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几位怕是要等等了_有婚可乘
哦耶小说网 > 有婚可乘 > 004:几位怕是要等等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004:几位怕是要等等了

  “是关于……《沧海遗珠》那部剧的赞助……”楚枫看着手中的名片,眼底划过一抹深意。

  “正是,我们公司新上市的那个产品已经开始准备广告事宜了,听说梵洛影视的苏小姐正在接洽《沧海遗珠》这部剧,我们新上市的产品和这部剧可以说是相得映彰,所以之前就洽谈过向找苏檀清小姐作为这次新品的代言人,也想投资《沧海遗珠》这部大型仙侠IP制作,听说……傅三爷准备投资三个亿在里面,我们振海也是想出一份绵薄之力,只不过……后面和苏小姐那里没有谈拢,又到了年下,和三爷的会面也不了了之了。”

  说到这件事情,程梓廷就特别激动,他是宣传部的经理,现在宣传部的总监位置空了出来,本来这次公司对新品的扶持力度就特别大,也非常看重,所以在代言人的人选上十分严格,既要有流量,又要有品行,最好是演过仙侠古装剧,而且也最好是正在接洽古装剧本的演员。

  而被他们筛选来筛选去,只有梵洛影视旗下的苏檀清最为合适,可苏檀清真的不是一般人能请得动的,况且《沧海遗珠》这个剧本还是梵洛影视的掌舵人傅璟珩亲自挑选的,由他们公司出品制作,一投资就是三个亿的手笔,可想而知这部剧到时候会有多大影响。

  故而,振海就想抓住这次机会,但他们公司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还有其他公司和他们竞争,他们现如今,连苏檀清和傅璟珩的影子都没见着,这也是愁怀了程梓廷。

  这不,借着放年假的功夫,他回来,就听他妈说,要给他安排一门亲事,他本来是想拒绝的,但他妈说,先上门去看看那个姑娘。

  本来还有些排斥的心里,在看到贺芷萩那张脸的时候,他的心荡漾了,也想抓住机会,促成这门亲事,但看着贺秀梅那番做派,便想着改日他自己亲自过来游说算了,有贺秀梅一家在,肯定要坏他的事。

  毕竟贺秀梅能为这门亲事那么‘尽心尽力’,无非是因为她妈答应事成之后,给她们家十万的礼,外加一辆二十万的车子而已。

  有些人,就是无利不起早。

  可失态发展到现在,是程梓廷万万没有想到的,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傅三爷的总务助理,而且还是……他相中的贺芷萩的男朋友。

  这对于他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啊!

  他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亲事肯定是不成了,但绝对不能惹楚枫不快,不然他们公司新品上市的计划可就要泡汤了。

  毕竟振海的副总裁许诺他,若是办成了这事,宣传部总监的位置就非他莫属了。

  他苦熬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个位子吗?

  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他怎么可能会舍得放过。

  而且楚枫这个人,在洛城商圈里谁不知道啊!

  撇开傅璟珩不说,就楚枫这个人的行事风格,可以说是和傅璟珩一般无二了,果决,雷厉风行,还特别的心狠。

  在梵洛除了傅璟珩外,就属楚枫的名气最大了,虽然只担任了傅璟珩的秘书总务一职,可在公司的权利滔天,又深得傅璟珩的信任,傅璟珩若不在,公司基本都是楚枫做主。

  这样的人,谁不忌惮,谁不得小心翼翼的捧着?

  所以在他们这件事情上,楚枫是有绝对的话语权,虽然对贺芷萩之事有些可惜,但不外乎让他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啊!

  看程梓廷对楚枫的态度,以及他们的谈话,张智霖兄弟两也就明白了,他们自然是听说过洛城傅家,以及梵洛影视了,就连楚枫的名声他们也多多少少听过的,心里顿时就怵的不行。

  他们也是想不到看似柔柔弱弱的贺芷萩怎么会和大名鼎鼎的梵洛影视的总务楚枫认识,而且……还是他女朋友。

  难不成……贺芷萩被包养了?

  看贺芷萩那张绝美的脸蛋,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可以贺芷萩那倔强的性子,怕是做不出这事吧!

  而且自称楚枫是她男朋友……

  贺秀梅和在看门口的邻居们,倒是不认识什么梵洛影视,也不认识什么楚总务不总务的,也不知道那个是干嘛的,只有年轻一点的都是有在网上听过的,但在听到程梓廷口中的‘三亿’时,惊讶不已,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楚枫。

  看来这贺家爷俩,是碰到贵人了啊!

  苦日子算是熬到头了啊!

  “倒是有所耳闻。”楚枫淡淡的从名片上移开目光,看向程梓廷,眼眸一深,泛着寒凉的冷意:“不过……我更好奇,程经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说着,又睇了一眼贺秀梅母子:“也是来找我女朋友逼婚的?”

  “不……不是,绝对没有那个意思。”看着楚枫这神情,程梓廷神态绷紧,连忙摆手道:“这是个误会,是个误会,贺小姐既然是楚总务的女朋友,我怎么会那么不识趣来逼婚呢!”

  贺芷萩觑着眉头,刚刚看程梓廷还一脸沉稳,洋洋得意的样子,堪把这婚事当成交易一样,现在面对楚枫,浑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看他那副巴结讨好又赔笑的样子,也真是够恶心人的。

  “误会什么啊!都跑到人家家里来了,还误会。”

  “就是,我看,他就是畏惧人家芷萩男朋友的身份才故意这样说的,刚刚可理直气壮得很呢!”

  ‘能和贺秀梅这种人渣搅和在一起的,能是什么好东西。’

  “看来,芷萩这男朋友来头不小啊!能让那个姓程的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你看人家身上穿的,手上戴的,叫上踩,还有停在外面那辆豪车,就知道不是个等闲之辈。”

  还有几个年轻的邻居也附和说道:“那贺秀梅还有这个姓程的怕是连人家九牛一毛都及不上哦!就光外面停的那辆车,可是六七百万的宾利啊!而且还是著名梵洛影视总裁傅璟珩身边的总务,身价怕是要过亿哦!”

  “我的天啊!那看来贺秀梅这回是碰到硬茬了,这在贺胜鹏父女俩神气了大半辈子,现在好了,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总算能给老贺出口气了,好好整治一下那臭不要脸的贺秀梅。”

  门口邻居们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入院落里所有人的耳朵里,尤其是在听到那几个年轻人说的话时,他们每个人的脸色都不由的一白。

  张志霖的心口狠狠一跳,这回真是踢到铁板凳了。

  “误会,我看不见得吧!”楚枫冷漠的眼微微一横,冰凉的语气比这寒冬腊月还要冷上几分:“好端端的,你偏偏出现在了我女朋友家里,程经理怎么也是个读书人,逼婚……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看来……过了年,我得找你们庞总好好聊聊这书都是怎么读的了。”

  程梓廷一听,心肝一颤,这事要是闹到庞总那里去了,别说他升职总监了,估计连现在经理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便连忙颔首示意:“楚总务,真是误会,真是误会,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我妈随意听信小人之词,让贺小姐无辜受到了叨扰不说,还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实在抱歉。”说着,又像贺芷萩还有贺胜鹏深深鞠了一躬:“贺叔叔,贺小姐,给您们造成的困扰,我感到很抱歉,在这里我真心实意的为我的过失向你们诚挚道歉,对不起。”

  程梓廷的母亲陈太太也是个人精,知道自己儿子向来是个心气高的,若不是眼前这个名叫楚枫的人真的能威胁到他,他肯定做不到这般姿态的。

  想了想,连忙走过去笑着道:“哎哟!这位先生,都是误会,误会,您可千万别错怪了梓廷,这事怪我,头脑一热就这么答应了贺秀梅前来相看她侄女,她在我面前把她侄女夸得跟朵花似的,我就想着,我儿子也是单身,便逼着他过来瞧瞧,他本来也是不愿的,奈何抵不住我的威逼,结果没想到,这贺小姐长得真的是水灵漂亮极了,我看着也就心生欢喜,我自己也没女儿,就想撮合她和我儿子,结果,没想到贺秀梅一上来就把事情搞成这样,搞得我和梓廷里外不是人不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处境尴尬的很,也怪我眼皮子太浅,行事太莽撞了,也没想到她是您的女朋友,实在是对不住啊!”

  陈太太这番话说得是肝肠寸断,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全把过错推给了贺秀梅。

  贺秀梅一听,眼睛都直了,气都从鼻孔出了,扒开张志擎,走过去指着陈太太就骂了起来:“陈春芳,你要不要脸啊?我们商量这事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想给你儿子找个漂亮的媳妇撑场面,最好要听话的,性格软糯的,你也好拿捏得住的,现在事情成这样了,你就开始落井下石,把事情一股脑的推给我。”

  “到底是谁见钱眼开,一听到彩礼钱和车子,某人就摁耐不住了,极力劝说我带我儿子来这里见见你那侄女?说到底就是你自己缺德,来的时候怎么不和我说,你和你织女家关系那么僵,我要不是刚刚没听到你们吵架,还不知道你干了那么多龌龊事情呢!逼死人家妈跳楼的事情也干得出来,真真是不要脸到家了,我呸,我怎么就认识了你这种人,简直就是晦气。”陈太太也不客气的回怼了过去,她虽然心胸狭窄了些,但也不至于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不是真的是看上了贺芷萩,她才不会和贺秀梅掺和到一块呢!

  “好你个陈春芳啊!你个马后炮,你以为我看得上你吗?你自己什么德行,什么嘴脸难道不清楚吗?”说到最后,贺秀梅就把在楚枫那里受的气,全部撒在了陈太太身上,越发的忍不住,便直接上手厮打了起来。

  场面一度变得混乱了起来,楚枫见状,觑起了眉头,将贺芷萩护在身后,看他们就跟看戏班子似的,眼底还浮着丝丝不屑之意。

  程梓廷和张志霖兄弟俩好不容易把他们拉开后,程梓廷看向楚枫,尴尬的笑了笑:“让楚总务见笑了,今天这事是我们的不对,但绝对是误会,今日我就先带我妈回去了,改日,我再亲自登门来致歉。”

  程梓廷带着陈太太离开之后,张志霖和张志擎兄弟俩看着情形不对,也准备带着自家狼狈的老母亲和怀了孕的媳妇离开。

  “站住。”楚枫眼眸一眯,凉声喊道,迈步横在了他们的前面:“怎么?你们就想这样走?”

  “你还想怎么样?我妈都成这样了,我们也没追究你刚刚推我妈。”张志擎也有点怵楚枫的,但还是鼓着勇气,不满的回道。

  “可笑,欺负完人了,还想理直气壮,连道歉认错都没有的离开?你们觉得可能吗?”楚枫冷哼了一声:“不好意思,我楚枫眼里揉不下沙子,更别说是几条欺负过我未来岳丈和我女朋友的狗了。”

  “你骂谁是狗呢!”张志擎的性子略显暴躁冲动了些,松开贺秀梅后,便冲上去想去打楚枫。

  但一拳挥过去之时,贺芷萩的心都跟着悬了起来,猛地睁大了眼睛,可楚枫却反应迅速的躲开了,还顺势抓住了他的手腕,往上微微一掰,引得张志擎一声惨叫划破这阴沉的天空。

  楚枫便用脚踹了下张志擎的膝盖,迫使他单膝跪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睨着他,嘴角噙着一抹没有温度的弧度:“几位……怕是要稍微等一等了,应该快了。”

  “志擎,志擎,我的儿啊!”

  贺秀梅向来心疼儿子,见状,连忙扑过去想去打楚枫,楚枫便松开了张志擎,然后侧身一躲,让贺秀梅直直的摔倒在了地上。

  张志霖和他媳妇连忙过去扶贺秀梅和他弟弟,不悦的看向楚枫,正巧,门口就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三五个穿着警服的人就走了进来。

  “是谁报警有人私闯民宅,寻畔滋事的?”为首的民警一看到这混乱的场景,便出声询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