乐得清闲,依旧是四合院、学校、燕京厂和电视制作中心这四个地方跑。

  一直到六月十号的时候,周彦接到了许情的电话。

  接到许情电话的时候,周彦还有些意外,倒不是因为接到电话而意外,而是因为许情这么长时间才给他打电话而意外。

  “我明天就要去长安了。”

  《清水里的刀子》就要开拍,许情跟孔琳都要去长安,这事周彦知道。

  “怎么去?”周彦问道。

  “长安厂那边有车从燕京过去,我跟孔琳师姐一起坐车过去。”随后许情又笑道,“伱不问问我,为什么这段时间都没去找你?”

  周彦挑了挑眉毛,他发现许情说话真有点策略,一般女孩子想要撒娇,问的都是“你这段时间为什么都没找我”,但许情却换了一种方式问,看似姿态更低,实则以退为进。

  “你最近应很忙吧,快毕业了,毕业作品应该完成了吧?”周彦说道。

  “是啊,最近都在忙毕业作品,你呢,为什么不来找我啊?”

  许情这时候再这么问,似乎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我也要毕业啊。”周彦笑道。

  “嗯,我就知道你也在忙毕业的事情。”许情笑了一下,又非常遗憾地说道,“只是可惜,我这次去长安拍戏,《想飞的钢琴少年》首映的时候,没办法跟你一起去看了。”

  “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的。”

  “好啦,不能跟你说了哦,我要回去收拾行李,明天还要起个大早。”

  说完,许情也没多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见她挂电话这么快,周彦再次感到意外,按照许情的风格,应该会叫他去送,至少也会暗示。

  不过周彦也没多想,这两天毕业作品音乐会就要开始了,他忙得很,没心思去想其他事情。

  ……

  六月十四日,周日,毕业作品音乐会如期举行。

  每年作曲系的毕业作品音乐会在学校都非常受关注,就不算其他观众,单单是参加演出的乐手加起来就超过两百人。

  学校的大音乐厅有九百多个座位,不过带站人的话,能塞两千多人。

  今年的毕业作品音乐会尤为受关注,因为有周彦的存在,早上八点不到,座位已经坐完,再来的人只能站着了。

  之所以热度这么高,倒不是因为周彦有多厉害。

  周彦确实很厉害,但是央音作曲系这么多年,出来的学生,比周彦厉害的也有很多。

  谭盾当年多厉害啊,人还在上学的时候,就拿到了大奖,但是谭盾毕业作品演出的时候,阵仗跟今天比都差得远了。

  不过周彦除了专业技能厉害之外,还混其他圈子,又演过电影。

  而且前段时间周彦在香江跟张蔓玉闹出来的绯闻,最近在内地也传了开。

  就冲着“张蔓玉”绯闻男友这个名头,好多人都要过来看看,今天来的还有很多都是其他学校的。

  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央音本科、研究生再加上教师工,也才两千人左右,根本凑不到这么多人过来看演出。

  施万春跟吴祖强坐在最前面,看到后面满满当当的观众,吴祖强笑道,“今天来了有一千多人了吧?”

  “嗯,这个音乐厅总共有九百九十多个座位,已经坐满了,应该是还有其他学校的学生过来。”

  吴祖强点点头,“这样也挺好,咱们要欢迎其他学校的学生来我们学校交流,音乐就要面向大众。而且观众多,这些演奏的学生们也是好事情。有些学生没有上过大舞台,面对这么多人演奏过,这时候就要考验他们的心理素质了。”

  施万春笑道,“这些人也未必都是冲着音乐来的。”

  周彦跟张蔓玉的绯闻,施万春也有耳闻,前两天他还特意把周彦叫过去问了问,知道情况之后,他也不免感慨,这娱乐杂志,捕风捉影的本事是真厉害。

  施万春也告诫周彦,要涉足影视圈也没问题,不过还是要明哲保身,不能随意地让自己陷入这种风波之中,这种名气对他来说并非是好事情。

  吴祖强不清楚周彦跟张蔓玉的绯闻,不过他也知道施万春这话的意思,很多人来听这场音乐会,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看到周彦这个影视明星,至于音乐,他们确实不太关注。

  “因为什么而来的,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否能够用音乐将这些人留住。他们因为周彦而来,或许最终能够爱上音乐,因为音乐而留下。”吴祖强笑道。

  施万春点点头,“那就要看这些学生的本事了。”

  ……

  今天来的外校学生中,大部分都是过来凑热闹的,当然也有个别真是周彦的影迷,比如燕师大来的男生左立跟女生尚文雅。

  这俩人都是燕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专业的,不过左立是大二的,而尚文雅是大一的,两个人都是学校戏剧社团的成员,平时就爱看电影,研究电影。

  左立很喜欢巩莉,所以巩莉的所有电影他都会看,当时看《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时候,他就觉得演陈飞浦的这个演员是个好苗子。

  后来又得知《天堂回信》里面的配乐指导是周彦,他就更加看好周彦了,现在他对周彦的动向也十分关注,知道周彦指导的电影《想飞的钢琴少年》下个月要上映,还知道周彦即将参演《青蛇》。

  尚文雅跟左立关系很好,经过左立的推荐,她对周彦也关注起来。

  他们学校离央音不远,加上左立又特意打听了,所以知道今天周彦要参加毕业作品音乐会,俩人就一起来了央音。

  俩人坐在中间的位置,尚文雅掩着嘴巴,小声问道,“师兄,你看到周彦人了么?”

  “没有。”左立摇摇头,“他们表演的人,应该是在其他地方待着吧。”

  尚文雅点点头,又问道,“师兄你说,今天来的这么多人里面,有没有其他跟我们一样,单纯是因为周彦来的?”

  “应该有吧,我刚才在路上还听到他有人说到周彦,好像周彦在央音挺出名的,有点风云师兄的感觉。不过像我们这样,作为影迷过来的,应该很少,毕竟他才参演过一部电影,而且还不是主角。”

  尚文雅笑道,“其实我现在其实挺矛盾的,一方面我当然希望他在音乐方面才华突出,但同时我又担心,他音乐才华太过突出,以后不演电影了。他这么有潜力,不演电影可惜了。”

  “不用担心,后面他不是要参演《青蛇》么,证明他在演戏方面还是有想法的。而且他不演戏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多关注关注他的幕后作品。”

  尚文雅瘪瘪嘴,“我还是希望能够经常在大银幕上看到他。”

  左立笑了笑,他们俩都是周彦的影迷,但是心态却不完全相同,直白地说,左立更看重周彦的才华,幕前的幕后的都有,而尚文雅显然更看重周彦的“色相”,希望能够经常看到他演戏。

  “我刚才好像看到李媛媛她们了。”尚文雅又说道。

  “李媛媛?谁啊?”左立疑惑道。

  “我们学校英语专业的,她唱歌挺好听的,去年我们来学校的时候,学生会组织迎新晚会,她还上台唱歌了。”尚文雅解释道。

  “哦。”左立点点头,他之前没听过李媛媛这个名字。

  “一会儿我去问问她们,是不是周彦的影迷。”尚文雅笑道。

  “可以啊。”

  谁都想找到同好,特别当他们支持的人比较小众的时候,平时想要找到同好太难,所以遇到了就会很珍惜。

  又过了一会儿,原本有些嘈杂的音乐厅忽然变得安静起来,因为有主持人拿着话筒上台了。

  “尊敬的领导、老师……”

  主持人上台说了一段简短的开场白之后,就把系主任施万春请了上去。

  施万春上台之后,发言风格非常简洁,只用了两分钟就把话说完了,他也知道毕业作品音乐会时间很紧,一首曲子从准备到结束至少要十好几分钟。

  87作曲系原本是16个学生,不过因为贾国屏提前毕业了,所以今年参加音乐会的只有十五个学生。

  十五个学生,十五部作品,每部作品从准备到演出结束最少也要十五分钟,一场音乐会下来,要四个多小时。

  音乐会八点半开始,如果一刻不停,至少也要到十二点半才能结束。

  不过施万春看了今年的作品名单,知道十二点半肯定结束不了。

  这十五部作品,每一部作品的时长基本上都在八分钟到十二分钟之间。

  这还只是纯演奏的时间,另外还有上台准备以及下台收拾的时间,平均一首曲子演奏完可能要二十分钟以上。

  这样算下来,十五首曲子演奏完恐怕要五六个小时。

  为了让大家不那么累,所以系里面是把演出拆成了上下半场,上午半场演奏八首,下午半场演奏七首。

  施万春下去之后,第一首曲子的乐手们纷纷上台准备,台下的观众们也都屏气凝神,准备欣赏接下来的节目。

  全场最认真的观众,应该就是作曲系的师弟师妹们了。

  从作曲88到作曲91,总共有六十五个人,今天基本上都到场了,不仅仅是他们想要来,而是他们不来都不行。

  师兄师姐们的毕业作品音乐会结束之后,再上专业课的时候,授课老师大概率都会提到音乐会上演奏的作品,甚至还会考他们一些跟这些作品有关的问题。

  “某某师兄的作品,配器思路是什么?”

  “某某师姐的和声为什么这么写?”

  等等……

  他们这些师弟师妹如果今天不来,后面上课可能就会遇到困难。

  第一个上台演出的作品,是徐玉红写的《龙舟》。

  徐玉红是鄂省人,所以这首曲子主要描绘的是赛龙舟活动,借用了鄂省的民歌来设计音高,又借用鄂省的音乐以及各种活动来设计乐曲节奏

  曲子整体节奏欢快、热情,跟徐玉红自身的性格也很相似。

  他们的演奏顺序并不是随机的,而是特意安排的,往往第一个上台的可能会是炮灰,不过徐玉红的表现,一下子就把作曲系的那些师弟师妹们给震住了。

  本科学生中,作品能有这样的水平,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不过在87作曲这一届,徐玉红的水平只能说是中等,后面再上台的学生里面,作品都各有特色,而且水平很高。

  有个别学生的作品水平,已经比得上研究生的毕业作品了。

  比如班里面的第三号风云人物李涛。

  李涛平时的课业水平只能说一般,但是他有个特点,那就是写得快,人家写一首曲子的时间,他能写好几首。

  数量上去之后,竟然也偶尔能够出一些优秀作品,而这就够了,反正不好的作品也可以不给别人听,就算给别人听,别人也未必会记得,他们只会记得你的代表作。

  就拿毕业作品来说,徐玉红他们花时间费精力就弄了一首出来,李涛倒好,直接写了三首半,然后从中挑出了一首最满意的。

  今天他们比的可不是平均质量,只要他挑出的这一首质量比别人高就行了。

  作曲就是如此,就算你写了九十九首烂曲子,只要写一首好曲子,就足够了。

  而且李涛的心态也很轻松,因为他已经被保研了,本科毕业之后,直接跟吴祖强读研。

  吴祖强本来想在周彦跟贾国屏中挑一个的,不过可惜周彦跟贾国屏都没把读研放进个人规划当中,所以吴祖强就选了李涛。

  上午的八首作品演奏完之后,已经是十一点半了,主持人宣布上午的演出结束,让大家下午一点钟再来。

  原本他们都以为,下午的观众肯定会少很多,但是没想到的是,下午的观众并没有比上午少多少,座位还是不够坐,有人只能站着。

  主要是因为,周彦排在最后面。

  让周彦排在最后面,跟水平无关,主要因为他属于88级,当然要等到87级的学生演出结束,才轮到他。

  下午的演出要比上午快一点,不仅仅是人数少点,每个人的作品也也要短一点。

  过了接近两个小时,终于轮到周彦。

  乐手们先上台的,台下的观众还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后面周彦跟指挥俞锋一起上台的时候,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是今天到现在掌声最热烈的一次。

  而这热烈的掌声,自然是送给周彦跟俞锋这两位风云师兄。

  虽然是音乐会,但毕竟不是多严肃的场合,作曲的那些师弟师妹们不仅仅鼓掌,还嗷嗷叫,要不是施万春跟吴祖强他们这些老师在,这些人都敢吹口哨。

  台下的左立跟尚文雅也坐直了身体,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是让他们等到周彦了。

  虽然前面的演出很精彩,但是这种形式的音乐,他们作为外行人听多了是很疲惫的。

  像是《龙舟》那种欢快的音乐倒还好,就怕有些学生的作品实验性强,一般央音里面非作曲系的学生都听不懂,更别说他们不学音乐的,一些曲子他们只会觉得嘈杂,甚至是刺耳。

  “周彦在学校果然很受欢迎。”尚文雅笑道。

  左立点点头,周彦上台之后,现场的气氛明显不一样了。

  台上周彦跟俞锋相互点点头,然后各自就位。

  俞锋自然是站在指挥位置上,而周彦则站在指挥位置的旁边,拿着一支竹笛,面对观众而立。

  看到周彦吹笛子,尚文雅又是眼睛一亮,作为周彦的影迷,她跟左立对周彦的竹笛演奏当然印象很深。

  能够在现实中听到周彦演奏竹笛,实在是太好了。

  吴祖强也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台上,他年纪不小了,今天也是熬得很辛苦,不过台上的阵容让他非常期待。

  去年他去听了周彦的学期作品《故宫的记忆》,当时他就跟周彦说,希望能够在大音乐厅听到周彦他们演奏《故宫的记忆》。

  但是来的时候,他听施万春说,周彦今年演出的是新作品,而且是一首竹笛协奏曲。

  虽然吴祖强很喜欢《故宫的记忆》,不过知道周彦又有新作,当然也很开心,并且他也理解周彦为什么要演奏新作品,毕竟是一首竹笛协奏曲,能够体现周彦的竹笛水平。

  很快,当悠扬的笛声响起之后,吴祖强挑了挑眉毛,周彦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对周彦的演出,吴祖强已经不着重看他的作曲技术了,只要周彦能够作出一段让人印象深刻的旋律,他就满意了。

  到周彦这样的水平,再去抓他的基本功,那就本末倒置了,周彦确实把古典的跟大众的东西结合的非常好,在保证曲谱水平的情况下,能够吸引到普通听众。

  这是一种很特别的能力,有些人写的曲子技术性很强,但是普通人不爱听,专业人士也是见仁见智,也有些人写的曲子或许能够引起一部分普通听众的共鸣,但是丝毫没有技术可言,这种曲子只能抓一时之耳,听众们听多了就会觉得腻。

  周彦的曲子,把两点结合的很好,不仅仅值得专业人士学习,也能在普通听众中流传开。

  有了这种能力,就注定能够吃音乐这碗饭。

  周彦的师兄谭盾也有这方面的能力,而且在吴祖强看来,单说对流行性的拿捏,周彦要比谭盾还强一些。

  作为最后一首演奏的作品,这首《夜莺》算是偏短的,总共只有七分钟。

  很多人听完之后,甚至感觉太短了,意犹未尽,关键是这首曲子的最后是戛然而止,不给听众一点心理准备,让人感觉空落落的。

  好多人愣了一下,以为演奏还会继续,但是指挥已经示意演奏结束,并且开始跟着周彦一起鞠躬。

  这时掌声才终于热烈起来。

  影迷尚文雅一边鼓掌一边说道,“师兄,我有点改变想法了,其实周彦即便少演一点戏,就这样在台上演奏竹笛,也是很好的。”

  左立笑了笑,尚文雅其实都不能算是周彦的影迷,而是“竹笛迷”,她爱上的就是周彦吹笛子那种飘逸的形象。

  但是不得不说,周彦的笛子确实吹得很好。

  左立并不懂音乐,但是吹笛子的他看过很多,周彦吹笛子就是比一般人的感觉要强很多。

  《夜莺》演奏完毕之后,作曲87跟管弦系的音乐会就算是结束了,吴祖强又上台做了一番点评。

  对于87级所有的作品,吴祖强都给以了赞誉。

  他给出的所有赞誉,也都是真心的,自从谭盾他们那一届走后,这十年来,87级可以说是水平最高的一届。

  如果不是贾国屏去年就提前毕业了,今天的这场音乐会的水平还会更高。

  前面十四首作品点评完了之后,到了周彦的《夜莺》时,吴祖强笑道,“趁着周彦还没有正式成为我的同事之前,我姑且来说一说他的作品。周彦同学的作品,这几年一直都有关注,不管是他的《流·风》还是《暗香浮动》,又或者是《永夜》,都是技术性非常强的作品。这些曲子的技术性不仅仅体现在作曲上,还体现在演奏上,一些同学应该深有体会,演奏周彦同学之前的曲子,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听到吴祖强这话,很多学生都点点头,十分认同这个说法。

  特别是周彦的那部多篇章交响乐《永夜》,钢琴部分弹完都要把人给累虚脱。

  还有那首《暗香浮动》,对竹笛技巧要求很高,不过当时这首曲子是周彦自己吹奏的,倒是没有为难到别人。

  随后吴祖强又笑着说道,“现在周彦的作品,用的技术更少,旋律更加简洁,演奏起来也更加容易。当然,虽然演奏更加容易,但是今天各位音乐家们的表现还是值得称赞的,整首乐曲的表现可以说非常完美。”

  “你们在央音学习了五年时间,而我要告诉你们,五年对于作曲来说只是一个起步,后面还有更多的挑战在等着你们。在周彦身上,我想你们应该要认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简单就是难。”

  说到这里,吴祖强笑了笑,“或许你们会觉得这句话有些拗口,但事实就是如此,想要把曲子写得简单,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周彦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恰恰是因为他之前写过很多难的作品。”

  “所以,88级以及以下的同学们,你们千万不要以为,周彦可以写《夜莺》、《故宫的记忆》这类曲子,你们也可以写。我建议你们不要模仿,不要学习,好好的把基础打牢。”

  这时大家也听出吴祖强的话音来,他是让低年级的学生们不要学习周彦这种写作风格。

  周彦能写,是因为周彦之前已经把基本功打牢,早已经过了“看山不是山”的阶段了,而他们这些低年级学生们,如果学周彦,而忽略基本功跟古典的学习,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

  台下的许可朗他们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吴校长你真是想多了啊,我们连周彦师兄的《流·风》都没有学来呢,怎么会去学《故宫的记忆》呢?

  现在许可朗的终极目标就是能够毕业之前写出《永夜》那种作品……不是本科毕业,是研究生毕业,本科毕业的时候,他不可能有写出《永夜》的水平。

  等到吴祖强说完,毕业作品音乐会的所有流程也基本上结束了,现场的观众们也开始有序的退场。

  这边尚文丽一直在盯着周彦,等到散场的时候,她连忙跑了过去。

  周彦帮于然他们收拾乐器,刚走下舞台,就见一个中等个子的女生径直朝他走来。

  “周彦,能不能帮我签个名?”

  女孩朝周彦伸手,她手上捏着两张照片。

  周彦伸头看了看,随即有些意外地看了眼女孩,她手里拿着的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剧照,一张是他吹笛子的,另一张是他戴着围巾站在巩莉面前的。

  这年头,想要搞到这样的照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这两张照片都很清晰,看起来就像是用电影的底片直接洗出来的一样。

  看来这个女孩子,为了找他签名,确实花了点心思。

  这还是第一次有影迷找周彦签名,他接过照片,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随后问,“签正面还是反面?”

  女孩想了想,“签反面吧。”

  周彦点点头,在照片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问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你要写上我的名字么?”女孩面露喜色,说道,“你如果要写的话,一个上面写左立,左边的左,站立的立,另一个上面写尚文雅,高尚的尚,文人雅士的文雅。”

  “好。”

  周彦又在两张照片上面分别写上“给左立”以及“给尚文雅”,还写了签名的时间。

  将照片还给女孩的时候,周彦还开玩笑说,“同学你可要好好保管,这可是我的第一张和第二张签名照片。”

  “我一定保管好,我走了它都不能损坏。”尚文雅笑了笑,又说,“我就不打扰你了,周彦你一定要加油,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周彦笑着点头,“多谢。”

  等到女孩走后,旁边的方秀他们都起哄在笑,虽然知道周彦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影视明星了,但是之前感受都还不深。

  刚才这个女孩拿着两张照片来找周彦签名,那大明星的感觉一下子就来了。

  方秀还开玩笑说,“师兄,一会儿我也去搞两张照片找你帮我签名,多签几张,等到以后你出大名了,我就靠卖你的照片为生了。”

  周彦也笑道,“那为了不让你饿死,我也得好好努力了。”

  方秀哈哈一笑,“那可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