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万里的长城》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37章 《万里的长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7章 《万里的长城》

  第137章《万里的长城》

  杜自持并不了解周彦,之前也没有关注到《钢琴少年》,他先跟华星打听了一下周彦,随后又从华星那里拿到了张有安的联系方式。

  拿到联系方式之后,杜自持第一时间联系了张有安。

  “喂,你好?”

  见电话接通,杜自持笑着说道,“张先生你好,我是杜自持。”

  杜自持在香江跟台岛的流行音乐界有些名气,张有安自然知道,听到是杜自持打电话给自己,张有安还挺意外,“杜先生你好。”

  “张先生,是这样的,最近林忆莲准备要做一张粤语专辑,不知道周彦愿不愿意帮忙写两首歌。”杜自持开门见山,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林忆莲计划明年春天要出一张粤语专辑,杜自持是制作人之一,最近正在到处帮林忆莲找歌呢。

  听到杜自持是要找周彦办林忆莲写歌,张有安自然挺高兴,这说明《假如爱有天意》跟《伴我同行》这两首歌引起了流行音乐界专业人士的注意。

  这张专辑才刚刚发售而已,既然杜自持能够看上,那说明这两首歌肯定能够获得很多歌迷的喜爱,杜自持这种专业制作人的市场嗅觉是值得相信的。

  但是高兴过后,张有安又为难起来,“杜先生,我们当然很希望跟伱们合作,毕竟能给林忆莲写歌,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但是周彦暂时没有要给人写歌的打算。我想你肯定是因为《假如爱有天意》跟《伴我同行》这两首歌才找过来的吧?”

  “是的,没错,我一听到这两首歌,就跟华星那边联系要了张先生你的电话,我是很有诚意的。”杜自持回道。

  “我当然不怀疑你的诚意,但周彦确实没有给人写歌的打算,给梅艳芳小姐的这两首歌,也不是专门为她写的。这两首曲子原本都是电影的配乐,是梅艳芳小姐看过之后,感觉很不错,主动提出要改成歌曲的。”张有安解释道。

  张有安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周彦根本就不干写歌这事。

  杜自持听到这话,沉吟起来,但他不想放弃,便开口问道,“张先生,我能跟周彦先生聊一聊么?”

  “这我得问一下周彦的意思,他工作真的特别多,最近汤臣这边有两部新电影正在筹备,他是编剧跟导演。”

  “那麻烦你帮我问问吧,我只求一个能跟周彦先生聊聊的机会。”

  “那行,我问问。”

  “好的,多谢。”

  ……

  张有安给周彦打电话的时候,周彦正在画《灵异第六感》的分镜稿。

  听完张有安说了杜自持的事情,周彦沉吟道,“还是不聊了,我最近比较忙,暂时也没有帮人写歌的想法。”

  这个张有安一点都不意外,之前周彦就说过写歌这是要随缘,而且最近周彦忙电影跟乐团排练的事情,确实没有时间。

  “行,我明白了。”

  “跟他解释清楚,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

  挂了电话之后,周彦继续画《灵异第六感》的分镜稿。

  他画的这个分镜稿,是电影的第一段,小柯赤身裸体闯进男主家里,男女主一脸戒备地看着他,男主还把女主护在身后。

  画这一段的时候,他原本脑海中想的是梁嘉辉跟巩莉的样子,但是画着画着就感觉不太对,他总觉得巩莉的气质不太适合这个角色,气场有点太强了。

  气场这玩意有点玄学,但感觉不会假。

  随后他又在脑子里面把一些知名女演员过了一遍,他觉得郑玉玲跟梅艳芳要比巩莉更加符合要求。

  如果这两个女演员放在一起,让周彦选的话,他肯定会选梅艳芳。

  梅艳芳跟郑玉玲的片酬本来就差不了多少,而且周彦跟梅艳芳是熟人,梅艳芳要价肯定不会超过她自身的行情。

  郑玉玲最近确实挺红的,但是长远来看,梅艳芳能够给电影带来更多。

  周彦将梅艳芳的名字写在稿子上,他准备先把这事放一放,如果过段时间还没有其他人选,就去问问梅艳芳。

  但是让周彦没想到的是,他没有给梅艳芳打电话,过了几天,梅艳芳倒是先给他打了个电话。

  接到梅艳芳电话的时候,周彦正在家里带着于然他们排练。

  “阿彦,在忙么?”

  周彦笑道,“刚才在跟师弟师妹们排练。”

  听到周彦说在排练,梅艳芳又想起了之前她在周彦家听现场音乐会的场景了,不禁感叹道,“有时间再去你家听一听他们演奏,挺想念那种感觉的。”

  “随时欢迎。”周彦笑了笑,又问,“阿梅姐你打电话来,找我有事?”

  梅艳芳笑道,“我也是受人所托,杜自持你知道吧?他前段时间想要找你,但是被你婉拒了,就找到我,想让我帮他搭个桥。我跟自持合作过不少次,他既然找我开这个口了,我也不好拒绝,只能给你打个电话。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跟他聊聊,交个朋友嘛,如果实在忙的话,那就算了。”

  周彦有些意外,他原本还以为梅艳芳打电话过来是要说新专辑的事情,没想到竟然是杜自持找了梅艳芳搭桥。

  这个杜自持,还挺有毅力。

  梅艳芳既然打了这个电话,周彦也不好驳面子了,就笑着说道,“阿梅姐你都开口了,那我就跟他聊聊,不过写歌的事情……”

  梅艳芳笑道,“你跟他聊聊就行,你帮不帮他们写歌,这事看你们自己谈了。既然你同意了,那我把你电话给他了,让他联系你。”

  “行,那我等他电话。”

  说完这个事情之后,梅艳芳没有挂电话,又说起了新专辑的事情。

  “新专辑虽然刚刚发布没多久,但是反响很好,这次要多谢你啊。”

  “阿梅姐客气了,本来就是互相的事情,华星又不是没给报酬。”

  梅艳芳笑了笑,又说,“我听张有安说,你准备年底在香江开音乐会,怎么样,要不要我去帮你唱两首?”

  听到梅艳芳这话,周彦真有点心动,如果到时候能让梅艳芳在音乐会上唱两首……也不要唱两首,就唱一首《假如爱有天意》或者《伴我同行》,对音乐会的帮助是很大的。

  不过想了想,周彦还是摇头笑道,“阿梅姐,我们就是个规模不太大的音乐会,预算也有限,可请不起你。”

  “我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值钱。”梅艳芳哈哈一笑,也没有再往下说,“那行,我不打扰你了,回头再聊。”

  “好,回聊。”

  周彦其实原本想顺便跟梅艳芳说一下《灵异第六感》女主角的事情,但是又觉得梅艳芳刚找他干点事情,他就提这事有点不太好,就先没说了。

  反正这事也不是太急,回头再说也一样。

  ……

  两人通过电话之后,大概也就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家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对方还没有自我介绍,一声“雷猴”周彦就知道应该是杜自持。

  “周彦先生,我是杜自持,非常高兴能够跟你通电话。”

  杜自持的普通话非常烂,他努力地让自己的发音更清晰,不过这玩意不是努力就有用,周彦还是听着挺费劲的。

  “杜先生,幸会。”

  杜自持笑道,“周先生,你给阿梅写的两首歌,实在是太好了,这两天我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越听越觉得曲子的质量高。”

  “多谢夸奖,也是阿梅姐演绎的好。”周彦谦虚道。

  “你太谦虚了。”杜自持笑呵呵地说道,“对于我打电话的目的,你应该知道,所以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最近我正在给林忆莲做一张粤语专辑,想要跟你邀两首歌……或者一首也行。我认为,你的作曲风格,还是很适合林忆莲的。”

  “杜先生,你是阿梅姐的朋友,能帮的忙我肯定会帮的,但是我最近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没办法抽出时间写歌。而且我本身也没有写过流行歌,跟阿梅姐合作的两首歌,也是机缘巧合,曲子都是电影的配乐,她觉得好才拿去唱的。”

  这些话杜自持之前已经听张有安说过了,听到周彦这么说,他也不意外。

  杜自持想了想,说,“周先生,这样,你把这事放在心上,如果以后写了什么比较适合做成歌的曲子,你多考虑一点我,怎么样?”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周彦便点头说道,“那好,如果有这样的曲子,我联系你。”

  听到周彦答应,杜自持非常高兴,“感谢,感谢,实在是因为太喜欢这两首曲子了,不然我也不会通过阿梅来联系你。如果有打扰的地方,还请见谅啊。”

  “杜先生你客气了,阿梅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我听说周先生是央音作曲系出身?”杜自持开始套近乎了,也不仅仅是为了邀歌,还因为他对周彦确实挺感兴趣的。

  这几天,他也对周彦有了更多的了解,还特意去买了一张《钢琴少年》回家。

  听完《钢琴少年》之后,杜自持发现,周彦跟他们确实不是一个赛道的,虽然这是一张通俗音乐专辑,但是从这些音乐可见周彦的功底之扎实。

  再结合周彦的背景,杜自持也就不意外了,央音作曲系,实实在在的科班选手。

  周彦笑道,“是的,过去五年,我都在央音学习作曲,现在留在学校教书。”

  “周先生果然是年轻有为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其实也才刚刚踏入到流行音乐唱片这一行,可能是因为受我父亲的影响……”

  杜自持又跟周彦聊起了他自己的从业经历以及年少的学习经历,他父亲是香江知名的爵士钢琴家,也是个音乐教师,跟香江的流行音乐大佬顾嘉辉很久之前就合作了。

  在杜自持二十二岁的时候,他父亲将他引荐给顾嘉辉当助理,他这才进入了流行音乐唱片这一行。

  其实杜自持年纪也不大,今年才刚刚三十岁,不过因为他本身有才华,加上起步高,所以发展很快,这些年香江的大牌歌手他基本上都合作过。

  他这样套近乎还是有用的,周彦也很自然地跟他聊了一些,大部分都是音乐方面的。

  聊了一会儿,周彦发现,杜自持对蓝调爵士、巴萨诺瓦以及电子音乐都挺有研究。

  当然了,杜自持对电子音乐挺有研究也只是相对于香江的流行乐坛来说,其实还是处于一个摸索阶段。

  新世纪音乐他也接触过,但是现在全世界范围内,新世纪音乐的发展也就那样,他也没得学习。

  而经过一段时间的交谈,杜自持则发现,周彦不仅仅古典功底扎实,而且对新兴的音乐种类也非常熟悉。

  特别是新世纪音乐,周彦懂的比自己多多了。

  两人聊了十几分钟之后,周彦看了看时间,说道,“杜先生,我这边还有乐团在排练,可能没办法再跟你继续聊了……”

  听到周彦那边有乐团在排练,杜自持扬起了眉毛,他刚才就一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不太清楚的音乐声,不过他没当回事,还以为是周彦家在放音乐,没想到竟然是有乐团在排练。

  “周先生你家里还有乐团么?”杜自持问道。

  周彦笑着说道,“这不是年底要去香江跟台岛做音乐会么?所以带着乐团的成员们抓紧排练,家里有点空间,所以他们经常在我这里练。”

  听到周彦年底要去香江开音乐会,杜自持一下子来劲了,“周先生你要来香江办音乐会么?什么时候,到时候我到现场去学习学习。”

  “嗐,说学习可言重了,杜先生要是有兴趣的话,回头我送两张前排的票给你。至于音乐会的时间,现在还没有定,我的经纪人张有安正在安排。”

  “那我就提前道谢了,到时候一定去现场。我就不打扰你了,有时间再聊。”

  “嗯,有时间再聊。”

  跟杜自持通过电话之后,周彦又去带着于然他们继续排练。

  晚上于然他们都走了之后,周彦又跑到书房继续画《灵异第六感》的分镜稿,不过没画多久,又有电话进来了。

  周彦撇撇嘴,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电话一个接一个。

  电话是张有安打来的。

  “有一个好消息。”

  电话刚接通,张有安就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好消息?”周彦问道。

  “跟音乐会有关,前段时间……”

  随后张有安把前段时间跟几家承包公司没有谈拢,汤臣准备自己组织音乐会的事情跟周彦说了。

  听过之后,周彦疑惑道,“这是好消息么?”

  “这当然不是好消息。”张有安笑道,“好消息是,今天杜自持联系我了,他听说我们的音乐会还没有弄好,就主动请缨,要给我们帮忙。”

  “他帮忙?”周彦更加疑惑了。

  “嗯,杜自持不仅仅是制作人,也是知名的演唱会监制,跟张雪友、张国榮等一众大牌歌星都合作过,帮他们做过演唱会,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而且他给出的条件非常好,完全是友情价。有他帮忙,我们会省心很多。”

  周彦扯了扯嘴角,他当然明白杜自持这是要卖人情给他,目的也不言而喻。

  他一点都不怀疑,杜自持确实能够帮到他们很多,但这个人情一旦接下来,后面可是要还的。

  “他有提什么其他要求么?”

  张有安知道周彦什么意思,笑着说道,“没有,杜自持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这时候不会主动提要求的。”

  周彦点点头,沉吟片刻之后,说道,“既然他愿意帮忙,那就让他帮吧,至于这个人情……回头我来还吧。”

  听到周彦这么说,张有安也笑了起来,他自然知道周彦要用什么还人情,如果周彦能这个时候帮林忆莲写首歌,对周彦后续在香江跟台岛的发展肯定是有利的。

  只不过张有安之前被徐风警告过,所以不好主动给周彦加活。现在周彦自己主动提出,张有安当然高兴。

  “林忆莲的粤语专辑大概什么时候发?”周彦又问道。

  “我听杜自持说,应该是四五月份。”

  “好,我知道了。”

  既然专辑是四月份才发,周彦也就暂时把这个事情给放下来,如果这段时间有什么新曲子适合林忆莲,那就给她试试吧。

  ……

  第二天上午,周彦接到《花城》编辑吕梦萍的电话,也没别的事情,就是问他最近有没有稿子。

  吕梦萍基本上一两个礼拜会打一个电话给周彦,每次的话题都一样,就是约稿,不过每次都不聊长,说个四五十秒就挂了,毕竟电话费不便宜。

  挂了吕梦萍的电话,周彦在家等了一会儿,助理姜霞来了。

  格林斯潘来燕京了,周彦跟他约好今天见面,姜霞是来接周彦过去的。

  为了方便工作,格林斯潘就住在奥申委办公所在的慧桥酒店,周彦到地方的时候,孙秦已经到了。

  格林斯潘的房间挺大的,而且除了住的房间,还有一个小办公室,奥申委给他配置了不少办公用品。

  这次申奥宣传片的拍摄,主要是跟燕京电视台合作,燕京台可不仅仅出一个孙秦,还出了一支摄制团队,器材也都是电视台给的。

  见到周彦,孙秦也非常高兴,笑着打招呼,“老周,来啦。”

  “来了。”周彦笑着回了一句,又笑着跟格林斯潘打了个招呼,“不好意思,格林斯潘先生,让你久等了。”

  格林斯潘看了看时间,笑道,“没有,甚至还没有到我们约定的时间。”

  在中国待了一段时间,格林斯潘对中国人也有些了解了,他们总是喜欢提前到场,并说自己来迟了。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格林斯潘将宣传片的计划书给周彦他们一人发了一份。

  “这是第一个宣传片的计划书,你们二位先看看。”

  周彦跟孙秦点点头,开始看起计划书。

  这种宣传片的计划书,跟影视剧的剧本不一样,里面更多的是一些概念性的东西,比如宣传片的主题,侧重点,要用到哪些画面等等。

  当然了,宣传片也不全是如此,有些宣传片像是一部电影短片,是有完整故事的,而格林斯潘的这个计划显然不是如此,更加注重元素的捕捉。

  当然,即便宣传片跟电影的拍摄大不相同,但格林斯潘的这份拍摄计划书里面还是给出了一部分分镜头,不过这些分镜头注重镜头的体现,哪里摇镜,哪里移镜头,哪里推轨镜头,哪里又是变焦镜头,这些方面格林斯潘做的比较详细。

  整个计划案看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重点就两个,一个是燕京的传统元素,故宫、燕京、京剧等,还有一个就是市民的日常生活,喝茶、遛鸟、吃早饭,当然,还包括体育活动……乒乓球。

  看完之后,周彦跟孙秦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有些复杂。

  倒不是说这个宣传片的计划不好,其实这种宣传片也很难拍出花来,格林斯潘给出的就是那种中规中矩的方案,没有什么亮眼的地方。

  孙秦沉吟片刻,先开口了,“导演,这个计划案各方面都非常好,不过其中有些地方我觉得还是可以完善的。”

  三人中,格林斯潘是导演,周彦是副导演加配乐指导,所以孙秦的排位最末,这时候他先开口,也算是给周彦后面发言留个余地。

  格林斯潘笑道,“是么?孙,请说一说你的想法。”

  “首先一点呢,虽然说这二十年,咱们国家的乒乓球项目确实发展很不错,但是其他体育项目我们也在积极地发展,我认为可以把更多的体育项目给加入进去,不仅仅只放乒乓球这一个。”

  格林斯潘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虽然我只在计划书里面提到了乒乓球,但还是留了白,可以放进去其他体育项目。不过具体放那些体育项目进去,还需要你们的建议。”

  “嗯,还有就是市民活动这一块,是否可以更丰富一点。”

  说完之后,孙秦又看了眼周彦,意思是说哥们都给你打头阵了,你不说两句?

  周彦心领神会,笑着接过话茬,“格林斯潘先生,孙秦说得没错,比如遛鸟这个画面,我认为不适合放进去。”

  格林斯潘愣了一下,“为什么?我觉得这个画面非常生活化,也是燕京这座城市的文化之一,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么?”

  周彦直言解释道,“我担心引起动保组织的诟病。”

  格林斯潘挑了挑眉毛,他之前倒是没有想过这点,但是周彦这么一说,他又觉得有道理。

  动保组织的神经是非常敏感的,如果让他们看到燕京的申奥宣传片里面有鸟关在笼子里面的画面,说不定真会借题发挥。这种事情,还是仔细一点为好。

  自由本来就是奥运会的主题之一,宣传片里面却把鸟关进笼子里面,那不是找不自在么?

  “你说的有道理,遛鸟这个画面就不用了。”

  孙秦眨了眨眼睛,也是非常惊讶,他没想到周彦的角度竟然这么刁钻,一个鸟笼都能联想到动保组织,这心也太细了。

  周彦笑了笑,又继续说道,“另外,我认为可以将体育文化跟传统元素串联到一起去,比如导演你在计划书里面给出来的这个分镜,是长城的俯拍镜头,这一段我认为可以让一个或者一些运动员在上面跑步。”

  “还有公园里面的太极表演,我认为也可以放到故宫画面里面……”

  周彦连续说了几个建议,格林斯潘都在认真听着,不时地点点头。

  其实周彦的意见有很多,但是他没有一股脑都说出来,只说了几个,就没有再往下说,毕竟是他们三个导演第一次碰头,一下子把格林斯潘这个正导演的计划都给否了,那格林斯潘的面子往哪儿放?

  格林斯潘确实挺能听从意见的,他听周彦说完之后,笑着说道,“其实我之前想过加一些故事情节进去,把各种元素都串联起来,但很遗憾,因为我对中国的情况还是缺乏了解,做出效果也不太好,还是决定稳妥一点,定下这个方案。”

  孙秦立马说道,“没关系的导演,我们过来就是协助你的,如果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跟我们商量。”

  周彦笑了笑,孙秦这话说的挺巧妙,虽然说的是让格林斯潘有想法跟他们讨论,但根本意思就是让格林斯潘听听他们的意见。

  格林斯潘笑着点头,“当然,这就是我们今天坐在一起的目的,如果要把这个宣传片做成一个故事的话,你们有什么想法?”

  听到格林斯潘这么说,周彦跟孙秦都露出笑容,既然格林斯潘从谏如流,那他们也就不客气了。

  “我认为啊,可以把长城的这个镜头作为第一个画面……”

  之后的时间里面,三人就展开了一场持久的讨论。

  第一天的讨论结束,方案还没有改好,第二天三人又窝在格林斯潘的办公室里面继续讨论。

  最终讨论出来的方案,跟原先格林斯潘做的那一版已经天差地别,而拍摄的主题也变成了“接力”。

  最开始是俯拍长城,然后镜头慢慢往前推,长城上出现一个站在跑步的运动员,跑着跑着,画面一切,变成一个站在高台上的跳水运动员,从高台上一跃而下。

  镜头再转到水下,一个游泳运动员在泳池里面……

  这一改,视觉上确实刺激很多,宣传片的整体也更加流畅,不过有个问题,那就是新计划拍摄难度要比之前的版本高不少,肯定需要奥委会那边审批。

  不过周彦他们认为,既然要拍,那就拍好,不能怕麻烦。

  为了让审批更快,他们甚至还花时间把故事板做出来一些。

  三个人,三种画风的故事板,不过合在一起看效果也还不错。

  又过了好几天,三人总算是把第二版的方案修改出来,送去审批了。

  “等消息吧。”

  方案送到总体部之后,周彦跟格林斯潘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回家了。

  而等审批结果的时候,周彦也没有闲着,又开始给这个宣传片写配乐。

  这个片子里面有故宫的画面,不过不多,即便是放《故宫的记忆》,也放不了多少。

  周彦的打算是,从《故宫的记忆》的记忆里面剪十到十五秒出来,配上故宫开门的画面,其他地方还要重新写配乐。

  而整部宣传片中,最值得周彦花心思的就是最开始的那一段长城的俯拍。

  周彦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把《万里的长城》改一改给放在开头,来个先声夺人。

  《万里的长城》这首曲子跟《故宫的记忆》风格相似,同样也是霓虹人所作的一首曲子,它是曲作者太田美知彦为动画片《中华小当家》所作,通常出现在转场宏大场面的时候。

  正好趁着这次拍申奥宣传片,周彦就把它给借回来了。

  花了四天的时间,周彦把《万里长城》的谱子写完又录了出来,准备等到计划审批好的时候,带过去给格林斯潘他们听听。

  录完之后,是下午三点钟,周彦躺在沙发上准备小憩一会儿,然后去吃晚饭,不过他刚躺下眯了一小会,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

  他坐起身,揉了揉头发,一脸困意地走到院子里面,边打哈欠边问道,“谁啊?”

  但是外面没有人回应,只有敲门声。

  周彦一脸疑惑地去将门打开,却见戴着帽子跟围巾的王祖贤站在门外。

  看着周彦愣愣的表情,王祖贤笑道,“怎么,见到我不高兴啊。”

  周彦还有些懵,他挠了挠头,“我是不是太累了,在做梦啊。”

  王祖贤笑了笑,一步跨进了院门,“看你这样子,大白天在睡觉啊。”

  周彦这才清醒过来,他先把门关上,然后转身笑道,“你啊,就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嘛。”

  “我昨晚跟你打电话的时候,问了你今天行程,是你自己没有领会我的意思哦。”

  昨晚他们通电话的时候,王祖贤确实问了周彦今天的行程,周彦告诉他自己今天在家的。

  进了屋里,王祖贤顺手将围巾摘下,递到周彦手里。

  燕京现在天气已经挺冷了,不过倒也不必戴围巾,她戴这个围巾,应是为了伪装用的。

  周彦看了看围巾,笑着说道,“这围巾是不是路边随便买的,针脚都是乱的。”

  听到这话,王祖贤咬牙切齿地说道,“很乱么?”

  “是挺……”周彦忽然反应过来,“你不会说,这是你织的吧。”

  “哼。”王祖贤扭过头去,气鼓鼓地说道,“路边随便买的,你帮我扔了吧。”

  周彦笑着凑过去,“送给我的?”

  “送给猪的,你是猪么?”

  “吭吭——”

  周彦学了两声猪叫,然后把围巾戴在脖子上,“哎呀,这围巾真好看,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围巾,是谁手这么巧啊。”

  说着他又去拉王祖贤的手,随后怪叫道,“不会是这双手吧。”

  王祖贤被他逗笑了,转身拍了拍周彦胸口,周彦则一把抱住了她。

  ……

  大白天的,周彦也没干坏事,亲亲抱抱之后就坐到了沙发上,王祖贤见他很疲惫,还让周彦枕着她的腿闭目养神。

  “宣传片的配乐写好了么?”王祖贤一边用手拨弄着周彦的眼睫毛,一边问道。

  “嗯,已经录好了,一会儿放给你听听。”

  “配乐写好之后,是不是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急着拍摄么?”

  “还不知道,因为计划方案的审批还没有结果,要等到审批有了结果才能开始筹拍,不过肯定不会太急,前期很多工作还要做。”

  “那能轻松一段时间了。”

  周彦摇摇头,“恐怕轻松不了,年底要开音乐会,最近排练任务比较紧,还有新电影的选角。”

  听到新电影的选角,王祖贤挑了挑眉毛,“选角有眉目了么?”

  “男主应该差不多了吧,梁嘉辉看了剧本很感兴趣,女主要麻烦点,问了一圈没有合适的,我准备后面去找阿梅姐。”

  王祖贤撇撇嘴,“你真地问了一圈么?”

  “差不多吧,基本上一线的都问过了。”

  王祖贤嘴撇的更厉害了,“我不算是一线么?”

  周彦睁开眼睛看了看王祖贤,笑道,“你当然是一线啊,但是你太年轻了,要是来演的话,要把你往三四十岁化的。”

  “这有什么?就算把我化成五六十岁也行啊。”

  周眼看着王祖贤,“你真的想演么?”

  王祖贤反问周彦,“你想让我演么?”

  平心而论,周彦当然想让王祖贤来演,其实王祖贤的气质还比较适合女主,年龄虽然小点,但只要把妆造往三十多岁靠一靠也没什么大问题。

  但是……

  “你片酬太高了。”

  王祖贤现在的片酬,在香江属于第一梯队,只比杨紫琼跟林清霞要低一点,比梅艳芳郑玉玲要高一截,大概是两百万左右。

  “你都已经找阿梅姐了,我片酬不比她高啊,而且我还能给你打折哦。“王祖贤笑呵呵地说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