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神奇的回路(二合一)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96章 神奇的回路(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6章 神奇的回路(二合一)

  第96章神奇的回路(二合一)

  听到关金鹏的名字,周彦的大脑开始飞速转动,心说难道张国榮给他拉活了?

  关金鹏他当然知道,《胭脂扣》、《阮玲玉》以及《蓝宇》都是关金鹏拍的。

  最近的一部应该是《阮玲玉》,不过这部电影去年看新闻就已经拍了,当时张蔓玉到上沪的时候,电视台还大张旗鼓地报导了。

  或者说,电影已经拍好,正在找配乐?不过这时间应该也不太对,去年就拍的电影,不可能到现在配乐指导还没有找。

  想了一会儿,周彦说道,“关金鹏我当然知道,你之前演的《胭脂扣》就是他执导的吧?”

  张国榮笑着点头,“嗯,他最近拍了一部传记电影《阮玲玉》你知道么?”

  “知道,我在新闻上看到了,这部电影应该快要上映了吧。”

  “那《阮玲玉》女主角你知道是谁么?”张国榮再次问道。

  “张蔓玉?”

  周彦被张国榮问的有点迷糊,他发现,张国榮有点不好琢磨,有时候张国榮说话很直接,但有时候又喜欢铺垫一大堆,能把人急死。

  “嗯,张蔓玉最近又接到一部戏,导演是徐克。”

  果不其然,张国榮又从张蔓玉说到了徐克。

  周彦试探着问道,“然后呢?”

  他怕徐克还不是话题的终点,后面张国榮还要引出其他人物。

  张国榮笑着说道,“徐克要拍的这部电影名字叫《青蛇》,而这部电影改编自李碧桦的同名小说《青蛇》。”

  听到这里,周彦整个人都愣住了。

  好家伙,绕了一大圈,又绕回到李碧桦身上了,周彦实在不明白张国榮为什么要以关金鹏来开启这个话题,就算张国榮不直接说李碧桦,而是先说徐克,周彦都可以理解。

  害得周彦刚才以为张国榮要从关金鹏那里给他拉活。

  不过张国榮却没觉得自己这样说有什么问题,他之所以以关金鹏起头,是因为他前段时间刚刚跟关金鹏见了面,也是从关金鹏口中得知张蔓玉最近接了徐克的一部电影。

  之后他跟徐克通电话的时候,才知道张蔓玉接的电影,就是之前他拒绝的那部改编自李碧桦同名小说的《青蛇》。

  所以张国榮这样说,是按照他自己经历的这些事顺序往下说的,他觉得这样更有条理,也更加完整。

  而且他觉得这事挺有意思,兜兜转转,又绕了回来。

  但是在旁人听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他又没有把自己经历的事情都说出来,所以周彦自然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

  而周彦的反应,也让张国榮有点失望,他以为周彦会非常惊讶,感叹为什么会这么巧,但周彦就只是看着他,等他继续往下说。

  顿了顿,张国榮说道,“我向徐克推荐了伱。”

  “我?”周彦皱了皱眉毛,一脸疑惑地问,“让我给这部电影配乐么?”

  张国榮笑着摇头,“不是,是推荐你演许仙。”

  周彦一愣,“让我演许仙?”

  “嗯,前两天我跟徐克通电话,他提出想让我演许仙,但是我觉得这个角色不太适合我,所以就把你推荐给他了。我觉得你在《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的表现,非常有文弱书生的那种感觉。”张国榮笑了笑,“你如果想法的话,可以跟徐克聊聊。”

  周彦扯了扯嘴角,他印象中,《青蛇》里面许仙这个角色的设计可不怎么讨喜,很多人看过电影之后,都只记得许仙是个没有担当的渣男。

  张国榮自己没有接这个角色,恐怕也是因为角色设计不合他意。

  不然的话,作为李碧桦的御用男主角,张国榮没有道理拒绝。

  周彦对拍电影很感兴趣,但是对演戏欲望不是特别强,所以对于许仙这个角色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不过周彦想着,他倒是可以跟徐克聊聊,一方面拓宽一下人脉,另一方面,即便他不去演许仙,说不定有可能捞个其他活干干,比如配乐指导。

  主要是配乐指导这活不用天天跟着剧组,不会太影响他的工作。

  而且张国榮好心给拉活,他也要给人面子。

  想了想,周彦点头道,“可以啊,那我跟徐导聊聊。”

  见周彦点头,张国榮也笑了起来,“嗯,那我一会儿把他联系方式给你。”

  其实张国榮给周彦拉活,一则因为他确实觉得周彦在《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演的不错,跟传统许仙的形象有些契合,另一方面他也是看贺无名的面子。

  跟贺无名学戏的这段时间,张国榮对贺无名非常佩服,贺老板不仅仅京剧唱得好,而且博闻多识,还有很多才艺,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

  贺老板跟周彦关系很好,张国榮也能看得出来,每次见到周彦,贺老板心情都不错。

  而且张国榮还知道,李碧桦对周彦的印象挺好的,之前聊天的时候,好几次李碧桦都有提到周彦。

  ……

  从张国榮那里拿到徐克的联系方式之后,周彦还没有来得及跟徐克联系,第二天上午他的传呼机就收到一条消息。

  “我是徐克请拨打XXXX”

  周彦倒没想到徐克竟然主动联系了他,便去找了个电话回拨了过去。

  “雷猴。”

  电话接通之后,对面传来一声粤语问候。

  周彦笑着说道,“是徐导么,我是周彦。”

  听到是周彦,对面的徐克才切换成普通话,“你好啊,周彦,吃了么?”

  这普通而又奇怪的问候,让周彦发笑,“吃过了,徐导。”

  简单问候过后,徐克也没再寒暄,直接进入正题,“张国榮跟我推荐你来演许仙,你的意见怎么样?如果你有意愿参演的话,等过段时间我要去内地,我们可以见一面,聊一聊。”

  周彦笑着问道,“徐导,这部电影,你准备在哪儿取景?”

  听到周彦关注取景地,徐克大概也明白他的意思,便笑着说道,“我初步的想法是在武夷山那边,当然,也可能会在其他地方取景,比如杭市。”

  “大概什么时候会开拍?”周彦又问。

  “明年夏天七八月份,因为有很多水里面的戏,夏天比较好拍。”

  徐克耐心解释,他猜测周彦应该是在考虑档期的问题,这事他经常遇到,比如这次他原本是要找周闰发来演法海的,不过周闰发档期不行。

  虽然周彦是一个新人演员,但是有档期问题,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周彦刚刚参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这段时间热度正高,说不定周彦这会儿已经接到其他戏的邀约了。

  徐克之所以想要跟周彦见面聊聊,也是因为周彦参演了《大红灯笼高高挂》,虽然是个新演员,但也是带热度的。

  而且徐克原本打算邀请巩莉来参演《青蛇》的,不过巩莉的档期不行,只能作罢,另外,徐克还打算邀请《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饰演陈老爷的马精武来参演。

  听到是七八月份开拍,周彦点点头,这个时间段不错,不会影响到他学校的工作。

  周彦笑道,“徐导,我个人对这部电影还是挺感兴趣的,非常期待能够跟你见面。”

  徐克也笑,“那就等我到燕京的时候,咱们见面聊。”

  “徐导大概什么时候过来?”周彦问。

  “二月份。”

  徐克当然不会专程来见周彦,这部电影里面还有几个角色也是从内地找的,比如马精武。二月份他去燕京的时候,会集中见一见这几个演员。

  说完了正事之后,徐克也没跟周彦多聊,两人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

  挂了徐克的电话之后,周彦准备去琴房,不过走到半路,忽然又收到一条传呼消息。

  “徐风XXXXX”

  是一串上沪的电话号码。

  周彦又回头朝着往电话亭赶,好在这会儿没人排队,他再次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徐风接到周彦电话的时候,还很惊讶,“你怎么回得这么快?”

  “因为我就在电话亭附近。”周彦笑了笑,问道,“风姐你找我什么事情?”

  “好事情。”

  徐风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很有感染力,周彦在电话这头都能感受到她的开心。

  “我已经收到消息,《想飞的钢琴少年》已经入围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了。”

  周彦眉头一扬,怪不得徐风这么高兴,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他们紧赶慢赶,把短片剪出来,不就是为了能够在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上有收获么。

  现在影片入围,也算是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入围的作品总共有多少?”周彦问道。

  “报名两千五百多部,入围七十五部。”

  一听有七十五部入围,周彦微微有些失望,这么多片子入围,获奖的概率并不算高。

  至于报名两千多部这个数字,周彦也知道,其中肯定有很多都是充数的。

  对于中国来说,法国远在天边,中国的导演想要把作品送去克莱蒙费朗电影节参展非常困难,但是对于欧洲甚至于法国本地人来说,把自己的片子送去参展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很多离得近的学生,甚至会把自己的学期作品送过去参展,反正这玩意又没什么成本,送过去不说获奖,说不定运气好能受到一些版权分销商的青睐,卖点钱。

  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人,只要手头上有设备,就会拍点东西。

  电影节收到的作品中,经常会有那种随便拍的带子,比如某个人录的家庭录像带。

  “这次他们电影节什么时候办?”周彦问。

  徐风笑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情,电影节在是一月二十七日,到二月四日,正好赶上过年,你看方不方便安排时间过去?你要是可以的话,就赶快安排办签证。”

  听到这个时间,周彦皱了皱眉毛,今年过年是二月三号,正好跟电影节碰到一起,错都错不开。

  要不是因为过年,周彦还真挺想去看看,但是他之前已经答应周清他们,要回去过年,现在忽然放鸽子,他有些过意不去。

  当然了,主要还是因为这是短片电影节,要是戛纳、金棕榈、威尼斯,那他肯定一点都不带犹豫的,选择去参加电影节。

  想了想,他问,“风姐你去么?”

  “我去不了,我要是去参加电影节,不在家过年,我那两个儿子肯定要闹。”徐风也听出周彦不太想去,便笑着说道,“你不去没关系,反正侯啸贤是要去的,真要获奖,让他帮你代领吧。其实拿奖杯还在其次,主要是电影节会有很多版权分销商参与,以卖片为主。”

  周彦笑道,“卖片的话,那我去也没什么用。”

  “也不能说没什么用,只能说用处不大。”

  “……”

  这两句话不是一个意思?

  “那我还是不去了,过年要回家,已经提前跟家里人讲好了。”

  徐风笑了笑,“你不去正好,还能省点路费,不过后续长片要宣传的时候,一些活动你还是要到场的。”

  “这个我知道,到时候肯定配合。”

  “那没事了,你就安心等着消息吧。”

  挂了徐风的电话之后,周彦又往琴房赶。

  这次走到一半,忽然听到有人喊他。

  “周导。”

  周彦转头一看,只见俞飞虹站在通往教学楼跟琴房的交叉路口,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俞飞虹?”看到俞飞虹,周彦有些意外,“你来找我的么?”

  周彦感到非常奇怪,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人找自己?

  不过俞飞虹却摇摇头,“不是的周导,我在等一个朋友,没想到这么巧,正好碰到你。”

  周彦更意外了,“你在我们学校还有朋友么,没听你提过啊。”

  之前俞飞虹在央音也待了不少时间,但是周彦从来没听她说过自己在央音有朋友。

  俞飞虹笑道,“我在央音有朋友这事,还没来得及跟你报备。”

  “那你下次注意了。”周彦顺着俞飞虹的话开了句玩笑,随后又说道,“你朋友什么时候到?就让你在这干等着?今天天气可冷。”

  这几天燕京特别冷,而且周彦见俞飞虹穿的也不多,牛仔裤,高领衫,外面套着一件格子大衣,周彦看着都感觉冷。

  这姑娘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保暖的重要性。

  “一会儿应该就到了……”

  俞飞虹话没说完,周彦就见他们班的徐玉红从教学楼里面走了出来,徐玉红关切地往这边走,一边走一边说,“飞虹,你怎么在外面待着,多冷啊。”

  周彦看着往这边走的徐玉红,一脸的诧异,“你们认识?”

  “昂,我们不能认识啊?”徐玉红歪嘴笑了笑,一把挎住俞飞虹的胳膊,“走吧,飞虹,我们逛街去。”

  俞飞虹笑着跟周彦摆手,“周导再见。”

  周彦也举起手挥了挥,看着俞飞虹跟徐玉红两人远去的背影,周彦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

  这时一阵冷风吹来,周彦缩了缩脖子,抱着胳膊朝琴楼的方向走去。

  ……

  学期作品音乐交流会非常顺利,当天来了不少人,都是为了听一听《克罗地亚狂想曲》,之前上沪交响乐团来的时候,很多人没有听到,都非常遗憾。

  作曲系的教室塞满了人,椅子不够坐,他们就站着,站都站不下,他们就跑到门口去,原本并不大的作曲系教室,里里外外来了两三百号人。

  周彦没什么感觉,倒是88作曲的那些学生一个比一个激动,音乐会还没开始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就摩拳擦掌,等着音乐会这一天大展拳脚。

  最终他们的表现也确实不错。

  88作曲这几年的学期作品交流会,这学期算是高光时刻了,比上学期《故宫的记忆》演奏时还要高光,主要是这学期这些学生们进步都很快,交出来的作品也都比上学期更好。

  音乐会结束的时候,系主任对学生们的表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的赞扬。

  听到施万春的表扬时,许可朗那小子眼泪差点出来了。

  这几年他们88级作曲太憋气了,被87跟89夹在中间,爹不疼娘不爱的,没想到现在到大四了,情况一下子变好了很多,让他们有种逆袭了的感觉。

  他们也知道,这一切都跟周彦有关。

  周彦给李冰洋代课是一方面,但是最重要的是,自从周彦来到他们班,他们班受到的关注要比以前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虽然他们知道受关注的是周彦,但是总有些目光在掠过周彦时,也会看向他们,所以他们才有了空前的学习积极性。

  等到学期作品音乐会结束之后,基本上就进入放假的节奏了。

  周彦在学校没待几天,就坐火车回了金陵。

  ……

  原本周彦想着,家里房子一年没住人,里面肯定会有异味,但是他把门一推开,感觉空气非常清爽,除了夹杂一丝檀香的味道,其他一点异味都没有。

  再看看供桌上的香炉,应该经常有人过来烧香。

  周彦者才想起来,年初走之前,他给了周宏一把钥匙。

  屋子里面除了没有什么异味之外,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干干净净,用一尘不染来形容都不为过,应该是经常有人来打扫。

  如果只是有人来打扫,倒还罢了,关键是家里面还多了很多东西。

  电话是年初的时候装好的,但是客厅那一整套电视柜、茶几、沙发是怎么回事?还有这大彩电又是怎么回事?

  不用问,这些东西肯定是周宏买的。

  周清虽然有点零花钱,但也置办不了这么多东西,光是这个彩电恐怕就要上万,更别说还有一套精美的沙发、茶几、电视柜。

  ……

  周彦是下午到家的,他先在休整了半天,晚上又好好睡个觉,第二天上午便去了爷爷奶奶家。

  他一到,就看到一大家子,九个兄弟姐妹,除了老二周宏之外,其他人都在。长辈中,也是周彦的父亲周耀文没在。

  最近家里面的生意似乎非常忙,前些天周彦跟周宏还通过电话,听周宏说,他跟父亲过年的时候应该会回来迟点。

  周彦刚一进门,就触发了周家军的被动技能。

  “三哥好。”

  这声叫喊也惊动了议事厅的男人们,以及厨房的女人们。

  奶奶最先从厨房跑出来,一见到周彦,奶奶就摸着他的头,嘴里不停地喊“乖孙”。

  老爷子周悯农特别反对摸孩子头,本想说两句,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小老三一年到头就回来这么几天,让老伴摸一摸脑袋算了。

  老太太抓着周彦的手,不停地问,吃好了么?穿暖了么?在外面有没有受欺负?

  等到把周彦的手都焐热了,老太太才终于肯放下。

  周彦跟着奶奶去厨房跟两个婶子打了招呼之后,又跑到“议事厅”去跟爷爷还有叔伯聊天。

  看到周彦回来,爷爷周悯农也很高兴,他上下看了看周彦,“看起来在外面过得不错,比去年回来的时候长了点肉。”

  “这段时间吃的是多点。”周彦笑着点头,随后又问,“爷爷最近身体都好吧?”

  周悯农笑呵呵地说道,“放心,还能活上几年,暂时不用你们操心。”

  周彦则笑道,“您自然不用我们操心,但我们还需要您的照顾,所以您一定要保重身体。”

  周宇在旁边拍了拍周彦的肩膀,“瞧瞧,我们家老三,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你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我们可都看过,现在你也是明星了,我们社里面还有同事问我要你的签名照呢。”

  说这话的时候,周宇特意将签名照三个字咬的很重,周彦知道他的意思,肯定是说巩莉签名照的事情。

  不过周彦只能耸耸肩,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碰到巩莉,没办法给周宇要签名照。

  这时大伯周耀华推了推眼镜,笑着说道,“电影确实不错,我们单位里面,前段时间天天都能听到有人讨论,也有讨论你的。”

  那边正在看电视的众小将,听到他们这边在聊《大红灯笼高高挂》,就起着哄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录像带放进录像带里面。

  不用问,就知道他们要放的肯定是《大红灯笼高高挂》,周彦忍不住扶了扶额头,现在《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录像带还没有开始卖,他们看的这个大概率是盗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