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选角不要省钱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30章 选角不要省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0章 选角不要省钱

  第130章选角不要省钱

  周彦说要请吃饭,当然不是临时起意,他早就让张有安在饭店定了桌子。

  他也跟徐克提前说过这事,所以今天的戏结束很早,就是给大家准备的时间,戏拍完了工作人员们还要收拾现场。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克心情也很不错。

  周彦这边杀青了,那他们整部戏杀青也不远了,虽然拍摄前期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总算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徐克还是非常满意的。

  而且这段时间拍摄下来,他对周彦的印象也非常好,周彦这个人不仅仅有才华,关键是说话办事都让人感觉很舒服。

  拍摄过程中,徐克最怕的就是演员找事,他之前所在的很多剧组,有的他是导演,有的他只是演员,并不是每个剧组都很和谐的,经常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出现。

  演员跟演员的,演员跟导演的,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会影响到导演的创作。

  但是这部戏在拍摄过程中,几个演员相处都比较融洽,剧组里面寻常即便有些小冲突,也不碍事情。

  其实只要王祖贤、张蔓玉跟周彦三个不搞事情,也就不会出大问题,赵文焯是徐克自己工作室的艺人,而且刚刚出道,也不敢有什么脾气。

  其他配角,在这些大牌下面,更是不敢搞出什么幺蛾子。

  在片场的时候,徐克跟周彦已经喝过三杯,但徐克显然不尽兴,到了酒店又拉着周彦他们继续喝。

  不仅仅徐克爱喝,他女朋友施楠生也是酒中豪杰,端杯子的架势比徐克看起来还厉害。

  至于他们到底酒量如何,最终也看不出来,因为明天剧组还有拍摄,所以大家都不能喝太多,导演徐克自然更要克制。

  跟徐克相比,施楠生是个非常善于交际的人,她一到现场,就会主动把气氛搞上来。

  她跟每个人说话都表现得非常热络,虽然周彦跟她没见过几次,但是她会热情地过来跟周彦敬酒,并且跟周彦很多,她也说了一些徐克不善言辞,如果拍摄过程中有什么冒犯让周彦见谅之类的话。

  如果周彦只是一个普通演员,施楠生大概也不会说这些,但是周彦身份不同,不仅仅是《青蛇》的配乐指导,而且还是个导演。

  《想飞的钢琴少年》票房他们也大概了解一些,自然明白一个导演处女作能获得这样的成绩意味着什么。

  而且周彦的背后是汤臣电影公司,是侠女徐风,就冲着这一点,她也要给周彦面子。

  一顿饭吃下来,宾主尽欢,大部分人都没有喝醉,但也有例外,比如马精武。

  这老兄心软又豪爽,喜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禁不住别人劝酒,一劝他就喝,喝着喝着就喝多了。

  等到散席的时候,马精武趴在桌上晕晕乎乎的。

  周彦虽然之前打定主意要离马精武远一点,但这种情况也不可能不管他,就让老五周远跟自己一起搀着他回酒店。

  马精武跟周彦他们住一个酒店,不过不是一层楼。

  让周彦意外的是,到了酒店之后,马精武的酒倒是醒了不少,还坐起来向他们道谢。

  听到马精武道谢,周彦张张嘴想提几句建议,但最终还是说了一句,“早点休息吧,马老师。”

  他本来想让马精武留点心,剧组里面并非都是好人,今晚他喝醉,就是有人故意灌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没说。

  马老师比他大三十岁,这么多年都是这样为人处世,一路也都过来了,类似的建议肯定也听过很多,但马老师还是没有改,自然也不可能因为他现在说两句就能改。

  不过换个角度想,马老师这种心软又豪爽的性格,在剧组可能会吃亏,但如果是在学校,肯定很受学生的爱戴。

  ……

  周彦原本想跟王祖贤待两天再走,不过这两天剧组的拍摄还挺多的,王祖贤根本没有时间,第二天下午,周彦就带着弟弟妹妹飞往了上沪。

  徐风之前并不是嘴上说说,周彦他们在上沪一落地,徐风就给他们安排的妥妥当当,出行、住宿一条龙。

  周彦他们刚在酒店住下没多久,徐风就带着小儿子汤子桐来了。

  刚见面,徐风就去一把抱住周晴,脸上满是宠溺,“小九乖乖,好久不见啦。”

  “是啊,都好久好久没见了,姨。”

  周晴的嘴依旧非常甜,一声姨把徐风哄得心花怒放。

  跟所有人打过招呼之后,徐风又给他们介绍自己儿子,“这是我二儿子汤子桐,你们叫他小桐就好了。小桐,这些都是你的哥哥姐姐……小九应该比子桐小吧?”

  周晴自报属相,“我属猪的。”

  徐风笑呵呵地说道,“子桐也是属猪的,小九你几月份?”

  “我六月份。”

  “那伱应该叫子桐哥哥哦。”

  周晴点点头,跑到汤子桐面前,大大方方地向他伸出手,“子桐哥哥好。”

  汤子桐性格有点内向,往后退了半步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跟周晴握了握手:“你好。”

  看到汤子桐这样内向,周彦其实挺意外的,他不仅仅生长在汤家这样的富贵家庭,而且母亲还是侠女徐风,按说应该挺开朗的才对。

  当然,性格这玩意,没个定数,即便生长环境完全相同,性格也可能天差地别。

  见到儿子跟周晴握手,徐风也很高兴,他家这个小儿子比较内向,平时话也比他哥哥少,她想着周家的孩子们都很开朗,所以就带着小儿子过来一起玩玩。

  一起聊了一会儿,周倩他们带着汤子桐去套房的客厅看电视,徐风跟周彦去了旁边的茶水间。

  徐风给他们定了两个套间,总共有四间卧室,面积也非常大,不仅仅有客厅还有会客区。

  到了会客区,徐风看着客厅那边跟周家军在一起玩的汤子桐,笑呵呵地说道,“还是孩子们容易玩到一起去。”

  周彦笑道,“晴儿跟子桐年纪差不多,还能玩到一起。”

  “女孩子早熟,小九比子桐懂事多了。”

  周彦点点头,女孩子是要早熟点,周晴还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她比一般的女孩子都要早熟点,而且还有些小心机。

  收回目光,徐风又笑着问周彦,“《树洞》的剧本最近写得怎么样?小说已经出来了,再写剧本应该要简单一些吧?”

  “《树洞》的剧本刚刚开始写,不过《灵异第六感》的剧本倒是写好了。”周彦说道。

  徐风诧异道,“真的?”

  “真的。”周彦点头,“我去拿来给你看看。”

  说罢,周彦就起身去房间拿了一份剧本出来。

  接过剧本,徐风还是非常意外,她没想到周彦先把《灵异第六感》的剧本给写出来了,毕竟《树洞》那边要急一点。

  “这其实不是最终剧本,还是比较简陋,里面有些东西没有完善。”

  徐风点点头,翻看了起来。

  因为之前已经在电话里听过《灵异第六感》的故事,所以徐风看剧本的速度很快,主要就是看一些之前没听周彦提到过的。

  相对于之前周彦在电话里面说的故事,剧本里面呈现出来的细节自然要多很多,比如前期出现的一些小的伏笔之类的东西。

  在听周彦口述的时候,要到最后才能看到翻转,但是看剧本的时候,因为提前知道结尾,所以徐风也注意到一些小伏笔,通过这些伏笔其实是能知道主角就是亡灵的。

  像是冷气、温度计、手印这些小细节,也让整个故事结构变得更加严密。

  好的电影不仅仅要让人第一遍看感觉很好,当观众回头再看的时候,还能发现一些之前没看到的细节,那才最好。

  之前徐风就更倾向于拍《灵异第六感》,现在看了剧本之后,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她甚至已经开始为电影谋划选角的事情了。

  这部电影其他角色都无所谓,最主要的自然是医生跟小男孩,而这两个角色,最难选的其实还是小男孩。

  毕竟成年演员多,医生这个角色很多人都能来演,但是这个孩子就难搞了,九岁左右的小演员并不多,而且这个角色跟对演技的要求比《想飞的钢琴少年》里面小男主要高不少。

  放下剧本,徐风开口说道,“这个小男孩的演员,要好好选一选,回头我让底下人去收集一些九岁左右小演员的资料。至于这个医生,你希望谁来演?”

  周彦笑了笑,果然是侠女徐风,干事情就是这么快,这边剧本刚看完,就已经聊起选演员的事情了。

  其实演员的选择,周彦还真想过,医生这个角色能演的人很多,周彦主要是考虑小男孩这个角色。

  但是这么大的演员,周彦想了半天只想到一个谢苗。

  谢苗跟李连杰经常搭档,算是李连杰的儿子专业户,也是个武打童星,不过这会儿《新少林五组》还没出来,谢苗人都不知道在哪儿。

  其他童星,周彦知道的也不多,他的想法是回头跟《红楼梦》剧组一样,在全国搞个海选,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医生的话,我暂时没什么特别的人选,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演员,两岸三地的都行。”周彦说道。

  四十岁左右这个范围其实很广,三十多岁到五十多岁都可以。

  徐风想了想,说,“年纪大一点的前辈,像焦晃,杜雨露我觉得都挺好,中生代的李雪建、唐国墙也不错,再年轻一点的,我觉得梁嘉辉,周闰发挺好的。哦,还有一个,许冠文也挺适合这个角色。”

  听到徐风提到焦晃跟杜雨露,周彦还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徐风对内地的演员了解还挺多的。

  焦晃跟杜雨露这两个名字放到一起,周彦首先想到的就是《雍正王朝》,他们俩在这部电视剧里面都有参演,其次就是杜雨露老师的那句经典广告词“得了灰指甲,一个传染俩”。

  徐风说的这几个人选,周彦比较中意的是梁家辉跟许冠文,他觉得这两个人应该能够把医生这个角色演出来。

  梁家辉有个劣势,那就是有点年轻了,周彦不知道梁家辉具体多大,但应该不超过三十五岁,他的《情人》刚刚出来,看着还是比较年轻的。

  许冠文演的基本上都是喜剧,不过他在《抢钱夫妻》中的表现让周彦印象很深。

  周彦笑着说道,“这几位都不错,回头可以挨个接触一下”

  “行,等你的剧本最终定下来之后,再好好讨论角色的事情,电影筹备的事情还有很多,预算也要找个时间拟出来……这次的成本肯定要比之前更高。”

  周彦想了想,说,“如果成本有限的话,演员就选划算一点的吧。”

  刚才他们说的这些备选,如果选几个香江的演员,成本将会大大增加。

  前段时间《香江电影双周刊》刚刚出来一篇名为《各明星片酬及买埠价》的文章,里面列了不少香江明星的片酬。

  相较于去年,今年各路明星的片酬都大幅度增长。

  去年周闰发是400万,今年已经增长到1000万了,而梁家辉倒是没涨,还是100万。

  这个数据未必是准的,周闰发的真实片酬应该是没有一千万,大概也就500万左右,梁家辉估计也不止一百万,应该能够达到一百五十万。

  但是不管怎么说,想要请香江的明星,一个人百万肯定是要的。

  听到周彦想在演员上省钱,徐风摆摆手说道,“你不要想着在演员上省钱,预算不够,那就把预算往上加。”

  这话说的十分豪气,不过周彦并没有上头,他笑着说道,“贵的演员也未必好。”

  他已经想好了,梁家辉这个咖位就是上限了,再贵的演员他原则上不会用,就算徐风给他的预算充足,他也要把经费用在刀刃上。

  徐风点点头,她还是认同周彦这话的,随后她又问道,“这部电影的配乐还是自己做?”

  “当然。”周彦笑着点头。

  “有想法了?”

  “暂时还没有。”

  徐风笑了笑,还好,周彦还没有夸张到把配乐已经给写好。

  跟周彦合作有一点比较好,那就是剧本、导演跟配乐周彦自己都能做,而这三样解决掉,一部电影的筹备工作基本上已经干掉一小半了。

  “这次还是用老班底么?”徐风又问道。

  周彦想了想,说,“路学长最近还在养身体,这一两年肯定都出不了勤,副导演我想让王晓帅来,导演助理的人选我没想好。摄影依旧用赵飞他们那一批,妆造也一样用长安制片厂的那几个,另外,我还想从长安厂再借几个人出来。”

  “行,你把名单列出来,回头我去找长安厂那边借调。”

  “好。”

  周彦点点头,他是想要把刘清跟蒋梦飞也调过来,刘清不说了,人够义气,专业技能也强,把他拉到剧组肯定作用很大,而且周彦也想拉一把刘清。

  蒋梦飞这小子,虽然有点话痨,有时候挺招人烦,但是性格不错,而且人很勤快,又跟周彦关系很好,把他拉过来,班底比较稳定。

  周彦也逐渐理解,为什么很多导演喜欢用固定的一套班底,即便是有更好的,他们也不愿意换,就是因为固定的班底熟悉,好用。

  别的不说,后面剧组组建好了,林娟、刘清、赵飞、王晓帅、蒋梦飞这些人,肯定都会听周彦的话,不说剧组是周彦的一言堂,至少大家能够劲往一处使,干事情事半功倍。

  “服装设计呢?”徐风又问道。

  “服装设计嘛……”

  周彦沉吟起来,他之前倒是想过找董文苗,不过这部电影的服装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找董文苗有点杀鸡用了宰牛刀的感觉。

  还没等他开口,徐风就笑着说道,“还是找苗苗吧,她最近也没有接其他活,正好有时间,你们也有合作过……有三次了吧,彼此也比较熟悉。”

  徐风不说,周彦还没意识到自己跟董文苗都已经合作过三次了,他笑着点头,“行啊,我就担心董老师比较忙,不一定能来我们这个小项目。”

  “《想飞的钢琴少年》项目那么小,她都能接,还担心什么。”

  “那不是看风姐你的面子么?”

  徐风笑了笑,“你面子也挺好使,那就这样定了,回头我来问问她时间。我想想,还有什么地方比较重要的……暂时应该没有了,这一套框架搭建起来,也就基本上差不多了。”

  “嗯,差不多了。”周彦笑着点头。

  跟徐风在一起办事情,就是很利落,转眼间就已经把一部电影的前期筹备工作给敲定了。

  筹划早点当然是好事情,毕竟也不是说现在定下谁就能找来谁,赵飞他们也可能在别的项目里面,未必一定能够借过来,提早他们跟说,也能让他们提前空出时间来。

  别的现在也聊不了,毕竟连剧本最终版都还没有出来。

  之后徐风又问了一些申奥宣传片的事情,得知格林斯潘九月份或者十月份要去燕京,便也没再问什么。

  至于周彦在《青蛇》剧组的事情,徐风倒是一句都没有问,她似乎还是想要跟徐克保持距离。

  她把胡金泉当做自己的恩师看待,所以之前出了那样的事情,她也不可能因为周彦去帮徐克拍一部戏就改变自己的立场。

  当天晚上他们一起吃了个饭,第二天徐风竟然还挤出一天的时间,专门带一群孩子在上沪玩。

  上沪这时候也没什么好玩的,东方明珠也没有盖起来,南京路步行街没有,城隍庙没恢复,野生动物园也没有,徐风就带他们去了上沪大世界。

  上沪大世界历史比较悠久,始建于1917年,距今已经七十多年,因为上沪现在可玩的地方比较少,所以大世界这边人特别多,他们一过来就能看到到处都是人头。

  这里除了一些小孩子们爱玩的游乐设施之外,还有剧场、音乐厅、影剧院……在这里,基本上该有的娱乐活动都有。

  徐风带孩子们上摩天轮的时候,周彦则在底下找了个栏杆靠着休息,他有点恐高,不太喜欢将自己置于空中,那让他没有安全感。

  其实周彦也上过摩天轮,倒不像有些人一上去腿打颤,但确实很心慌,也不太敢往下面看。

  周彦正看着远处发呆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一道闪光灯,他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台相机站在不远处,刚才应该就是这个男人拍的照片。

  这人是拍了自己,为什么要拍,难道是认出来了?

  还没等周彦开口,这男人就笑着走了过来。

  “先生,你好。”男人操着一口粤味口音。

  周彦隔着墨镜打量了男人一番,这个男人中等身高,穿着时髦,还卷了头发,整个人看起来确实不像本地人。

  “你好,刚才你拍我了么?”周彦问道。

  男人笑着点头,“没错,你的形象实在太好了,所以我忍不住拍了一张。”

  周彦挑了挑眉毛,这不是把妹的手法么,怎么用到他身上了?

  “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欢被人拍。”

  男人也有点意外,他以为自己夸了这个小伙子一句,对方应该很高兴,谁想到对方上来就说不想被拍。

  “我拍的很好的,后面可以洗出来给你看看,其实我是一个星探,星探你知道么……”

  说着,男人又掏了一张名片出来,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林增忠”,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头衔。

  “青丽娱乐公司副总经理”

  “资深影视制作人”

  周彦把名片拿在手里看了看,上面的几个名字他一个都没听过。

  看到林增忠这架势,周彦第一反应他是个骗子,这年头虽然星探这招在内地还不是特别流行,但也不是完全没有。

  说不定这人之前就是在香江吃这行饭的,现在业务拓展到内地了。

  不过这种骗子一般都是骗小姑娘,因为小姑娘好控制,而且小姑娘好赚钱。

  周彦觑了林增忠一眼,笑着问道,“我适合当演员么?”

  “当然适合。”林增忠点点头,“不过要想确定,你还是得摘掉墨镜,让我看看你全脸。”

  周彦没搭这个茬,他又看向林增忠的相机,“你这个相机不错,是不是你们星探都会有这样一个相机?”

  林增忠笑了笑,“那倒不是,我今天就是出来玩的,带着相机拍拍风景,刚才看到你靠在栏杆边上感觉很好,就拍了一张。”

  “这相机贵么?我也一直想买个相机,就是不知道该买什么样的。”

  “我这个不贵,几千块钱。”

  “那也挺贵的,能不能给我看看?”周彦问道。

  林增忠也没多想,笑着将相机递给了周彦,“这种相机现在市面上很普遍……”

  他话说到一半,就见周彦将相机里面的胶卷退了出来。

  “哎,不要……”

  林增忠伸手想要阻止,却见周彦已经将胶卷给拉开,对着太阳光看了看。

  “这样能看到里面拍的风景么?”

  “完蛋啦!”

  林增忠一把夺回相机跟胶卷,没好气地说道,“这胶卷不能拉开,一拉开全曝光了,照片都没用了。”

  周彦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不太懂这个。”

  “不懂就不要乱动啊……”

  林增忠看着胶卷,非常心疼,刚才他拍了不少照片,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这会儿徐风他们也从摩天轮上下来了,周彦没再管林增忠,跟徐风带着弟弟妹妹们赶往下一个项目。

  林增忠留在原地欲哭无泪,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遇到这种倒霉事情。

  其实周彦他们走了之后,林增忠也反应过来,那个年轻人应该是故意的,不想让自己的照片留在相机里面。

  只不过,这手段也太粗暴了,就一张照片嘛,有必要这样么。

  ……

  第二天,周彦去了趟上沪制片厂,之前他答应来上沪,就已经打好主意来上沪找张健亚了。

  《三毛从军记》的后期制作已经全部完成,张健亚他们见到周彦也非常高兴,带着他去反映室把电影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成片跟周彦前世看过的那一版有些不同的地方,不过大部分都是相同的,区别最大的就是配乐了。

  配乐的改变,让电影的效果比原版更好些,特别是电影开头的《三毛》以及后面牛奔的那一段《觉醒》,给人的印象很深。

  师长送葬那一段用的还是《百鸟朝凤》,但是跟原版也有些不同,这一版里面加了小号,让这段变得更加不伦不类,有种强烈的反差感。

  因为曲子里面加了小号,所以现场张健亚也加了两个小号手,而且这两个小号手还是穿着那种欧美军乐队的礼服,跟其他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反差感也让这段画面变得更加滑稽,可笑。

  看片子的时候,不止张健亚他们,还有不少厂里面的其他同事,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这部片子,但依旧还是会哈哈大笑,可见这部片子在幽默方面确实做得很成功。

  电影看完之后,张健亚笑道,“片子十月份就要在电影院上映了,那才是真正的接受普罗大众考验。”

  副导演小崔笑着说道,“到时候肯定会把观众们乐的人仰马翻。”

  “是啊,是啊,这么有意思的电影,大家肯定都爱看。”

  “绝对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看起来对电影的上映情况都很有信心。

  周彦却知道,这电影拷贝可能会卖得还不错,但是票房估计不会太高,别说是像《想飞的钢琴少年》那样超过两千万,恐怕是能达到一千万都够呛。

  一方面这电影宣传一般,虽然有原著,但是并没有利用上。

  二方面电影对大部分观众来说,这种黑色幽默,现在很多观众是理解不了的。如果理解不了电影的黑色幽默,那这部电影对观众来说叙事就很混乱,看完了感觉什么都没看到,故事都是碎片。

  为什么制片厂里的人都能看懂,因为制片厂里的人首先都是读过书的,再者相对普通人他们也更了解电影。

  这部电影只能随着时间推移,慢慢体现出它的价值来,很多电影都是这样,需要过一段时间,观众们回头看才能发现它的优点。

  周彦也在想,如果《三毛从军记》这部电影再过几年甚至十几年拍出来,上映成绩会不会好点。

  但是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

  ……

  周彦他们在上沪待了三天时间,之后周彦就把弟弟妹妹们送回家了。

  到了金陵,周彦也没急着走,又在爷爷奶奶家以及叔叔伯伯家各吃了一天,直到八月二十九才赶往燕京。

  到燕京之后,他先在四合院休整了一番,两个月没回来,家里面到处都是灰尘,只是简单地打扫卫生,就花了他大半天的时间。

  休整好了之后,他又去系里面报到。

  在央音,周彦已经报到过很多次了,但是以教师的身份报到还是第一次。

  主要的交接工作,上学期结束之前已经搞定了,剩下的就是去拿自己的课表。

  周彦这学期教的是作曲大一的和声A,就只教这一个专业,课程不多,一学期授课16周,每周两个课时,总共三十二个课时,而周彦的课都是在每周四上午。

  这门课是作曲专业的专业基础课,还是非常重要的。

  拿到了课表之后,周彦先去宿舍转了一趟,没见到贾国屏,便又回了四合院。

  之后的两天,周彦都待在家里写《树洞》的剧本,他准备把剧本写完了再去联系吴子牛。

  央音大一是九月三号开学,九月一号的时候,周彦接到了赵季平的电话。

  原本周彦以为赵季平找他是要聊《霸王别姬》配乐的事情,但没想到的是,寒暄两句之后,赵季平就不好意思地笑道,“周彦啊,我要托付你一件事情。”

  周彦愣了一下,“什么事情?赵老师您说。”

  “赵嶙明天就要去央音了,我想让你帮我接一下他。”

  一听这事,周彦拍了拍脑袋,他把赵嶙这茬给忘了,算起来,赵嶙今年是要上大学了。

  他立即说道,“没问题,他明天什么时候到?”

  “上午九点钟到燕京,不过不知道火车会不会晚点。”赵季平说道。

  周彦笑道,“行,我知道了,赵老师你放心吧,我明天一早去接他,赵嶙是在作曲系吧?”

  “嗯,是作曲系,周彦你现在是作曲系的老师吧?”

  “哈哈,是啊。”

  “你今年是不是教一年级?”

  “嗯,我这学期教一年级的声乐A。”

  “那你是赵嶙的老师了,这以后赵嶙在学校,还得你多担待啊。”

  “赵老师说笑了,赵嶙底子好,又肯努力,在学校表现肯定没问题,没有需要我担待的地方。”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的赵季平也笑了起来,周彦说话总是让人感觉很舒服,他也同时感慨,这世间缘分果然妙不可言。

  前年他要找配乐助理的时候,又怎么会想到,周彦现在竟然成了儿子的老师。

  其实原本这次赵嶙去燕京,他跟妻子是准备出一个人去送的,但是他们最近又太忙了,所以才会给周彦打这通电话。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周彦也笑着摇摇头,这事确实挺巧的。

  这时他看了看手表,已经五点半了,便伸了个懒腰起身准备出去吃饭。

  不过周彦刚打开四合院的门,却见于然站在门口,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

  “于然师妹?”

  看到周彦,于然也露出惊喜的表情,“周彦师兄,你回来啦。”

  周彦笑着点头,“嗯,前两天回来的,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联系,你来找我么?”

  于然捏着裙摆,摇头道,“我路过这里,正在想师兄你有没有回来呢。”

  周彦笑着说道,“你吃过饭了么?我正要去吃饭,要不要一起?”

  于然一点都没有犹豫,点头道:“好啊。”

  献祭一本朋友的新书《奶爸的手艺人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