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悲伤的腊月二十八(二合一)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98章 悲伤的腊月二十八(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8章 悲伤的腊月二十八(二合一)

  第98章悲伤的腊月二十八(二合一)

  周彦原本以为,就是他们自己家人一起去电影院看个电影。

  但是当他到电影院门口的时候,却发现,现场有很多他认识的人,有他们周家的亲戚,还有邻居。

  问了周宇才知道,原来他直接包了一场,还邀请了一些亲戚朋友,同事同学。

  周宇包的是那个影厅,里面能坐四五百人,但周彦进去之后,发现座位基本上都已经坐满了。

  “大哥,你不是把同事都叫来了吧?”周彦小声问周宇。

  周宇笑呵呵地说道,“那怎么可能?咱们家朋友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的同事,三叔的同事,倩倩他们的同学……邻里邻居的,这人叫多么?要不是胜利那边不好弄,我都想把那边给包了。”

  周彦扯了扯嘴角,胜利那边确实大,可以坐一两千人。

  其实请这么多人看电影,也不要花多少钱,现在国内的电影票价格没有开放,普遍都是几毛钱一张票,比如周彦他们今天看的这场《天堂回信》定价就是七角。

  票价低,所换来的就是大部分人都能看得起电影,所以这些年电影观影人次很高,据说去年的《焦裕禄》票房有一点三亿,而平均票价只有三毛钱。

  这样算下来,观影人次就超过了四亿。

  现在大部分单位、学校都会组织去看电影,特别是《焦裕禄》这种电影,一般的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去看,很多人在学校和单位看一次,回家之后又看一次,观影人次自然就能上得去。

  不过低票价对国内的那些电影厂可不太友好,不是每部电影都能像《焦裕禄》这样大卖,大部分电影的票房都不高,如此一来,电影厂收入太低,也就很难拍新片。

  上面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现在正在准备开放政策,等到后续彻底放开之后,票价会快速上涨。

  ……

  顾芳芳跟周倩坐在靠前的位置,电影还没开始的时候,她不时地转头朝后面周彦坐的方向看。

  自从知道饰演陈飞浦的演员是周倩的三哥之后,顾芳芳就一直想要看一眼周倩三哥,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现实中的周彦,比电影里面稍微要黑一点,好像也更壮了一点,不过还是非常英俊。

  顾芳芳也在感慨,周家人的基因是真好,从上到下就没有长得丑的,周倩在学校也是有很多男生追求。周倩大哥周宇,顾芳芳虽然对他印象不太好,但也不否认他生得好看。

  见顾芳芳老是转头,周倩拽了拽她胳膊,“芳芳,不要再看了,再看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她扒拉了一下周倩的手,“趁着电影没开始,再让我看一会儿。你天天在家能看到,当然不稀罕,我可是机会难得。”

  周倩忍不住撇撇嘴,没再管她。

  不过顾芳芳很快就转回头来。

  “伱怎么不看了?”周倩问道。

  顾芳芳翻了个白眼,“看到一个影响画面的人。”

  “影响画面的人?”

  周倩疑惑地转头朝她三哥的方向看去,只见三哥旁边的大哥周宇正看向这边,她顿时明白,顾芳芳说的那个影响画面的人就是她大哥。

  “芳芳,你对我大哥有偏见……”

  周倩想要给大哥说说好话,但发现底气有点不足,他们大哥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开玩笑,而且还喜欢逗女孩子。

  其实周倩也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大哥进体制,二哥却去从商,在她看来,二哥更沉稳一点,似乎更适合进体制,大哥圆滑点,更适合做生意。

  不过现在他们两个在各自的领域都做得不错,二哥的生意越来越好,大哥也在单位里面左右逢源。

  又过了几分钟,电影开始,原本影厅里面还有一些讨论声,这会儿都全部停下了,所有人都认真地看起电影。

  电影一开始,就是风筝飞在天上的画面,而此时,一段似梦似幻,轻快而奇妙的音乐随着风筝在天空飘动缓缓响起。

  音乐配合画面,让人感觉非常轻松惬意,仿佛心情也随着风筝放飞。

  因为周倩并没有跟顾芳芳说,周彦在这部电影里面担任配乐指导,只说今天他们家包场看电影,让她一起过来。

  所以顾芳芳只觉得这一段配乐很好听,倒也没有多想。

  正常情况下,顾芳芳不太会注意电影里面的配乐,只不过刚才这段配乐不仅好听,而且很特别,跟其他电影的配乐听起来感觉很不一样,悠扬,而又新潮。

  很快顾芳芳就发现,特别的配乐不止这一处。

  这部电影里面用到配乐的地方很多,就这一点,跟国内大部分电影就很不一样,不少国内电影,出现配乐的地方不会很多。

  好些电影里面,用的配乐连最基本的情绪跟画面都对不上,更不要说音乐节奏跟镜头节奏适配了。

  但是这部电影不同,电影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顾芳芳就发现,出现配乐的地方很多,没有一处用的配乐是重复的,而且音乐的节奏跟镜头都非常适配。

  电影放到一半的时候,两个小孩在路上嬉戏追逐,这时候响起的那阵轻快的曲子,直接就把欢快的氛围给拉到了顶端。

  这曲子的感染力太强了,让人忍不住想要跟着节奏一起动,仿佛电影跑着的不是那两个小孩,而是她。

  不过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电影的情节忽然开始转变,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不要啊……”

  顾芳芳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她好怕最后是悲剧。

  但是不管她在内心如何呼喊,爷爷最终却还是没有撑住。

  爷爷去世的时候,看到晨晨撕心裂肺的大哭,顾芳芳心都碎了,黑暗中,她还听到周围有人在低声抽泣。

  虽然顾芳芳没哭,但是她太理解那些哭了的人,电影前半部分把爷孙之间的亲情已经他们的生活描绘得太美好,就在刚才那首轻快的曲子响起时,顾芳芳甚至有种“故事到这里结束就好了”的感觉。

  是啊,如果故事能够停在那首曲子处,一切美好都会被留下来。

  电影的结尾,晨晨带着好朋友去放风筝,他想要把爷爷的生日卡通过放风筝的方式送给爷爷,这是爷爷之前教他的,给逝者的信,可以通过放风筝送到天堂上去。

  当风筝送上天的时候,一段悲伤的音乐响了起来,而这时,原本只是多云的天空忽然下起雨来。

  风筝的线被松开了,随着音乐在雨中飘荡。

  刚才忍住没哭的顾芳芳,此刻终于忍不住了,泪腺像是开了闸一样,泪水不停地往下流。

  顾芳芳又想起影片最开始的时候,同样是放风筝的画面,但是一个晴天,一个雨天,配乐也不一样。

  她此时好像也明白了,为什么开头的配乐听起来会似梦似幻,仿佛前面这一切的美好都是一场梦,最后梦醒了,天也开始下雨了。

  不仅仅是她,整个电影院里面哭了一大片,抽泣声此起彼伏。

  周彦的两个婶婶不停地擦着眼泪跟鼻涕,赵兰小声地埋怨,“都怪小彦最后这首曲子,我本来都忍住了的。”

  很多人的想法都跟赵兰一样,原本他们都还能忍住,但是最后一首曲子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从他们的耳朵里面钻进去,狠狠地在他们心上面划。

  平时爱开玩笑的周宇,这会儿也是红着眼睛,他看向旁边的周彦,哀叹道,“老三,最后这首曲子让人听着太难受了,这曲子叫什么啊?”

  “风筝。”

  “有没有录音带,回去一定要给我听听……还有其他的配乐,特别是中间那首欢快的,十步之内必有解药,那首曲子就是我的解药了。”

  “你说的是《风》。”

  “这名字不错。”

  顾芳芳正捂着脸在哭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鼓掌,随后影厅里面掌声越来越响,她移开手掌朝周围看了看,就在她以为大家是为了这部电影的精彩而鼓掌时,周倩却指着大银幕,“芳芳,你看。”

  顾芳芳顺着周倩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大银幕上赫然写着——

  “配乐指导:周彦”

  她满脸惊讶地看了看银幕,又惊讶地看向周倩,“这部电影的音乐是你三哥配的?”

  周倩也擦了把眼泪,露出骄傲的笑容,“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包场看电影?”

  ……

  腊月二十八,原本是开开心心准备过年的日子,全国各地却有很多人在电影院里面流下眼泪。

  看过电影,他们既后悔,又庆幸。

  后悔不应该在年前跑来看这样一部让人悲伤流泪的电影,同时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一部好电影。

  其实电影也不仅仅只有悲伤,还有很多其他感人的地方,前期爷孙俩在一起的画面,也给了观众们很多欢乐。

  特别是中间那段轻快配乐响起的时候,感觉真的很美好,那首曲子节奏简单欢快,一下子就印到了观众脑海中。

  很多人看完电影,回去的路上都在哼《风》。

  ……

  当天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周彦接到了王军正的电话。

  电话一接起来,周彦就听到了王军正在对面说,“周彦,我们成功了。”

  虽然声音通过电话传过来有些失真,但是周彦还是真切地感受到了王军正此刻的兴奋。

  听到王军正这样说,周彦也很开心,王军正是真正地把自己这个配乐指导放在了心上,他之前做的一切也都是值的。

  “恭喜你,王姐。”周彦笑着说道。

  “是恭喜我们……你知道么,今天我们厂里面接到好几通电话,问这部电影的配乐是什么曲子,把值班的小袁弄的焦头烂额,他原本还想着放假值班能清闲点。”

  周彦哈哈一笑,“那回头我要跟老袁说声抱歉了。”

  “我已经替你说过了,哈哈,等过完年回来,我们一起吃个饭,就当是庆功宴了。”

  “这票房不还没出来么?”

  “票房我已经无所谓了,在我这里,这部电影已经成功了。”

  其实电影刚剪出来的时候,王军正就已经这样认为了,但是今天在电影院看到很多观众为了这部电影流泪,她才把这话说出口。

  至少,这部电影拍出来,不是她自我感动,确实能够打动普通观众。

  在电影院看的时候,王军正更加感觉自己能找到周彦这个配乐指导真是她运气好,每次音乐一出来的时候,她都能感觉到影厅里的观众们情绪被调动起来。

  “那好,等过完年去燕京,咱们去庆功。”

  随后周彦跟王军正又聊了一会儿,便把电话挂了。

  等他洗漱完毕,准备去睡觉的时候,他的寻呼机又响了,竟然是徐风发来的。

  “恭喜电影很好徐风”

  信息很短,周彦笑了笑,并没有给徐风回电话,因为时间不早了,而且徐风也没让他回电。

  ……

  初二,周彦的两个姑姑回娘家拜年,周彦一整天都在爷爷奶奶家待着。

  每年的初二,是周家人聚的最齐的一天,这一天他们不会走任何亲戚,全家人都在家过。

  热热闹闹地过了一天,晚上周彦就回了自己家。

  他刚到家门口,正在掏钥匙准备开门,口袋里面的传呼机响了起来。

  掏出传呼机,看到上面的消息后,周彦扬起了眉毛,脸上的笑容也绽放出来。

  这条消息是徐风发来的,信息很短,只有几个字。

  “已获奖速回电”

  周彦赶忙把门打开,迅速跑到电话机跟前,拨给了徐风。

  电话一接通,周彦就迫不及待地问道,“风姐,《想飞的钢琴少年》获奖了?”

  “哈哈,不然还有哪部电影获奖?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电影节的获奖名单公布,《想飞的钢琴少年》拿到了国际竞赛单元评审团特别奖。”

  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设了好几个奖,分为国际竞赛单元、国内竞赛单元两块。

  周彦是中国人,参加的当然是国际竞赛单元,国际竞赛单元里面最大的奖应该是电影节官方大奖,而评审评审团特别奖应该是排在电影节官方大奖后面的奖项。

  不过周彦并不在乎,克莱蒙费朗的官方大奖跟评审团特别奖其实就只是奖金差了一千美金,含金量上都差不太多。

  能拿到评审团特别奖,已经达到他们的期望了。

  “评审团特别奖的奖金是四千美金吧?”

  徐风哈哈一笑,“你放心吧,奖金不会吞你的,除了这四千美金电影节官方发给你的,我再加四千美金给你,满意了吧?”

  “还行吧。”周彦笑了笑,“片子卖得怎么样?”

  “还不错,有几家正在谈,他们显然对短片里面出现的那两首原创曲目很感兴趣,后续我们可以考虑做个电影原声录音带。”

  “就两首原创曲子,做原声录音带差了点意思。”

  “那就做你的个人专辑呗,把《天堂回信》里面的那些配乐,还有你写的其他曲子放进去,凑成一张专辑。”

  “嗯,这倒是可以。”

  “确实可以吧,不过这事先不急,咱们现在要开始启动长片的宣传工作了,等到侯导回国之后,咱们再好好聊聊,你什么时候去燕京?”

  周彦想了想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开学的时候再去。”

  其实周彦在等徐克的电话,年前徐克跟他说,二月份会来内地,现在已经是二月份了,如果徐克到了内地,周彦也就会提前动身。

  徐风笑道,“行,我过段时间也会去燕京,《霸王别姬》要开拍了,我得去看看。”

  听到徐风提到《霸王别姬》,周彦才想起自己其实开年之后事情还挺多的。

  “那好,我们就到燕京见面吧。”

  ……

  周彦跟徐风约好了到燕京见面,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三天后徐克就联系了他。

  徐克此时人在上沪,他知道周彦家在金陵,就问周彦能不能去一趟上沪电影制片厂。

  《青蛇》这部电影是挂在上沪制片厂名下的,所以徐克才会约在那边见面,而且徐克知道周彦家住金陵,去上沪也更方便,没有必要再去燕京碰头。

  周彦也知道他去上沪是最优选,因为他见了徐克之后,可以从上沪直接出发去燕京。

  第二天,周彦就收拾行李前往了上沪。

  周彦到上沪之后,徐克人没到车站,而是派了个人来接他。

  来的是个年轻人,一路上不停地给周彦解释徐克导演为什么没来。

  周彦自己倒是无所谓,他并不在乎徐克是否亲自来接他。

  他们是在上沪制片厂的会议室碰的面,见到徐克的第一眼,周彦忍不住挑了挑眉毛,因为眼前的徐克长相实在太彪悍了。

  徐克的唇边跟下巴都留了胡子,头发不长不短,微微有点卷,看起来就像是一簇许久没有打理的杂草,他比较瘦,脸部线条很硬朗,关键是他的那双眼睛,看着很有杀气。

  后来网传徐克杀过人,跟他的这个长相也有关系,不过徐克后来的长相,相较于现在,显然要柔和了很多。

  眼中有杀气的徐克,一见到周彦就露出了笑容,又非常热情地跟周彦握了握手,“周彦,你好,辛苦你跑这一趟了。”

  周彦笑道,“徐导也辛苦,正月间就往内地跑。”

  “我一年到头都是到处跑,已经习惯了。”说着话,徐克将周彦引到沙发边上,“请坐。”

  周彦点点头,坐了下去,然后直接跟徐克切入正题,“徐导,现在方便给我看看剧本么?”

  徐克也没想到周彦这么快就进入正题,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让接周彦来的那个年轻人取了一份剧本来。

  周彦接过剧本,也没多说什么,直接看了起来。

  他到上沪之后,直接就被接到了制片厂这边,行李都没有来得及放,当然也不想跟徐克把时间浪费在闲聊上面。

  《青蛇》这部电影周彦早已看过,所以看剧本的时候非常快。

  不过他现在手里拿的这个剧本应该不是最终的剧本,因为里面的故事跟《青蛇》成片还有许多地方的不同。

  特别是许仙这个角色,在周彦手中的这个剧本里面,许仙表现得更渣,更没有担当。

  成片里面,许仙虽然懦弱、渣,但是还有些善良的表现,而剧本里面却没有表现这些。

  周彦来的时候,还在想,是否能够跟徐克商量商量,把许仙这个角色改一改,现在看到这个剧本,他完全没有这个想法了。

  这玩意就算改,最多也就能改成电影里面那样了,除非完全颠覆。

  周彦在看剧本的时候,徐克也一直在观察周彦。

  对于周彦,徐克这段时间又多了一些了解,他从张国榮口中得知周彦还是个配乐师,所以昨天特意去上沪当地的电影院看了周彦配乐的那部《天堂回信》。

  在电影院里,他被周彦的配乐水平给惊到了,这部电影的配乐完全是大师水准,很难相信是出自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学生之手,周彦简直是个配乐天才。

  上一个给徐克这种感觉的配乐师,还是黄沾。

  对于周彦的外表,徐克也是满意的,看着似乎比《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壮实一点,不过这倒更符合徐克的标准了。

  徐克不太喜欢自己用的演员太过瘦弱,最好演员有点侠气,即便许仙这个角色不需要什么这种气质,但这就是他的偏好。

  周彦很快把剧本看完,随即沉吟道,“徐导,许仙这个角色可能不太适合我。”

  徐克自己也知道许仙这个角色有点不太讨喜,便笑着说道,“其实我最近也在跟李碧桦商量,把许仙的设计稍微改一改。这个角色是很有挑战的,他确实很懦弱,也是个负心汉,但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很善良的。其实许仙就是个普通人,很多普通人在面对他所面对的情况时,表现应该也跟他差不多。”

  周彦摇摇头,他并不想演许仙这样的“普通人”。

  翻了翻剧本,他问道,“徐导,其他演员定下了么?”

  徐克摇摇头,“还没有。”

  听到其他角色都没定,周彦笑了笑,“我觉得法海还不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