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陌生的脸有甜蜜的危险》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71章 《陌生的脸有甜蜜的危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1章 《陌生的脸有甜蜜的危险》

  第71章《陌生的脸有甜蜜的危险》

  刘清他们要在燕京待三天,不过后面两天他们在燕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周彦便没有陪着。

  《清水里的刀子》改编这事算是口头授权了,黄健新回去之后,还要拟一份授权协议给周彦寄过来,然后周彦这边签了再寄过去,这事就算是定下来了。

  离开燕京的时候,两人跑去周彦寝室跟他打了个招呼,也算是认了个门,以后再来燕京也方便找他。

  刘清本来想邀请周彦暑期的时候去长安制片厂玩玩,不过他想到自己可能过段时间要去跟着张一谋去拍《秋菊打官司》,就没提这事。

  “要是你能跟组多好啊,我听说《秋菊打官司》的配乐也找的是赵季平老师。”刘清叹道。

  周彦笑了笑,别说他没时间,就算有时间,现在让他以配乐助理的身份跟组,他也不太愿意。

  他能给《霸王别姬》当现场指导,一方面是因为这电影他确实很有兴趣,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事年前就跟赵季平说好了。

  赵季平知道周彦给《天堂回信》当配乐执导的事情,大概也是因此,这次没有找周彦。

  如今的周彦,赵季平再开口让他当配乐助理,就有点打人脸了。

  “放心吧,后面有的是机会合作”周彦笑道。

  黄健新也笑,“是啊,等到《清水里的刀子》开拍,我把你要到我们制作组去,到时候你们就能汇合了。”

  “那敢情好。”刘清笑着揉了揉他的大脑袋,“到时候导演跟编剧都是我哥们,谁也不敢欺负我。”

  黄健新嘁了一声,“就在别的剧组,谁又敢欺负伱了。”

  “嘿,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刘清哈哈一笑,随后跟周彦摆手,“走了。”

  周彦也挥了挥手,“慢走。”

  ……

  等黄健新他们离开燕京没两天,周彦接到一封从鹏城来的电报。

  这份电报的内容非常简单,只有一串数字和“啸贤”两个字。

  不难猜测,这封电报应该是侯啸贤拍过来的,那串数字大概是电话号码。

  周彦原本准备过些天联系侯啸贤的,主要是因为黄健新前几天提到电影节,他想问问是怎么回事,没想到侯啸贤倒是先联系了他。

  看到如此简洁的电报,周彦也忍不住笑了笑。

  现在人与人之间联系,多数还是写信,如果遇到急事情电话又没办法通,最好的选择就是拍电报了。

  拍电报的效率,肯定没有电话高,但是它比电话好的一点,那就是基本上什么地方都能通。

  只不过电报是按字数收费,所以一般大家写电报的时候,都会在保证信息能够准确传达的同时尽量缩减字数。

  黄健新前几年拍的那部电影《黑炮事件》,说的就跟拍电报有关。

  电影中,矿山公司的一名工程师喜欢下象棋,一次去德国出差的时候把黑炮棋子落在外边,然后就发了个电报过去,内容是“黑袍丢失303找赵”。

  邮局的人警惕性非常高,看到这则电报感觉特别像接头暗号,怀疑他是间谍,就汇报了上级,然后就有专门人员对这个工程师展开了调查。

  周彦之所以笑,是因为他没想到侯啸贤竟然也在乎这点电报费。

  这年头两岸经济差距明显,电报的费用对内地人来说算挺贵的,但是台岛那边现在人均年入九千美元,自然不用在乎几块钱的电报费。

  周彦拿着报文,出去找了个公用电话,照着报文上面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来。

  “喂,你好。”对面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带着浓浓的港腔。

  周彦问道,“请问侯啸贤先生在么?”

  “你找侯导啊,稍等。”

  随后周彦听到电话被放下,还有高跟鞋渐行渐远的声音,女人应该是帮周彦找人去了。

  周彦扯了扯嘴角,好家伙,姑娘你倒是喊一声,就楞走过去找啊,这长途电话费可不便宜,他心疼着呢。

  过了得有一分多钟,电话被人重新拿起,侯啸贤的声音从话筒里面传来,“喂,哪位?”

  “侯导,是我,周彦。”周彦回道。

  听到是周彦,侯啸贤笑了起来,“看来你收到电报了啊。”

  “刚收到,侯导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周彦问道。

  “有两个消息,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周彦一点没有犹豫,说,“先听好消息吧,我这个人心理比较脆弱,先听好消息稳定一下心神。”

  “好消息就是,你的短片《蚁蛉》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办的库尔塔国际短片电影节上拿到了特等奖,并且这部短片还受到了巴西环球电视台以及bbc的青睐,他们买下了这部短片的播放权,电影节的奖金加上两个电视台给的版权费,总共是九千六百八十二美元。”

  周彦点点头,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不过这版权费也挺有意思,怎么还有零有整的。

  “那坏消息是什么呢?”周彦又问道。

  侯啸贤笑了起来,“坏消息就是,这些钱跟电影节的奖杯,都跟你没关系,是属于年代公司的了,你要是想看奖杯,得到年代公司来。”

  周彦挑了挑眉毛,原来这就是侯啸贤说的坏消息,怪不得听侯啸贤的语气满是开心,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好消息。

  其实对周彦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坏消息,因为之前拍这部短片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签好了协议,短片后续所有的收入包括电影节奖导演的奖金,全部都归年代公司所有。

  协议内容非常清楚,没有什么可以扯皮的地方。

  既然本来就没有,就不算什么失去,既然没有失去,自然也就不是什么坏消息。

  周彦心态也比较平和,这钱本来就不该他赚的。如果不是年代公司当时出钱,《蚁蛉》也不可能拍的出来。

  而且,即便当时周彦自己有钱能够把《蚁蛉》拍出来,没有年代公司的运作,也不可能在电影节上获奖,并把播放权卖给巴西跟英国的电视台。

  电影节嘛,除了影片本身的质量要高,运作也十分重要,年代公司专门有一个负责海外销售的部门,就是研究这个事情的。

  他们不仅仅懂电影节的运作模式,还跟一些相关人员比较熟悉。

  这个世界,不仅仅中国是人情社会,老外也一样,人脉关系很重要的。

  周彦呢,什么人脉也没有,而且他连这个什么库尔塔电影节是啥都不知道,更别说是把《蚁蛉》送去参展了。

  不过这样一算,年代公司在这部短片上的投入,也基本上快回本了。小成本片子就是这点好,随便搞搞就能回本。

  但是年代公司愿意投,也是因为成本低,风险不高。

  周彦笑着说道,“这不是什么坏消息,不管我能不能拿到钱,都希望这片子能大赚。要是让你们吃亏,合作也长久不了。”

  “哈哈,大赚是不可能了,能把投入给抹平就很不错了,主要是电影节的荣誉。这一点你放心,虽然奖杯会放在邱总的办公室,但是属于你的荣誉没人能够夺走。库尔塔虽然是个新电影节,知道的人也不多,但毕竟是个电影节,说出去也是能够把人给唬住的。”

  听到这话,周彦暗道这邱总的办公室挺空啊,这么不知名的电影节奖杯也往里面放。

  不过侯啸贤说的没错,即便这个库尔塔电影节没什么名气,但是也非常好使,特别是在国内。

  以后他们再介绍周彦,就能说他的电影拿到过“库尔塔国际电影节最佳短片”,人家一听,乖乖,竟然还是个国际大导演,那档次一下子就上来了。

  人嘛,不就是一个一个名头组成的么?

  周彦又想起了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的事情,就开口问道,“侯导,现在我要是再拍一部短片,能赶得上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参展么?”

  “你又要拍短片?”侯啸贤有些惊讶,随即又回答了周彦的问题,“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在明年一二月份举办,但是他们今年十月份就要报名截止了。你如果想要报名参加明年的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的话,最好是在九月份之前把片子拍出来。”

  随后侯啸贤再一次问道,“你是有什么新计划了么?”

  周彦笑道,“是有点想法,还不成熟。”

  侯啸贤直接问道,“要不要再跟年代公司合作?”

  “我当然愿意跟年代谈合作,毕竟我们之前有良好的合作基础。”

  周彦没直接说愿意合作,只说愿意跟他们谈,侯啸贤自然是听懂了周彦的意思。

  合作可以,但是条件不能按照之前的来了,毕竟周彦现在也是拿到过“库尔塔国际电影节最佳短片奖”的导演,身价肯定是不可同日而语。

  侯啸贤想了想,说道,“我现在在鹏城,七月下旬应该会去燕京,到时候你在燕京么?”

  他知道周彦不是燕京本地人,暑假可能会回老家,所以才有此一问。

  “在,这个夏天我基本上都在燕京,你来之前提前跟我联系就行。”

  侯啸贤笑了笑,“联系你可不太方便,你要不去买个大……买个寻呼机,这样我找你也方便了。”

  他本来想说让周彦买个大哥大,但是一想到大哥大周彦怕是买不起,所以就改口叫他买bp机。

  其实这段时间周彦也感到了不太方便,别人有什么事情想要找他,非常麻烦,就像前些天华扬找他,还专程跑到他的学校,没见到他人又在宿舍等了很久。

  如果他有一个bp机,华扬直接在单位里面呼他bp机就行。

  “好,回头我去买一个。”

  “嗯,买好了之后,再给我打个电话,把呼号给我。”想了想,侯啸贤又笑着说道,“要不然,你暑期要有时间去一趟台岛也行,我中间有半个月时间会在台岛待着。”

  周彦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今年夏天恐怕没时间。”

  他确实没时间,暑期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关键是现在去一趟对岸不容易,可能来回路上就要花好几天时间,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他真不想过去。

  对此侯啸贤表示遗憾,“我还想着你要过去,我就兑现诺言,给你介绍几个美眉呢。”

  上次侯啸贤说要给周彦介绍美眉,喝了不少酒,周彦以为他说的是醉话,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情。

  “以后有机会的。”周彦笑道。

  “哈哈,那以后再说。”

  挂了侯啸贤的电话之后,周彦就跑去买了个bp机。

  虽然这玩意没有大哥大贵,但是也不便宜了,周彦买的是今年上的新款中文机,就是那种能够显示汉字的,花了他四千多块钱。

  而且bp机不是买来就能用的,还需要几百块钱的开通费,后续正常使用每个月要给几十块钱的月租,中文机的月租比数字机要贵一倍。

  影视剧里面,好多人喜欢把bp机挂在腰间,但是周彦没有这样干,一方面他觉得土,二方面这玩意不便宜,挂在腰间等于是在露富。

  要知道,他的这个bp机能抵得上好多人两三年的工资。

  燕京虽然治安还行,但是这年头还是小心为上,不小心遇到劫道的,吃亏的还是自己。

  bp机弄好之后,他又挨个给他能联系上的人告诉他们自己的传呼号,让他们以后有事情就呼自己。

  ……

  第二天早上,周彦刚起床,床头的寻呼机就“哔哔哔”的响了起来。

  他将传呼机拿过来一看,来了条信息:哥哥早上好。

  没有名字,但是周彦知道,肯定是周清打过来的。

  他摸了摸额头,有些后悔把自己的传呼号给周清他们了。他能够预见,周清以后大概率每天都要给他来条问候消息。

  等他刷完牙洗完脸,口袋里面的寻呼机又响了起来。

  又来?这丫头不要上学?

  周彦掏出bp机,这次上面写着:来趟厂里王军正。

  原来不是周清,是王军正找他。

  周彦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骑车去了燕京制片厂。

  看到周彦来了,王军正笑道,“有了传呼机,就是方便很多啊,随时都能找你。”

  周彦也笑道,“我怎么感觉,有了寻呼机之后,我要变忙很多?”

  “那是必然的。”

  没有寻呼机的时候,如果是小事情,人家就不找他了,但是现在有了寻呼机,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呼叫。

  “王姐你找我什么事情?是前几天录的带子有问题?”周彦问道。

  王军正摆摆手,“不是我找你,是夏刚找你。”

  “夏导找我?”周彦有些意外。

  夏刚也是燕京制片厂的导演,不过是隔壁办公室的,周彦跟夏刚很少打交道,属于是点头之交。

  王军正笑道,“找你还能有什么事情,走,我带你过去。”

  说罢,她就起身朝着隔壁走去,周彦稀里糊涂地跟着去了。

  隔壁办公室也没几个人,夏刚就坐在靠门口的位置。

  “小夏,人给你带来了。”王军正拍了拍桌子上的书堆。

  夏刚原本正在低头看书,王军正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身体往后靠了靠。

  抬头看到王军正带着周彦来了,夏军笑着站起来,“周彦,你来啦,真是不好意思,还麻烦你专门跑一趟。”

  夏刚四十岁不到,跟陈恺歌他们差不多年纪,不过他个子不高,一身的书卷气息,跟黑头黑脑的傻大个陈恺歌完全不同。

  之前周彦每次碰到夏刚,他都是笑眯眯的。

  说着他要去倒水,王军正看他拿两个杯子,就笑着摆手,“你还要给我倒水啊,行了,人给你带到,你们聊吧,我先过去了。”

  说完王军正就走了,夏刚就只给周彦倒了杯水。

  接过水之后,周彦笑道,“夏导客气了,不知道你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也是配乐的事情。”夏刚搓了搓手,继续说道,“咱们陈厂长年初的时候找郑小龙导演他们约了一个剧本稿子,名字叫《陌生的脸有甜蜜的危险》。”

  周彦嘴角扯了扯,这电影什么鬼名字,夏刚还拍过这玩意?

  夏刚他是知道的,之前拍过《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后来又拍了《大撒把》和城市三部曲。

  至于这什么《陌生的脸有甜蜜的危险》,周彦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确信,自己肯定是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的,不然的话,这么牛逼的电影名字他肯定能记住,由此推测,这电影肯定没什么名气。

  “这电影要拍了么?”周彦问道。

  夏军摇摇头,说道,“剧本还在修改当中,我是听王导劝我说一定要在拍摄前确定配乐指导,所以就想要跟你聊聊。其实我是想等你有时间过来的时候,顺便肯定聊聊,王导他非要把你呼过来。”

  “嗐,没事,反正我也近。”周彦摆摆手。

  对于王军正,周彦是真的很感激,自从王军正跟自己合作之后,就到处跟人宣传提前找配乐指导的好处,顺便还帮他拉活。

  《故宫:记忆》这片子能成,跟王军正有着直接的关系,现在又在厂里面帮他拉了个新活。

  夏刚拖了个板凳请周彦坐下,然后他也坐到周彦对面,“我大概给你说说剧本吧,这个剧本主要讲的是侨眷的故事……侨眷你知道么,就是华侨留在国内的眷属……”

  听到侨眷二字,周彦眉头忍不住挑了挑。

  《大撒把》不就讲的是侨眷的故事么?难道《大撒把》之前的名字叫《陌生的脸有甜蜜的危险》么?

  “男人送走了自己的妻子之后,正好碰到了另一对夫妻,那对夫妻是丈夫要出国……”

  夏军不知道周彦所想,还在继续给他讲着剧本。

  等到夏军把大概故事说完之后,周彦点点头,虽然夏军说的剧本跟周彦看过的《大撒把》情节有一些出入,但是周彦确定这个电影就是《大撒把》。

  如此一来,他倒还有点兴趣。

  刚才听说电影名字叫《陌生的脸有甜蜜的危险》的时候,周彦打心里有点嫌弃,这活他都不太想接。

  “你们这个片子大概什么时候开始拍啊?”周彦问道。

  夏刚再次摇摇头,“我也不确定,我想的是除夕前能启动,因为要赶上除夕那波热闹的气氛,以此来衬托侨眷留在国内的落寞。但是最终还要看郑小龙他们,等他们把剧本改好之后才行,最近这段时间,我也在催他们,眼看着已经是夏天了。”

  周彦的印象中,《大撒把》里面确实都是冬天的景。

  剧本都还没有定下来,周彦也不想过早掺和,他便笑着说道,“故事没有确定,配乐工作也不好开展,我的建议是等到剧本定下来之后,再讨论配乐的事情。”

  夏刚笑着点点头,“这个我知道,我呢,是想提前跟你说好,你要是愿意的话,这部电影的配乐指导就定下是你了。这段时间,你也不用特意做这电影的配乐,但是平时在音乐创作的时候也可以顺便想着点这个故事,说不定就能有点什么灵感,你说对吧?”

  这是夏刚的真实想法,《天堂回信》里面用的三首长曲子他都听过,每一首他都赞不绝口,所以他就希望能给周彦多一点准备时间,尽量拿到质量高的曲子。

  “这配乐指导的事情,要不要走其他手续?”

  周彦表达的比较委婉,其实意思是问夏刚有没有这个拍板的权利,之前王军正找他当配乐指导,就是费了番功夫,最终还是厂长陈志谷敲定的。

  夏刚也明白周彦的意思,他把手一挥,笑道,“你放心,配乐指导这事我就能定。”

  他说的非常自信,这种自信并不是因为他比王军正权力大,而是因为现在情况不同了。

  有了《天堂回信》的合作之后,周彦的表现有目共睹,陈志谷绝对不可能在这件事情设障碍的。

  甚至前段时间,陈志谷给他们导演组开会的时候,还提到了配乐的事情,意思是让大家把电影的配乐给重视起来,不要只想着把画面拍好。

  虽然陈志谷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周彦的名字,但是大家都知道,陈志谷能够这么说,就是因为《天堂回信》。

  周彦的配乐,真的给《天堂回信》加分很多。

  见夏刚这么有信心,周彦点头道,“好,我这段时间多留意。”

  夏刚笑眯眯地说道,“那就拜托你了。”

  聊完了正事之后,两人又寒暄了一会,周彦起身告辞。

  从夏刚他们办公室出来,周彦跟王军正打了个招呼,又去了剪接楼看了看片子剪辑的情况。

  《天堂回信》并不是现场收音,都是最后配的,对白什么的都已经录好了,最近车间正在剪音轨,估计七月份就能把片子混好。

  到这个时候,除非后期审核的时候再出什么大问题,不然的话,基本上已经没有周彦什么事情了。

  ……

  不知不觉间,六月已经过去,时间来到了七月份,央音的本科也全部放假。

  周彦他们宿舍七个人,其他五个全部都已经回家,只有周彦跟贾国屏两个没走,贾国屏现在是老师,跟普通学生的时间不同,他在学校里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估计要等到七月份中旬才能放假。

  这段时间,央音门口天天上演着“生离死别”的戏码。

  毕业生们即将迎来长久的假期,走出鲍家街43号这道门,他们以后再说起央音,就要从“我们学校”改成“我的母校”了。

  虽然都抱着以后还能见面的想法,但是又害怕这一别就永远不能再见了。

  这年头联络手段匮乏,走出学校之后,天南地北的,真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如果一个人,一辈子再也见不到,其实也算某种意义上的“死别”了。

  大学生们感情丰富,泪腺发达,学校门口每天都是哭声一片。

  前两天周彦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还看到一个小提琴专业的在拉《送别》,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央音的毕业季就是如此,到处都是各种充满离愁别绪的音乐,《送别》绝对是高频曲目。

  七月四号一早,周彦准备去燕京制片厂,就在学校门口看到一对情侣在上演“送情郎”的大戏,关键旁边竟然还有观众。

  要不是手里没有乐器,周彦都想给他们来一段《梁祝》来助助兴。

  感谢【马克西姆小面球】的100打赏

  感谢【游方道人游四方】的1500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