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头发乱鸟》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41章 《头发乱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1章 《头发乱鸟》

  第141章《头发乱鸟》

  听到刘校长这么说,周彦就知道申请音乐厅的事情应该不会太难,他笑着说道,“我做这个乐团的初衷,也是想给同学们更多上台表演的机会。”

  刘林点点头,又问道,“你们这个乐团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钢琴少年。”周彦回道。

  按理说,他们乐团里面什么乐器种类很多,起名字不应该叫钢琴少年,但这个名字确实是通过所有乐团成员举手表决才定下来的。

  之前为了起名字,他们开了个会,拟了十几个名字,最终“钢琴少年”高票当选,之所以大家都投这个名字,还是因为电影《想飞的钢琴少年》以及音乐专辑《钢琴少年》。

  不管电影还是音乐专辑,都是“老板”周彦的处女作,很有纪念意义,而且电影跟音乐的关系也很大,以后说出去也算有个典故。

  “钢琴少年……”刘林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你们有没有想法,在钢琴少年这个名字之前加上我们学校的名字?”

  周彦挑了挑眉毛,怪不得施万春让他直接来找刘校长,看来施万春可能知道这个事情。

  这事肯定不是刘林临时想出来的,平时的时候,刘林他们这些领导肯定也聊到过他们的乐团,可能之前就提到过这个,只不过今天周彦来了,正好提出来。

  如果能在乐团前面加上中央音乐学院,那对他们乐团肯定是有好处的,这就说明中央音乐学院为他们背书了。

  不过同时也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加了名字之后,学校对乐团的管制会不会变多?

  思虑片刻,周彦说道,“如果能加学校的名字,我们当然很高兴,但是我们这个组织还比较松散……”

  周彦话说到一半,刘林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就只是加个名字而已,学校不会插手乐团的管理。当然了,学校也不可能给你们太多帮助,比如……我们之间就不用拐弯抹角了,伱们乐团的日常开销,学校不会掏一分钱的,也不会给他们太多优惠政策。”

  周彦也明白刘林的意思,学校可以给乐团名分,但是实在的东西给不了多少,乐团的运转,还是要周彦自己掏钱。

  对于这个方案,周彦还是比较满意的,他也没想过要学校给他们补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自然是愿意的,这需要走什么流程么?”

  刘林笑道,“当然要走流程了,回头学校还要给你们发个证书之类的东西。”

  “那音乐厅的申请?”

  “加上名字之后,就不用单独申请了,每个礼拜你们可以有十个小时的使用时间,不过音乐厅使用需要提前去跟实践中心沟通,有空档了才给你们安排。”

  周彦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一周十个小时,平均每天1.4个小时,听着比较紧凑,不过他们也不会每天都去音乐厅练,隔一天去一次的话,每天就有接近三个小时,还是可以的了。

  不过周彦还是争取了一下,“校长,十个小时有点少了,我们排练任务重……”

  他话还没说完,刘林就笑着摆摆手打断了他,“十个小时已经是特别优待了,要想更多的使用时间,也不是不行,等你们乐团成绩更好了之后,自然可以给你们往上提。”

  听刘林这么说,周彦也就没有再厚着脸皮要时长了,他笑呵呵地说道,“那我就代乐团的成员们感谢校长了。”

  刘林笑眯眯地说道,“这些虚的就不用说了,好好干吧,你现在年轻,在学校有大好的前途。平时我也经常跟吴老师还有施主任一起聊天,这么多学生中,他们提你的次数最多。”

  “我也深知两位老师的厚爱,实在受宠若惊。”

  刘林又感慨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刚刚留校了,不过很快就被借调到中央歌剧舞剧院芭蕾舞团创作组了。我们那个时候,哪有现在这么自由……”

  ……

  因为是“一个派系”的,所以刘林跟周彦也就多聊了几句,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周彦出了校长室,然后又去了实践中心看音乐厅的时间。

  定了后天傍晚的两个小时之后,周彦又去找了趟方秀,告诉她通知乐团成员们后天傍晚五点钟去音乐厅。

  做完这些之后,周彦就回家了。

  这一天跑来跑去挺累的,回家之后,周彦整理了一下,也没有干其他工作,就捧着本书一直看到吃晚饭的时候。

  吃过晚饭,周彦回到家,将自己的备忘录小册子拿出来,看看最近还有什么工作没有做,随即就看到“张雪友邀歌”那一条。

  这两天忙得很,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这会儿闲下来,周彦认真想了想,给张雪友写歌倒也好些,毕竟张雪友有不少经典歌曲都没有出来呢,借也好借。

  过了一会儿,周彦还真想到了一首歌——头发乱了。

  《头发乱了》原本是一首高丽语歌曲,原曲名叫《honey》,是一首非常欢快的偏爵士流行风歌曲,这种风格对现在的张雪友来说应该是挺有突破的。

  这首歌有点funk的感觉,听起来跟后来火星哥的那首《uptownfunk》的节奏型比较相似,如今香江基本上也没有这类歌曲。

  想到这首歌之后,周彦就准备开始写,他现在右手不行,就想要用左手写谱子,但是写了好一会儿,五线谱都没有写完半行,而且他左手画出来的音符也是歪歪扭扭,非常不美观。

  想了想,他还是放弃了用左手写谱的想法,准备等到右手好点了之后再写,不过他倒是先给张有安打了个电话,告诉张有安,关于张雪友的新歌,他已经有想法了。

  张有安听到周彦有新歌了,当然非常高兴,不过又忍不住提了一嘴,“要不,再给林忆莲写一首?”

  虽然他们没有同意杜自持要给林忆莲写两首,不过之前杜自持是邀的两首歌,而且这段时间杜自持确实帮了很多忙。

  如果说周彦因为忙,没有时间给林忆莲写,怎么都好说,但现在周彦又给张雪友写首歌,杜自持他们难免不会有想法。

  周彦也点点头,既然是要还人情了,那就好好还吧。

  他沉吟片刻,“要不,我再写一首合唱给张雪友跟林忆莲?他们俩不是一个公司的,方不方便?”

  张有安笑道,“那能有什么不方便的,不过就是个合唱而已,不是一家公司的歌手,一起合唱的多了去了。而且张雪友跟林忆莲关系非常好,这事很好沟通。”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给他们写一首合唱。”周彦说道。

  “嗯,你自己决定,也不能太累,你的胳膊现在怎么样了?”张有安问了一句。

  周彦胳膊受伤的事情,姜霞第二天就跟张有安汇报了,毕竟这也不算是小事情,张有安作为经纪人肯定要知道。

  “没什么大碍,头两天有点疼,这两天好多了,估计过个三五天就不碍事了。”

  其实现在周彦已经可以右手拿筷子吃饭了,不过动的时候还是有些痛,因为怕伤势加重,所以周彦现在能不用右胳膊就不用。

  这几天他全部用右手,虽然写字差点意思,但是吃饭还是可以的。

  “没事就好,下次去剧组还是要小心点。”

  “行,就这样说。”

  跟张有安通过电话之后,周彦又用笔在备忘录上将《头发乱了》以及《那么爱你为什么》给写了下来。

  《那么爱你为什么》就是他刚刚想到的给张雪友跟林忆莲的合唱歌曲,这首歌的原版也是一首高丽歌曲,国语版是黄品源跟、莫文蔚两人合唱的。

  现在周彦提前把这首歌借过来,拿给张雪友跟林忆莲唱,他们的风格还挺适合的。

  而且这三首歌,再加上之前给梅艳芳的那两首,这就已经是五首歌了,以后如果再有其他歌,凑一凑就能做成一张专辑,说不定可以往高丽跟霓虹发,来个反向输出。

  ……

  又过了两天,第三天傍晚,周彦四点五十到音乐厅的时候,乐团已经到了十几个人。

  周彦约的时间段是五点半到七点半,他们运气不错,五点半之前这段时间都没有别人用音乐厅。

  一看到周彦,方秀就拿着一张表朝他走来。

  “师兄,给你看看花名册。”

  周彦点点头,接过名册。

  这个名册上面,有乐团所有人的名字,有些人名字后面打了红色的勾,有的则打黑色的勾,还有个别做了文字备注。

  打了红色的勾,代表今天傍晚的活动没有办法过来,要请假,毕竟五点半这个时间点,有些学生是要上课的,而且除了上课,也可能还有其他事情耽误住了。

  而打了黑色勾的,就代表已经到现场了。

  有两个文字备注的,写的内容都是一样,没有找到人。

  现在这年头,通讯不发达,即便是同在一个学校,找不到人也是正常的。他们乐团大几十号人,只有两个没有联系到,已经算少的了。

  看到今天请假的人比较少,周彦笑着说道,“还不错,今天人挺多,正好我有事情要宣布。”

  “什么事情?”旁边于然问道,“是不是又有新曲子要练了?”

  周彦笑道:“哪儿能天天都有新曲子,现在这个时候,我也不想让你们练新曲子了,是其他事情。”

  听到没有新曲子,于然瘪瘪嘴,还有些失望。

  方秀正要开口问,周彦又说道,“等人都到了再宣布吧。”

  两人点点头,也没有再问。

  后面十分钟,人上的特别快,五点零几分的时候,方秀拿着花名册跑来说道,“周彦师兄,应到的全部到齐了。”

  “嗯。”周彦点点头,然后拍了拍手掌,“大家先停下来听我说几句。”

  原本在调整乐器的乐团成员们纷纷看了看过来。

  周彦笑着说道,“在今天的排练开始之前,我先宣布两个事情,第一个,从今天开始,方秀就是我们乐团的团长了,乐团的日常排练都听她安排跟调度。”

  听到方秀上任乐团团长,大家也都不意外,因为周彦不在的时候,团里面的事情基本上也都是方秀在做。

  方秀自己就更不意外了,关于这事周彦之前征求过她的意见,她本人是同意的,不然周彦也不可能当众宣布这件事情。

  当然了,不意外归不意外,大家还是鼓掌表示恭喜。

  等到掌声渐渐停下来之后,周彦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情,我们乐团要改名字了。”

  一听乐团要改名字,众人都有些诧异。

  他们乐团的名字才刚刚定下来没多长时间,怎么就要改名字?

  当时这个名字可是经过众人民主投票投出来的,大部分人对这个名字都很满意。

  一时间,众人忍不住议论起来。

  周彦压了压手,“大家先不要急,听我说完,其实也不算是改名字,而是在原本的名字前面加上我们学校的名字,以后我们乐团的全名就是中央音乐学院钢琴少年交响乐团了。”

  听到这话,刚刚停下来的议论声重新响了起来,而且变得更加响了。

  “怎么加上学校了?之前不是说不加学校么?”

  “会不会是学校让加的?”

  “要是学校让加的,那是好事情啊。”

  “我们突然变成正规军了?”

  “我们本来不就是正规军么?”

  ……

  周彦又笑着为他们解惑,“因为学校领导非常重视各位的发展,所以做出决定让我们乐团加上学校的名字。加了名字之后,我们每周可以使用音乐厅十个小时,基本上满足排练需求了。”

  听到周彦的解释,大家伙都挺高兴的,虚名什么的就不用说了,每周能在音乐厅练十个小时,这是实打实的福利。

  两件事情说完之后,周彦又让新任团长方秀上台跟大家伙说了几句,随后他们就开始准备排练。

  周彦因为胳膊拉伤,排练的时候也就没有给自己安排位置,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其实大家平时排练的时候,不仅仅会练周彦写的那些配乐,也会练一练其他曲子,除了一些传统的古典曲目之外,还会练周彦之前写的那些难度比较高的作品。

  周彦也担心,他们天天练简单的曲子,长时间下去,水平会下降。

  虽然他们这个乐团成立的时间不长,而且成员都是学生,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整体的进步挺快的,默契也越来越好。

  ……

  后面的五六天时间里,周彦把心思都放在学校里面,不是带着作曲92的学生学习,就是陪着乐团排练。

  十二月二十一日,申奥宣传片正式开始拍摄。

  他们的拍摄计划主打的就是“先易后难”,所以先拍的其实是后面的内容,前面一段难度高的都放在后面拍摄。

  因为前期的拍摄内容简单,所以拍摄速度特别快,只用了三天,就完成故事板上五分之二的内容。

  不过拍了三天之后,剧组又停了下来,因为格林斯潘要过圣诞节。

  而周彦正好27号也要给《灵异第六感》的备选小演员们面试。

  小演员们被安排在了离周彦住处不远的旭风酒店,面试地点也是在酒店里面,周彦原本准备到了27号当天直接过去给他们面试的,不过现在因为格林斯潘放了个小长假,所以就提前一天,26号下午就去了酒店。

  周彦刚到酒店大厅,就听到前台有人在吵架。

  一般情况下,这种吵架,周彦是不会去凑热闹的,他只是往前台的方向看了一眼,准备往电梯口走。

  不过刚走没几步,就听到一道带着上沪口音的男人声音。

  “小姑娘,你这么这么不通人情的呀,我嘛要求也不高,就给我们调一个东边的房间就行了。”

  “先生,实在不好意思,现在东边的房间真的已经没有了,确实调不了,要不然的话,您自己跟其他房客协调一下?”

  “什么叫我自己跟房客协调,那要你们干什么?你这些话我听得多了,我不信东边的房间全部没有了,就是你们不想换。我跟你说啊,你要是不帮忙解决问题,我是要投诉你的,我们是来参加《灵异第六感》选角的,你知道伐,千里迢迢从上沪过来,你们就是这样迎接客人的啊。”

  “先生,我真没有……”

  听了几句,周彦大概听明白了,这个家长是带孩子来参加《灵异第六感》试镜的,他们想要东边的房间,可是东边的房间没有了,这会儿正在纠缠呢。

  周彦凑到旁边看了看,见到男人旁边的小男孩,挑了挑眉毛,还行,不是胡珂。

  原本上沪只来两个孩子,不过周彦担心后面小男主的同学人不够,就让上沪那边来了四个,眼前这个是除了胡珂之外,另一个四分的孩子。

  周彦对这个孩子印象还挺深的,小孩叫张涛,口才很好,才艺很多,钢琴、手风琴、萨克斯都会,而且还在电视台担任过两年小主持人,舞台经验在一众候选者中属于出类拔萃的那种。

  这会儿男人见自己的诉求得不到满足,就不耐烦地摆摆手,“跟你小姑娘说不清的,去把你们领导叫来吧。”

  “先生,您叫我领导来也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东边的房间确实一个都没有了……”

  男人又提高了声音,“废话怎么这么多的啦,让你叫领导你听到了么?”

  前台小姑娘大概从业也没多长时间,还没见过什么难缠的客人,被人吼了一句之后,嘴巴瘪了起来,眼圈也跟着红了。

  周彦也是看不下去了,主要这事跟他还有关系,他就开口说道,“这位大哥,何苦难为人家小姑娘,东边的房间跟西边的房间也没什么差别,你要是实在想住东边的房间,也可以等到明天有人退房了再换。”

  男人转头看了看周彦,又掂了掂手里的大哥大,不屑地说道,“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想英雄救美啊。”

  周彦扯了扯嘴角,“这事不管跟我有没有关系,你总要讲点道理,而且我听你说,你是带孩子来参加《灵异第六感》试镜的吧,就这么在大厅里面跟人吵架,如果剧组的人过来碰见了,肯定要对你印象不好的。”

  听到周彦这么说,男人不自觉地向周围看了看,确定大厅这会儿没别人之后,就给了周彦一个白眼,“你个小赤佬不要吓唬我,我这是正当诉求,就算是剧组的人在这里,我也是这么说。”

  周彦笑着摇摇头,又问男人,“你知道《灵异第六感》的导演是谁么?”

  “我知不知道,关你什么事。”男人撇撇嘴,又说,“周彦嘛,我肯定知道的啦。”

  “那你知道周彦长什么样么?”

  “这不是废话,我跟周导很熟的,经常在一起吃饭。”

  周彦差点被男人这话给逗笑了,这是真敢吹啊。

  这时男人也不想跟周彦多说,又要去让女孩子找领导,周彦却忽然笑道,“原来老哥你跟我们周导很熟啊,我这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男人挑眉看了看周彦,“你们周导?”

  周彦点头,“嗯,我也是剧组管后勤的工作人员,这边的房间就是我安排的。”

  一听周彦也是剧组的人,男人表情一下子变了,变得和善起来,“哎呦,小伙子你是剧组的啊,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也是太心急了。没办法,我家孩子从小就睡东边房间习惯了,要是不睡东边,肯定睡不好觉,影响发挥。”

  周彦挑了挑眉毛,哦呦,这家伙变脸速度还挺快的。

  “没事,既然你跟我们周导很熟,那这样,你们先在西边房间待一会儿,,马上我去找人协调一下,帮你们换到东边去。”

  “哦,那太感谢了。”

  周彦笑着摆手,“没关系,举手之劳,你跟我们周导那么熟,这点小事肯定给你办好。”

  “那我跟你一起去协调吧。”

  “不用,我去说就行了,你们先上去吧。”

  “好的,好的,那谢谢了,我们住在305,你协调好了,记得跟我们说啊。”

  之后男人就带着儿子上了楼。

  等到父子俩走后,周彦对前台小姑娘说:“没事了,忙你自己的吧。”

  小姑娘红着眼感谢道,“谢谢你。”

  “不用谢。”

  “你真要给他协调房间么?”女孩问道。

  周彦笑着问道,“318是不是东边的房间?”

  “是的。”女孩点头,他们酒店单数的房间基本都是西边,双数是东边。

  “那就把318换给他。”

  “318么?”

  女孩拿出本子看了看,随后连连摆手,“不行的,318是给你们剧组的导演周彦留的。”

  周彦笑了笑,从口袋里面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我就是周彦。”

  “啊?”女孩伸头看了看身份证,上面确实有“周彦”二字,顿时整个人愣住了。

  “没事,给他换吧。”

  周彦收回身份证,往电梯口走去。

  上了楼,周彦去找了王晓帅跟高锦文。

  为了后续对小演员们集中培训,周彦特别把高锦文给请来担任剧组的表演指导,明天的面试也是他们三个做评委。

  见到周彦,高锦文也非常高兴,自乔家大院一别,这两年他们一面都没有见过,这次邀请高锦文担任表演指导,周彦也就跟他通过一次电话。

  高锦文感慨道,“两年前,你还在愁着怎么演陈飞浦,短短两年时间,你已经在拍第二部长片了。”

  周彦笑道,“高老师,我要感谢你啊,你可是我的第一个表演老师,我能走上这条路,离不开你的帮助。”

  高锦文连连摆手,“嗐,你可别给我戴高帽儿了,在乔家大院的时候,我给你的帮助十分有限,这个我是清楚的。以前的事情,咱们就不说了,现在我是你周导手下的兵,以后咱们该怎么干,可都要听你的。”

  王晓帅在旁边笑着说道,“现在当务之急,自然是把小男主的人选给敲定下来,这些孩子们的资料,我跟高老师都已经看过了,要不咱们提前聊聊?”

  周彦摇摇头,“现在还是不聊了,免得先入为主,等到明天面试过后,咱们再好好讨论。”

  高锦文笑着点头,“那也行,有时候第一感觉非常重要。”

  “明天的试镜,高老师可要多费心了,在表演方面,你比我跟晓帅都要更专业,我们非常需要你的意见。”周彦又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高锦文笑着对王晓帅说道,“王导你瞧瞧,我之前说的一点都没错吧,周导就是喜欢给人戴高帽,两年前就是这样,现在是一点都没有变。”

  周彦爱捧人,当时在乔家大院那是出了名的,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跟他打交道呢。

  王晓帅笑道,“我倒认为周导不是喜欢给人戴高帽,他夸人都是夸到点子上的,高老师你在表演方面确实比我们更加专业。”

  听到王晓帅这话,高锦文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王晓帅这是把周彦跟高锦文的马屁一起给拍了,人家是一语双关,他是一拍双屁。

  其实王晓帅之前也不太爱夸人的,但是跟周彦在一起时间长了,多少有点受影响。

  ……

  周彦跟王晓帅他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就起身告辞了。

  路过318的时候,见房间门是敞着的,他还特意进去看了看。

  张奎看到周彦,就跟看到亲人一样,不停地道谢。

  “老弟,今天真是多谢你。”

  一开始他还只是口头感谢,周彦说要走,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往周彦手里塞。

  周彦眉头一挑,乖乖,这家伙路子是野,开始行贿了。

  不过这信封不太厚,应该也没多少钱,看来在张涛爸爸眼中,他的位置还不够高。

  周彦将信封推了回去,“都是为了工作,不必如此,我还有点事情,先回去了,明天再见。”

  见周彦说的坚决,张奎也就作罢了,“好好,明天见,咱们来日方长的。”

  等到周彦走了之后,张奎才拍了拍脑袋,懊恼道,“搞半天,没问人家名字。”

  也是接触的太匆忙,他给忘了。

  ……

  第二天早上,张奎带着儿子在酒店的会议室外面排队,等着评委们过来。

  到了八点,三个评委准时到场,一众家长带着孩子们跟三人打招呼。

  张奎抬了抬手,正要跟说话,却见到走在最前面的周彦,他整个人顿时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管后勤的小伙子怎么在评委团里面,是不是搞错了?

  而周彦路过张奎父子的时候,还对他们挑了挑眉毛,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等到三个评委进了会议室,张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精气神掉了一半。

  ……

  用了一天时间,周彦他们完成了所有的试镜。

  等到最后一个孩子出去之后,周彦将手里的笔放下,笑道:“两位,聊聊吧。”

  王晓帅点头道,“那我先说说吧,这些孩子中,有三个给我印象最深,分别是3号,7号以及32号,3号李玉民十二岁,年纪最大,性格也最沉稳……7号张涛口才好,才艺多……32号胡珂形象好,口才也不错,比较均衡……”

  等到王晓帅说完,高锦文说道,“我跟王导的意见差不太多,就是这个7号,我觉得小孩子太油滑了,想让他来塑造小男主这角色,我认为不适合。3号李玉民跟32号胡珂各有特色,我个人比较偏向胡珂,李玉民已经十二岁了,而且发育不慢,等到明年拍摄的时候,他的变化可能会非常大,到时候就不太适合了。”

  “应该没问题吧,也就几个月时间。”王晓帅说道,他还是更喜欢李玉民。

  高锦文摇摇头,“关键他是卡在十二岁,几个月之后还真不好说,而且我们这部戏如果一切顺利还好,要是遇到什么困难,拍摄时间推后,那我们就更被动。胡珂现在十岁,就算给他长两年,也才十二岁,后续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等他们说完,周彦一锤定音道,“就胡珂吧,小家伙的表演比李玉民还是差了点,毕竟是小两岁,不过还是有潜力可以挖掘的。”

  高锦文笑呵呵地说道,“十岁的孩子,是最好纠正的,你把胡珂交给我两个月,保证让他有明显的进步。”

  “两个月恐怕不行,一个月吧。”

  “那就一个月,交给我就行。”

  周彦点点头,“行,那现在咱们再定配角。”

  随即他们三人开始在名单上划人名。

  最终三人给出的名单都差不多,不过王晓帅发现周彦没有把张涛划进去,意外道,“这张涛你是忘了划么?”

  周彦摇摇头,“我故意不要他的。”

  “为什么?”王晓帅非常奇怪,因为他觉得张涛表现非常好,即便比不上胡珂跟李玉民,也比其他人强。

  高锦文也有些意外,他是觉得张涛这孩子有点油滑,但演个配角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周彦笑着解释道,“他爸爸是个刺头,容易惹事。”

  两人都点点头,虽然不知道周彦怎么知道张涛爸是个刺头,但周彦考虑的没错,找小演员拍戏,最怕的就是家长难缠。

  因此两人也没说什么,就把名单先定了下来。

  后续剧组的工作人员还要拿着名单去跟这些人洽谈,毕竟不是每个家长都愿意让孩子演配角的。

  三人走出会议室,正商量着要去哪儿吃饭的时候,张奎忽然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三位导演,你们今天辛苦了。”

  周彦看着张奎,笑道,“张老板怎么还没走?”

  张奎挠了挠头,“周导,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之前没认出来,你大人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说着,他又从包里掏出三个信封,往三人手里塞。

  “一点小玩意,不成敬意。”

  周彦看了看信封,比昨天的那个要厚不少,如果是一百的话,这一封估计都有上万,即便是十块的,这三份加起来也有好几千了。

  这家伙确实出手阔绰。

  周彦刚把信封往回推,就听张奎又说道,“周导,如果你们愿意用张涛,我可以给你们剧组赞助五万块钱。”

  三人都愣了一下。

  乖乖,五万,这也太下血本了。

  人家来演电影都是要片酬,他倒好,大几万往剧组里面送。

  看得出来,这家伙不是缺钱的主,就是想要儿子能够演电影。

  周彦不禁想到后来很多骗钱的套路,一些剧组去招小演员拍戏,不仅仅不给片酬,还要让人交报名费了,而且中招的人很多,好多父母一门心思想让孩子当明星。

  “张老板,有这心思,还是放在别处吧,这里真行不通。”

  说完,周彦就带着王晓帅他们走了。

  看着周彦他们的背影,张奎叹了口气,他也知道当着三个人的面送钱不好,但是也没办法,他也没机会单独见到周彦。

  这边周彦他们走远了之后,王晓帅开玩笑道,“你就不好奇信封里面装了多少钱?”

  “好奇啊,要不你回去帮我问问?”

  “那还是别了,我怕我自己经受不住考验,把钱给收了。”

  ……

  跟王晓帅他们吃过晚饭,周彦就回家了。

  刚到家没一会儿,就接到了张有安的电话。

  电话里,张有安先问了周彦今天试镜的情况,得知小主角的人选已经定下来,又问周彦,“你之前说要给张雪友他们写歌,现在怎么样了?今天宝丽金那边还给我来电话了。”

  周彦想了想,说,“后天写好,派人送给你。”

  “好。”

  挂了张有安的电话,周彦就开始写《头发乱了》跟《那么爱你为什么》的谱子。

  本来就是借,流行歌曲的谱子又简单,到了第二天中午,周彦就把两首歌的谱子给完善了出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