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她的幸福,近在咫尺_有婚可乘
哦耶小说网 > 有婚可乘 > 015:她的幸福,近在咫尺
字体:      护眼 关灯

015:她的幸福,近在咫尺

  贺芷萩在楚家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在到楚家的第二天,楚母就拉着她去逛街了,楚枫作陪,给她买了一套衣服,还买了一条手链,说是给她的见面礼。

  贺芷萩是很想推辞的,觉得接受了的话,有些于心不安,但楚母却一定让她收下,就连楚枫都帮着劝说着,贺芷萩才选择了接受。

  当天晚上,楚枫那位已经嫁了人也同为大学老师的姐姐楚菀带着老公和双胞胎孩子回来了,在看到贺芷萩的时候,也是觉得十分惊艳。

  早就听她弟弟楚枫说,是个特别漂亮温柔的女孩子,她当时还觉得以她弟这颜值,找个漂亮的女孩子岂不是很轻松的事情。

  但看到贺芷萩这个颜值的时候,她内心都有些惊讶。

  在看到他们两个站在一块时,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呀!

  楚菀的性格像极了楚母的端庄温婉,长相也十分清秀,一点也不像是个三十几岁有两个孩子的妈,倒是像个二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样。

  交谈之下,她倒是很喜欢这个未来弟媳妇的性格,温温婉婉,不娇不作的,光相处着就让人觉得特别舒服。

  到了楚母生辰那天,并没有大办宴席,只是请了自己家里人来吃了顿饭,楚家的人际关系倒是挺简单的,楚父是独生子,而楚母那边也是独生女,所以并没有什么亲戚。

  只是楚母的一个很好的闺蜜阿姨带着女儿一同来了,女孩的年纪和贺芷萩的年纪差不多,嘴巴特别甜,一进门就喊楚母为阿姨,那张小嘴哄得楚母连连发笑。

  贺芷萩也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觉,总觉得这个名叫范敏微的女孩子每次在看她的时候,总是透着几分敌意的样子。

  贺芷萩想了想,自己好像没招惹这姑娘吧!

  她们今天可是第一次见面呀!

  在吃过午饭后,楚母和闺蜜以及女儿楚菀在客厅里说笑着,而楚父则在楼上和楚枫还有他女婿聊事情,楚菀的两个孩子也因为玩累了,而午睡了。

  贺芷萩也没有什么睡意,就捧着一个手机坐在后院晒太阳,倒也清闲,悠哉。

  “贺芷萩?”

  突兀的一道清丽女音突然传了过来,贺芷萩听言,下意识侧眸看过去,就见范敏微那张清秀的鹅蛋脸映入自己的眼帘之中,她愣了下,礼貌的起身对她颔首,笑着打招呼:“范小姐。”

  “你和楚枫哥在一起多久了?”范敏微无视了贺芷萩的打招呼,双手抱胸,及其不悦的瞪着她,开门见山的问。

  “为什么要问这个?”贺芷萩有些诧异,看着她那不善的表情,好像察觉到她这是来者不善。

  “怎么?回答不上来了?”范敏微傲娇睨着她,眼底满是不屑,轻哼了一声,口吻里带着试探:“怎么?是回答不上来了吗?还是说,楚枫哥找你来演他的女朋友,这些问题你们还没有沟通好?”

  贺芷萩听着,也是忍不住了,笑了笑:“去年十一月底在一起的,到现在也有四个多月的时间了,范小姐还想知道什么?”

  果然,范敏微一听,脸色就变得极差了起来:“我听我妈说了,你那家世一点都不好,而且从小没有妈,你知道我楚枫哥是做什么的吗?知道他多有钱吗?”

  提到她妈,贺芷萩脸上的笑就收敛住了,眸光也暗沉了下去:“范小姐怕是误会了,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既然你知道,那你觉得你配的上他吗?”范敏微气得攥紧拳头,怒视着她:“我承认,你长得的确很漂亮,但当今这个社会,长得漂亮的女孩子一抓一大把,压根不缺你这个,说起相貌,楚枫哥长得也不差,相当他女朋友人的更是数不胜数,你算哪根葱。”

  贺芷萩总算听出来了,这姑娘是来膈应她的。

  看来是楚枫的爱慕者没错了。

  “嗯,你说的都有道理。”贺芷萩不缓不慢的点了点头,面上十分平静,就连说话的口吻都柔得似水:“范小姐想和我表达什么?”

  “你……”范敏微被气急,怒不可遏的指着她:“贺芷萩,你到底要不要脸啊?既然知道我说得有道理,你不应该麻溜的从我和楚枫哥眼前消失吗?”

  贺芷萩淡淡一笑,面上的表情却和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有些不解:“我为什么要消失?你说的那些我也不否认,楚枫的条件,或许确实能找到更好的,可是他依旧选择了我,这就已经说明了问题,我不知道,范小姐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和我说这些?”

  “你……”范敏微有些气急败坏,脸色不太好:“就算……就算楚枫哥现在是选择了你,可人的一生长着呢!你怎么知道他以后还会选择你?说不定新鲜感一过,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我是不知道以后会如何,也不知道我和他能不能走到最后,但……我只想好好珍惜眼下,现在的他属于我就够了,而且……我也相信,他对我是真心的。”

  “我当然对你是认真的,日月可鉴的那种。”

  贺芷萩的话音刚落,玻璃门那边就传来一道好听的温沉男音,随即一抹颀长的帅气俊影走了过来,非常自然的将她揽在了怀里,眼底满是深情和温柔:“傻瓜,你应该更坚定一些,相信我们会有无限可以憧憬的未来,知道吗?”

  贺芷萩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在这里忙着对付情敌,他在旁边偷听墙角?

  是不是太过分了?

  还挺会踩点挑时间出来。

  “楚枫哥。”范敏微在看到楚枫时,眼底染上抹兴奋,但在听到他那番话后,心里气急了,跺了跺脚:“她根本都配不上你。”

  闻言,楚枫的目光这才看向她,眉头微微觑着:“微微,配不配,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另外,你母亲和我母亲是很要好的闺蜜,所以我才把你当做妹妹看待,对你没有任何想法,我们两个之间也没有半点可能,今天是我母亲的生辰,你来贺寿,我很欢迎,若是你要背着我欺负我女朋友,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我今天也把话在这里挑明了,即便没有她,也不可能是你,今天我能这样和你说,也是看在你母亲的面上,若非如此,你可能连我家门都进不了。”

  楚枫的话可以说是相当不客气了,简直让范敏微有些无地自容,脸都红到耳尖子后了,眼眶里饱含着泪水努力隐忍着,最后在看到楚枫那极致冷漠的目光时,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哭了起来。

  “楚枫哥,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难道还不及你认识她那几个月吗?你居然这样说我,我……呜……”范敏微也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说到一半,也说不下去了,就直接哭着跑开了。

  贺芷萩望着范敏微的身影,哑然,抬眸睨着脸色慢慢缓和下来的楚枫:“那个……不要紧吗?”

  “没事,她从小就比较骄纵,这种事情早点和她说清楚比较好,省得她还会抱有幻想。”

  “可是……今天可是你妈的生辰,你把她弄哭了,万一阿姨……”

  楚枫听言,收回视线,笑了笑,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放心,一切有我呢!我可不会惯着任何一个想挑拨我们两关系或者欺负你的人,我妈是个明事理的人,不会一味的偏袒她的,今天早上起那么早,累不累?要不要上去睡会?”

  “嗯,好,那走吧!”贺芷萩点了点头,被他搂着进了屋子里,就好奇问道:“你是不是都听到了我和范小姐的对话吗?”

  “嗯……差不多。”

  贺芷萩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你还有偷听墙角的癖好啊!”

  “这倒没有,只不过……有些好奇你会怎么应付她。”楚枫笑得洒脱,愉悦的扬了扬眉:“你的那些话,我可是都听见了。”

  贺芷萩抿抿唇,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躲闪了下:“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我想和你拥有未来,我们也一定会有未来,所以,下次,不论是谁,你都要更加坚定一些,面对欺负你的人,也是如此,不要怕,我永远都在你的身后。”

  听言,贺芷萩暖心一笑,反握住他的手:“楚枫……谢谢你。”

  “嗯?”

  “谢谢命运让我遇到了你,也谢谢你对我那么好,承蒙你不弃,我也一定会紧紧抓住你的手,虽然我知道,我有很多方面都配不上你,但我会努力追上你的。”

  虽然知道这个愿望有些遥不可及,但她愿意去努力。

  楚枫再次失笑:“傻瓜,没有配不配,只要我愿意,我喜欢,你都是配的,至于物质上的东西,你不用追,我的都是你的,包括我的命都可以是你的。”

  贺芷萩心里有些动容,莫名有些感动,她以前根本都不敢想象,除了她父亲贺胜鹏以外,还会有另外一个男人那么爱她,对她那么好,视她如命,愿意将自己所有的都给予她。

  午后的阳光正好,明媚而又温暖,贺芷萩望着楚枫那张帅气的轮廓,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尖将唇覆上他的唇,轻喃着:“楚枫,我爱你……”

  楚枫心肝微微一颤,虽然知道不合时宜,可听到她这轻软的表白声,他还是难以控制,再次搂住了她的腰,低头反客为主,将她颤抖的尾音吞没掉。

  ***

  两年后,贺芷萩已经正式毕业了,也正式加入了南烟的工作室,因为圈子的问题,让她整个人都变得自信又美丽,性格也和以前有着很大的差别了。

  这一趟大学之旅,对她来说是十分丰富的,她受过无尽的欺压和侮辱,但也收获了真实的友谊和甜蜜的爱情。

  这些于她而言,都是宝藏。

  腊八节的那一天,楚枫的父母亲自来凌城贺芷萩家里提亲,聘礼摆满了整个院子,前来看热闹祝贺的邻居也是围满了整个院门口。

  顿时,贺芷萩就成了他们附近那边所有人羡慕的对象,男方家对于她的重视,肉眼可见。

  在贺芷萩二十四岁那天,楚枫联合南烟她们一起给她制造了一个求婚惊喜,场面之大,还上了洛城的头条新闻,贺芷萩除了感动和欢喜以外,还有就是有些受宠若惊。

  在戴上那枚闪耀无比的钻戒时,她都觉得有些不真实,像是在做梦一样。

  二十五岁的那年七夕节,两人在窦鞍市举行了一场盛世婚礼,前来参加婚礼观礼的人都是上流圈子和娱乐圈里的大腕。

  贺芷萩在挽着贺胜鹏的手臂走入婚礼现场时,就听见贺胜鹏带着哭腔,喜极而泣道:“我家丫头,终于嫁人了,一定要幸福呀!你妈在天上看到,一定会为你高兴,祝福你的。”

  贺芷萩一听,眼眶一红,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母亲不能亲眼看到她穿着婚纱步入婚姻殿堂。

  在贺胜鹏将她的手交付到楚枫手里时,他拍了拍楚枫的手背,哽咽道:“小楚啊!我就丫头这么一个女儿,我可就把她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日后若是吵架了,闹不愉快了,也别丢下她一个人,她会害怕的。”

  “爸,您放心,我楚枫既然和您发过誓,也一定会做到我所说的。”楚枫将她的手握在手心,十分坚定的看着贺胜鹏。

  贺胜鹏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贺芷萩,这才转身下了台子。

  贺芷萩也不想在这大好的日子里哭,可眼泪就是不听话的往下掉,听着主持人的流程宣布,她努力平复着自己那颗悸动不已的心。

  “傻瓜,别哭了。”楚枫笑了笑,低声道:“以后,我陪你一起孝敬爸。”

  贺芷萩重重的点了点头,充满泪意的眼睛里才有了笑意:“好……”

  话音刚落,楚枫便撩开了她的头纱,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直接无视了主持人的流程,引得台下的亲朋好友阵阵尖叫和叫好声。

  “贺芷萩,我爱你。”

  那道温沉好听的嗓音在划过整个婚礼现场时,贺芷萩红着脸,泪流满面。

  她的幸福,近在咫尺。

  ------题外话------

  贺芷萩的番外结束了哈!另外有兴趣的宝宝们,可以关注下我的微博‘槿郗y’,下本书的关键词是:先婚后爱,总裁,扮猪吃老虎,甜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