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我是个裁缝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35章 我是个裁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5章 我是个裁缝

  第135章我是个裁缝

  对于演员的选择,吴子牛不是没有想法,只不过这两年演员行情比较混乱,不同演员之间的片酬差距过大。

  大部分体制内的演员,片酬好谈,高点的也就一两千一个月,主打的就是借调。

  一些体制外的演员,开口竟然就是六位数。

  所以吴子牛到底能用什么演员,他也不是完全能够自己决定,还得看汤臣那边给多少钱。

  周彦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虽然不知道汤臣会给这部电影投资多少钱,但是《树洞》里面主要就一个姚想比较重要,片酬一百万以内的演员,肯定都没有问题。

  跟吴子牛聊了一个小时,婉拒了吴子牛留吃饭的邀请,周彦起身告辞。

  出了八一厂,周彦就见姜霞在门口的树荫下等着。

  “周老师,出来啦,现在回家么?”

  周彦摇摇头,“不回去,咱们去燕京制片厂。”

  “去燕京制片厂有工作么?”

  周彦笑道,“带你去蹭饭。”

  车子开到燕京厂门口,门外周大爷拿着簿子过来要给周彦他们登记,等周彦把车窗摇下来,周大爷看到是周彦,便笑道,“呦呵,鸟枪换炮了啊,坐上小汽车了。”

  周彦笑着给周大爷让了支烟,“公司配的,我登记一下?”

  “登什么记,又不是不认识。”周大爷笑着摆摆手,又去把门栅拉开。

  “多谢。”

  周彦跟姜霞说来蹭饭,当然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来蹭饭,陈恺歌说《霸王别姬》的片子剪的差不多了,他来看看。

  他先去了趟导演办公室,只有王军正在,听到周彦要找陈恺歌,她笑道,“你去剪辑车间,大概就在那。”

  周彦点点头,又跑去剪辑车间,陈恺歌果然在。

  在电话里面,陈恺歌跟周彦说,《霸王别姬》的剪辑已经差不多了,但是周彦到了地方才发现,配音才刚刚录好,还没有全部剪进去。

  而周彦他们的配乐,至少要等到配音弄好之后才会开始往里面剪。

  《霸王别姬》的配乐都已经录好了,全部的配乐有三分之一是采样现成的曲子,三分之一是赵季平写的,另外三分之一都是周彦写的。

  其实这已经超出周彦的工作范畴了,他的职务是“现场配乐指导”,操心操心现场,后面再辅助赵季平就行了,没有必要自己写。

  不过他跟赵季平聊着聊着,就写了几段出来,两人一合计,就分配了任务,把采样之外的曲子分了一人一半。

  给《霸王别姬》的配乐,都是周彦原创,他跟赵季平写的那些段落也都基调差不多,都是采用了戏曲元素,旋律以西皮二黄或者四平调为主,创作技法上使用了不少调性对置,融合了部分西洋乐元素。

  这些曲子已经做出来了,不过等到《霸王别姬》剪辑工作全部完成之后,赵季平肯定还要再来一趟燕京,然后跟周彦一起给配乐做最后的调整跟修改。

  陈恺歌带着周彦把已经剪好的内容看了一遍,随后笑呵呵地跟周彦说道,“周指导,站在你的专业角度看看这部片子,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

  周彦笑了笑,他现在对陈恺歌也比较了解,陈恺歌这话听着挺谦虚的,但万万不能当真。

  “电影做到这种地步,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了。当然,伱要是非要让我在鸡蛋里面挑骨头,我也不是不能挑两条。”

  果然,听到周彦这话,陈恺歌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之所以跟周彦说这话,就是为了求夸的。

  两人从剪辑车间出来,陈恺歌又说起了周彦的小说,“那那篇《树洞》写得那么好,真把我给惊住了,你自己拍不拍?不拍的话,回头等我这边忙完了,给我来拍。”

  周彦笑眯眯地说道,“那你说迟了。”

  “你自己要拍?”陈恺歌惊讶道。

  “不是我,是八一厂的吴子牛导演,已经谈差不多了。”

  陈恺歌撇撇嘴,“那还不如给我,八一厂那边路子比较窄,他们拍军旅战争戏是有一手,其他的就未必好了。”

  周彦没有接这个话茬,其实就算《树洞》不给吴子牛,周彦也肯定不会给陈恺歌的,他都能够想象到,如果把小说交给陈恺歌,后面他们俩肯定天天吵架,总不能到时候还让徐风过来在后面斡旋。

  而且等到《霸王别姬》出来之后,徐风都未必能够压住陈恺歌。

  “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周彦笑了笑。

  陈恺歌看了看时间,“食堂快放饭了,咱们去吃饭吧。”

  “行,我先去叫个人。”

  陈恺歌疑惑道,“谁啊?”

  “我助理。”

  周彦笑了笑,然后去主楼把姜霞叫上一起。

  对于周彦有助理这事,陈恺歌竟然挺羡慕的,还嘀咕徐总怎么没给他派个助理。

  当然了,他也就是随口嘀咕,过过嘴瘾而已,他跟汤臣只有片约,和周彦的情况不同,汤臣当然不可能给他找助理。

  三人刚到食堂,就听到有人喊他们。

  “陈导,周指导,这边。”

  两人循声看去,只见葛悠正在朝他们两人招手。

  而在葛悠的旁边还有两人,一个是夏刚,另一个……好像是冯晓刚。

  “走,过去瞧瞧。”陈恺歌说道。

  等他们到了跟前,夏刚先跟周彦打了声招呼,随即又主动为周彦介绍,“周指导,这位你应该没见过,他是《编辑部的故事》的编剧冯晓刚冯编。”

  随后夏刚又为冯晓刚介绍,“晓刚,这位是周彦周指导。”

  冯晓刚笑呵呵地主动跟周彦握手,“你好,周指导,我可是早就听闻过你的大名了,前段时间上映的《想飞的钢琴少年》就是你拍的吧。”

  周彦笑着点头,“是我的拙作。”

  “周导你太谦虚了,票房两千多万的电影怎么能是拙作呢?虽然比不上《大撒把》的三千万票房,但也非常不错了。”

  听到冯晓刚这话,周彦扬了扬眉毛,虽然这话是在夸,但怎么听着有点阴阳怪气的呢,冯晓刚这是对自己有什么意见,还是他这个人说话就这个风格?

  至于《大撒把》的票房,周彦之前也不知道,现在国内的票房统计本来就没有什么正规渠道,很多数据都不对,他也没关注。

  他笑了笑,没再看冯晓刚,而是看向夏刚,“夏导,要恭喜你了,市场反响这么好。”

  夏刚笑着摆摆手,“嗐,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主要是剧本写得好,而且主演也演得好。”

  “你太谦虚了。”

  随后周彦又跟葛悠打了声招呼,就对陈恺歌说,“恺爷,咱们去打饭吧。”

  葛悠热情地邀请,“你们打完饭过来拼个桌?”

  周彦还没说话,陈恺歌就笑道,“成啊,马上我们过来。”

  等到周彦他们去打饭,夏刚三人重新坐下去,冯晓刚看着周彦他们的背影,忍不住嘀咕道,“年纪轻轻就出名,眼睛确实长得高。”

  夏刚挑了挑眉毛,没说话,他真不觉得周彦眼睛长得高。

  刚才他们接触的这一会儿,夏刚甚至觉得是冯晓刚有点忘形了。

  主要是《想飞的钢琴少年》跟《大撒把》是一前一后上映的,而且前面《想飞的钢琴少年》票房表现挺好,所以他们私下就免不了经常提起《想飞的钢琴少年》,时间长了,冯晓刚他们就拿周彦做对手了。

  之前《大撒把》票房超过《想飞的钢琴少年》的时候,冯晓刚还特意打了个电话给夏刚,说什么把《想飞的钢琴少年》甩在后面,挺提气的。

  不过后面《大撒把》去香江上映,只上映了六天就被撤下来,而且票房只有二十几万,跟《想飞的钢琴少年》差距很大。

  原本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内地的电影拿到香江去上映,本来就拿不到票房,夏刚他们都有心理准备,只不过冯晓刚不服气,还说什么《想飞的钢琴少年》能在香江卖得好,是因为汤臣公司宣传工作做得好。

  夏刚又看了一眼葛悠,有点怪葛悠不应该邀请周彦他们过来拼桌,一会儿他们坐到一起,冯晓刚再说两句阴阳怪气的话,又闹得不开心。

  之前因为放了周彦鸽子,关系就弄得不太好,这才刚缓和一点,夏刚真不想再弄僵。

  葛悠看到夏刚的表情,也是非常无奈,他就是客气地提了一嘴,谁知道陈恺歌答应的那么干脆。

  过了一会儿,周彦他们打完饭回来,跟夏刚他们坐在一起。

  吃饭的时候,大家随意的聊着,夏刚不断挑起话题,气氛还算不错,冯晓刚说话都挺正常的,夏刚也舒了口气。

  后面提到最近计划的话题,陈恺歌笑呵呵地问周彦,“你把《树洞》给别人拍了,自己这段时间不拍了么?准备把重心放在音乐上?”

  周彦笑道,“我手头上还有另一个计划,暂时还没确定下来。”

  他没有细说,陈恺歌也没有细问,斜对面的冯晓刚却笑着说道:“周导又有新计划了啊,这跟着汤臣徐总混就是不一样,计划是一个接着一个,也不怕拍出来没人买账,反正汤臣的宣传能力足够强。”

  如果前面冯晓刚的话,还让周彦无法确定,但听到这话时,他就知道冯晓刚确实对他个人有意见,这话听着都有点挑衅的味道了。

  周彦也疑惑,他跟冯晓刚这是第一次见面,也没仇没怨啊。

  人家是一见钟情,他来个一见结仇?

  还没等周彦说话,夏刚连忙开口打圆场,“汤臣公司当然是不错的,不过也是架设一个平台嘛,主要还是周指导个人有能力,才能在这个平台上发挥。”

  周彦则笑着摆摆手,“嗐,冯编说的也没错,能跟汤臣合作是我们运气好,恺爷你说对吧?”

  陈恺歌撇撇嘴,有些不大开心,“昂。”

  其实原本冯晓刚说那话,陈恺歌还没什么想法,但被周彦这么一提,他就反应过来了,照冯晓刚这么说,那以后就算《霸王别姬》成绩好,也是汤臣电影公司的功劳了,这他当然不乐意。

  陈恺歌本来对冯晓刚还挺有好感的,现在却感觉这龅牙有点拎不清。

  冯晓刚自知失言,连忙找补道,“我的意思跟夏导一样,就是说只有汤臣这样的公司才能将就你们的才华给发挥出来。”

  见冯晓刚这番作态,周彦忍不住笑了笑,原来这家伙也是看人下菜碟,大概在冯晓刚眼里,他还算是个软柿子。

  其实冯晓刚愿意得罪周彦,而不愿意得罪陈恺歌,除了因为周彦年轻资历浅,名气也不算大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这一桌,不论是葛悠还是陈恺歌,又或者是夏刚,他们都是燕京人,只有周彦一个外地人。

  冯晓刚对根底这玩意还挺看重的,在冯晓刚看来,周彦这个外地人,那根子就不够正。

  话不投机半句多,吃饭的气氛因为陈恺歌不说话变得有些尴尬,夏刚想活跃气氛,但是不知道说什么,而葛悠则是谁也不得罪,老老实实地吃饭。

  吃到最后,陈恺歌跟周彦起身要走。

  两人刚站起来,周彦又转头去问葛悠,“葛大哥,一会儿有没有时间,咱们聊聊?”

  葛悠还没说话呢,夏刚就开口道,“下午没什么事情了,葛悠你有时间跟周指导聊聊吧。”

  原本葛悠还在犹豫,毕竟今天这个气氛,他忽然走了,说不定又得得罪冯晓刚,但夏刚这句话给他了一个台阶,他也就借着这话说道,“可以啊。”

  周彦笑着点头,“那我一点钟在恺爷他们办公室等你。”

  ……

  一点钟的时候,葛悠准时到了陈恺歌他们办公室。

  周彦原本在跟王军正还有陈恺歌聊天,见到葛悠来了,笑着站起身,“葛大哥,咱们走吧。”

  葛悠一愣,“去哪儿?”

  他以为周彦找他,就在燕京厂这边说事呢。

  周彦笑道,“有个剧本想让你看看,剧本在我家,离这没多远,一会儿就到了。”

  一听要看剧本,葛悠笑着点头,“那行。”

  随后两个人跟王军正他们说了声,就出了办公楼。

  看到周彦的专车时,葛悠还挺意外的,这待遇,一般人可没有。

  到了四合院之后,周彦就拿了一份《树洞》的剧本给葛悠。

  其实刚才在食堂看到葛悠的第一时间,周彦的脑海中就闪过了《树洞》,毕竟他上午才跟吴子牛聊过姚想这个角色人选的问题,忽然看到一个实力演员,自然会往上面想。

  而且周彦已经趁着中午的时间,给吴子牛打过电话,提了葛悠出演《树洞》的事情,吴子牛也挺感兴趣,让周彦带葛悠找时间去试试戏。

  葛悠倒没有多意外,周彦找他谈事情,大概率也就是找他演戏,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其他事情可谈的。

  接过剧本,葛悠笑呵呵地说道,“这是周指导你的新戏么?”

  周彦摇头道,“不是,这部戏我是编剧,导演是吴子牛吴导。”

  这下葛悠意外了,他没想到周彦还给别人写剧本,而且对方还是吴子牛。

  他当然知道吴子牛是谁,《晚钟》、《喋血黑谷》、《阴阳界》,吴子牛的很多电影他都看过。

  吴子牛能看上的剧本,肯定也不会差。

  随后葛悠也没有再说什么,开始认真看剧本。

  周彦没有打扰他,就拿着一本书在旁边看起了起来。

  剧本看到一小半的时候,葛悠就忍不住挑起了眉毛。

  刚才他还有些疑惑,为什么吴子牛会用周彦的剧本,他看过《想飞的钢琴少年》,周彦的电影风格是那种比较温馨的,跟吴子牛的风格完全不同。

  但现在他看完一小半《树洞》的剧本之后,心中的疑惑就全部消失了,《树洞》这个剧本跟《想飞的钢琴少年》的风格完全不同,绝对是吴子牛导演的菜。

  越往后看,葛悠越觉得这个剧本不简单,姚想这个角色也非常特别。

  姚想原本应该是个非常正常的人,他质疑迷信,也质疑大众,特别在他对乡头嘶吼着要救那个垂死的篾匠的时候,甚至给人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英雄感。

  可是后来,在树洞里面困过一段时间,姚想就开始变了,说不上是从众还是报复,他开始拿着原本他鄙夷的那一套东西去骗其他人。

  这个剧本还有一个高明之处,那就是给姚想这个角色设置了好几面镜子,而这些镜子照出来的都跟姚想不一样。

  第一面镜子是村长,他上过高中,有点文化,应该也不太相信那些鬼神之说,但是他却从来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且还会利用鬼神之说来组织村里面的活动。

  第二面镜子是医生,乡头给篾匠跳大神的时候,医生就在旁边,却默不作声,他是最有希望能够拯救篾匠性命的人,但是他却没有出手。

  第三面镜子是姚想的妻子,她也不相信鬼神之说,但因为姚想跳大神赚钱多,所以选择跟他结婚。

  ……

  这些镜子,照出来的都跟姚想不同,但似乎又把姚想身体里的某些东西给照了出来,最后的姚想,也是这些角色集合。

  等到葛悠把剧本全部看完之后,又有点迷茫,因为他忽然想到前面姚想困在树洞里面见到的那只乌鸦,最后乌鸦飞走了,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见葛悠已经盯着剧本最后一页看了七八分钟,周彦笑着开口,“葛大哥,你看完了么?”

  葛悠这才回过神来,他笑着点头,“已经看完了,周指导你这个剧本写的真是太好了,怪不得吴导会拍。”

  这是一句顺口的恭维话,不过也带着些真心。

  周彦笑道,“葛大哥你对姚想这个角色有兴趣的话,我想邀请你来试镜。”

  葛悠想要立即答应,不过还是忍住了,他问道,“周指导,请问这部戏什么时候拍?”

  “应该要到明年春天。”周彦说道。

  听到明年春天这部戏才开拍,葛悠笑了起来,“那就没问题了。”

  葛悠身上还有一部片约,是刘晓宁的《贼头》,还有一个多月就开始拍了,今年他应该没时间接别的戏了。

  只要是跟《贼头》的拍摄不冲突,葛悠肯定要争取姚想这个角色,因为他知道,只有参演《树洞》这种电影,才能让他的电影生涯更上一层楼。

  周彦笑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约个时间去八一厂那边试个镜,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这几天都可以。”

  “那好,我跟吴导约一下,这几天抽时间安排试镜的事情,咱们留个联系方式,回头我通知你具体时间。”

  “好嘞。”

  随后周彦也没有留葛悠吃饭,让姜霞开车送他回了燕京电影制片厂。

  等葛悠走后,周彦就跟吴子牛打了个电话,约好了试镜的时间。

  试镜的结果非常好,周彦跟吴子牛对葛悠的表现也都很满意,当场就拍板要让葛悠来演姚想。

  葛悠的风格比较适合《树洞》,那就是严肃中还带着一点荒诞。

  ……

  “周彦的演出费,两场十五万,这是我们最后报价。”

  香江全星娱乐公司,副总许盛强翘着二郎腿,向张有安说出了他们公司的第三次报价。

  张有安眯了眯眼睛,两场十五万,平均一场才七万五,而且妆造,音乐家的费用一毛不给,这钱分下去,汤臣这边有可能还要亏本。

  其实这已经比之前高了,全星娱乐第一次报价只有五万一场。

  张有安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跟全星这边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随即他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许总,我们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

  许盛强屁股都没动一下,依旧翘着二郎腿,“张总,你要想清楚了,我这个价,其他公司未必能给得了你,不然的话,你也不会来找我三次。这个价格你们也知足吧,前两年我们承包beyond在伊丽莎白的演唱会,才给他们十七万一场。”

  张有安撇撇嘴,许盛强说的是三年前,那时候beyond咖位还没现在高,而且那时候的演出费行情也比现在低,再者说了,全星给他们的十七万也不是全部,妆造什么的都是全星这边另外给钱。

  其实张有安找了三家公司,其他两家公司比全星给的价格要高点,当然也没有高多少。

  而他之所以会第三次来全星,也是因为全星的实力在三家公司中最强。

  张有安笑了笑,“许总,买卖嘛,你有你的诉求,我也有我的诉求。”

  “我们双方的诉求不都是要把音乐会开起来么?你当然可以找闪耀和旭华他们,但我想他们恐怕也给不了高价,而且他们承办活动的能力,也跟我们差远了。如果音乐会办不成,张总你随时可以再来找我,好马嘛,也要吃回头草。”

  张有安耸了耸肩膀,“能不能把音乐会开起起来就不劳许总费心了,等到音乐会时间定下来的时候,我会让人给你送一张门票的。”

  许盛强笑呵呵地说道,“那我一定会盛装出席。”

  “回见。”

  “不送。”

  等到张有安走了之后,许盛强啐了一口,“什么东西。”

  要不是因为张有安的背后是徐风,许盛强都不会去跟张有安谈。

  《想飞的钢琴少年》是票房不错,但那也只是相对于它的低成本而言,放在香江众多电影中,它这个票房算个屁!

  再说《钢琴少年》这张音乐专辑的销量,也还不错,但能比得过谁?香江随便拎一个歌手出来,唱片销量不都比《钢琴少年》高么?

  这边张有安走出全星公司,也皱起了眉毛。

  他也知道演出费肯定谈不上去,十五万两场的演出费他其实也可以接受,但是从许盛强的态度可以看出来,他们根本不可能会花心思帮音乐会做宣传。

  回到住处之后,张有安给徐风打了个电话,把事情跟徐风汇报了一遍。

  徐风听到之后,一点都无所谓,笑呵呵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我们自己办呗,七万五的出场费,还不覆盖妆造跟乐手,这价格说出去也太丢人了。就算是音乐会最终办成了,我们脸上也没光。香江跟台岛,一边两场,就奔着亏钱去,也亏不了多少,不过这样一来,你就要多费点心了。”

  张有安笑道,“没事,现在我多用心也是应该的。”

  “对了,时间安排上,把台岛那边的音乐会放在前面,香江放在后面。”

  徐风这么一说,张有安就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

  《钢琴少年》这张专辑,在台岛那边卖得更好点,而且因为《边走边谈》那档节目,周彦在台岛的人气也相对较高。

  在台岛的音乐会,票肯定会卖的比较好,等到台岛的两场音乐会结束,效果不错的话,说不定还能带动香江这边,至少宣传上也更加有利。

  “好的,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台岛。”

  ……

  周彦并不知道张有安在香江那边遇到的困难,跟吴子牛确定了葛悠来演姚想之后,这段时间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交响乐团上面。

  经过一段时间的征召,乐团的人员已经齐整了,这些日子几乎每天乐团都有人到他家去排练,偶尔他也会带着乐团的成员们去作曲教室排练。

  现在他是老师了,“以公谋私”这种事情干得也更加方便了,没事要个教室排练是轻而易举的。

  系里面跟学校的领导,其实也多少听过周彦在搞乐团的事情,他们没有任何表态,不过没有表态,也是一种支持。

  十月十五日,周彦刚刚给92作曲的学生上过和声课,从教室里面出来,就被一男一女给拦住了。

  “你们是?”

  两人看着像学生,周彦第一反应他们是央音的。

  男生笑着说道,“你好,周老师,我们是周彦燕师大后援会的,我是会长左立,她是副会长李媛媛。”

  听到男生的自我介绍,周彦也是一愣。

  他其实听说过“周彦燕师大后援会”这个组织,不过他听说这个组织没多少人,想来应该是几个学生自己没事闹着玩的,说不定过段时间就解散了。

  没想到,这个后援会的会长跟副会长竟然直接找到了他。

  周彦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没什么处理经验,他思索片刻,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副会长李媛媛笑着说道,“周老师,冒昧打扰,实在抱歉,我跟会长过来,其实是想跟您求证一件事情。”

  “什么事?”周彦问道。

  “前几天上映的电影《三毛从军记》里面,其中那段劳军的戏,站在主角旁边的,是不是您本人?”

  周彦挑了挑眉毛,他们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李媛媛又解释道,“我们既然办了您的后援会,自然要知道您有参与过什么作品,我们也尝试打电话给上沪电影制片厂,但是可能我们找到的电话不对,所以没有联系上。”

  周彦笑了笑,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后援会做资料这么认真,连这点小细节都不放过。

  而且他们眼是真的尖,这都能发现。

  “确实是我,之前我去片场探班的时候,正好客串了一下,没想到被你们发现了。”

  得到答案,两人都挺高兴。

  “谢谢,那周彦老师,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两人就要走,周彦笑着叫住他们,“这样吧,我把我助理的联系方式给你们,以后如果有什么疑问,你们可以联系我的助理。”

  李媛媛惊讶道,“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周彦笑了笑,从口袋里面掏出纸笔,把姜霞的姓名跟联系方式写给了左立他们。

  随后他又向两人道谢,“感谢你们的支持,不过还是希望你们不要因为后援会的事情影响到学业。”

  左立笑道,“周老师你放心吧,我们都是利用课余时间去经营后援会的,绝对不会影响到学业,而且我们现在发展的不错,已经有三十多个会员了。”

  虽然周彦没有问,但左立还是忍不住向周彦汇报了后援会的发展情况,也算是一种邀功表现,毕竟他们也想让自己的努力被周彦看到。

  周彦笑着点点头,“感谢你们,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我的助理。”

  “好的,好的,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说罢,两人就转身走了。

  走了老远之后,两人才转过头来,看了眼周彦的背影。

  李媛媛拍了拍自己的挎包,懊恼道,“会长你也太怂了,你怎么就不敢直接把专辑掏出来,让周老师给我们签啊。”

  左立撇撇嘴,“你不怂,你倒是掏啊。”

  “你是会长,是我们的火车头,你不冲锋陷阵,我们怎么在后面摇旗呐喊?”

  “……”

  左立也有些懊恼,刚才他甚至都已经把手放进包里了,但最终还是没鼓起勇气。

  “应该把尚文雅带来的。”

  李媛媛点头,“下次一定要把尚文雅带来。”

  尚文雅脸皮比较厚,上次周彦毕业音乐会上,也是尚文雅拿着照片去找周彦签名的。

  只不过尚文雅这段时间比较忙,所以左立他们就没有喊她,主要是他们来之前还是挺有信心的,觉得自己肯定能够把事情干成。

  现在看来,这个家去了尚文雅真不行。

  好在他们问到了《三毛从军记》客串的情况,也算是干了一件事情。

  “一会儿再去发传单吧。”李媛媛提议道。

  左立点点头,“好,西城这边发差不多了,咱们今天去东城逛逛。”

  “行,正好这两天有时间。”

  ……

  周五傍晚,董文苗去了家附近的电影院。

  她正要去售票处买票,一个女孩子就笑盈盈地朝她走过来。

  “姐姐你好。”

  女孩递了一张传单过来。

  董文苗没有立马去接,先是伸头看了眼传单,见到上面有“三毛从军记”跟“周彦”,便扬了扬眉毛,将传单接了过去。

  传单上的内容挺简单的,就是一些夸赞《三毛从军记》以及周彦的话,而且看起来似乎更加突出周彦个人。

  “这是?”

  见董文苗有兴趣,李媛媛连忙给她介绍,“这是最近新上映的电影,由天才音乐家周彦担任配乐指导。周彦您知道么,就是《想飞的钢琴少年》的导演。”

  董文苗抿了抿嘴角,点头道,“嗯,看过这部电影。”

  听到董文苗看过《想飞的钢琴少年》,李媛媛更高兴了,又给她介绍,“这部电影的短片版获得过克莱蒙费朗国际电影节的大奖,而且在香江跟台岛都获得了非常好的成绩,里面的配乐都是周彦……”

  董文苗一边听,一边点头。

  李媛媛越说越来劲,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耐心听她讲解的观众,这个漂亮姐姐一看就很有品味。

  等李媛媛说完一大段之后,董文苗好奇问道,“你们为什么为他宣传?”

  “因为我们都是他的影迷加乐迷啊。”李媛媛又指着传单右下角给董文苗看,“我们是周彦后援会的。”

  董文苗看向传单右下角,那里写着“周彦燕师大后援会”。

  沉吟片刻,她忽然问道,“你们这个后援会只收燕师大的么?我是燕广的,你们收么?”

  李媛媛一愣,她还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路人主动问能不能加入后援会。

  “当,当然可以。”李媛媛连连点头,“姐姐你想加入么?”

  虽然他们叫周彦燕师大后援会,但其实是允许其他人加入的,现在他们后援会里面三十多人,就有一个燕京大学的,一个央音的。

  “加入你们需要什么手续么?或者要缴纳会费之类的?”董文苗又问道。

  “不用,不用,我们虽然有会费,但是不强制会员缴纳,都是看个人情况自愿缴纳的。”

  “那我成为会员之后,有没有什么能够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李媛媛又愣住了。

  见她愣住,董文苗提醒道,“比如徽章,服装,既然是一个团体,总要有一个团体的标志。”

  李媛媛愣愣摇头,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就凭着一股热情帮周彦做宣传。

  “我建议你们设计一个,这样会增强会员的归属感。”

  李媛媛咽了口口水,问道,“姐姐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个裁缝。”董文苗笑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