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我觉得像做梦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28章 我觉得像做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8章 我觉得像做梦

  第128章我觉得像做梦

  周彦和王祖贤此时的慌乱,就像是上学时被大人抓包的小情侣。

  原本两人都有些醉意,被这几道敲门声惊得灵台清明,大脑也急速飞转,王祖贤整了自己的衣服,又忍不住伸手去抹了周彦的嘴唇,“口红快擦掉。”

  周彦又看向王祖贤的嘴,她口红也已经被周彦啃得乱七八糟。

  “你也擦擦。”

  两人整理了好一番,周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去给老九开门。

  几个弟弟妹妹都在外面,门一开他们就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一脸的好奇跟八卦。

  “三哥,我们是不是……”

  周彦立马说道,“你们真是长大了啊,知道先斩后奏了,去哪儿玩了?”

  “我们就是在楼下逛了逛,没有走远。”周倩说道。

  这时王祖贤也笑着说道,“九妹,你们快进来吧,我都等伱们好一会儿了。”

  周清傻傻问道,“小贤姐姐你一直在等我们么?”

  “嗯……”

  王祖贤点点头,但是她知道这话没有什么说服力,她跟周彦喝了不少酒,屋子里面能闻到一股酒味。

  “三哥一直在担心你们……你们回来就好,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王祖贤就往外面走,她脸上带着微笑,尽量让自己不显得慌张。

  “我送你。”周彦也跟了出去。

  王祖贤却摆手,“你别送了,外面不安全。”

  她说的不安全,自然说的是担心被记者拍到两人在一起。

  周彦知道她说的对,也就没有坚持。

  “小贤姐姐,明天见。”

  “好好好,明天见。”

  周彦站在门口,一直看着王祖贤,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走道,才带着弟弟妹妹回了房间。

  一进屋,老七周菁笑嘻嘻地说道,“三哥,我看小贤姐脸好红哦。”

  “喝了点酒。”周彦随口说了一句,随后又板着脸说,“不要转移话题,你们的账还没算呢,也不说一声就直接跑了,下次再这样,我要给你们上家法了。”

  周晴缩了缩脖子,说道,“三哥,我们是想给你跟小贤姐创造机会嘛。”

  “人不大,操心的倒挺多。”

  其实周彦还想说,你们要是真为三哥好,后面就不应该再过来,现在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他非常的难受。

  屋里面一股酒味,周彦也没让他们多待,说了几句就把他们赶跑了。

  这边王祖贤出了酒店之后,还捂了捂通红的脸,刚才屋里面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到现在终于清醒过来。

  想到周彦慌乱的样子,她又觉得有意思,脸上不禁浮现出笑容。

  可惜刚才周彦吹的那首曲子,她还没来得及问叫什么名字。

  ……

  第二天早上,两人都如常去剧组上班,但是再见面时,气氛却变得非常微妙。

  今天主要是周彦跟瞎眼道士师徒的戏,许仙跟白素贞的对手戏只有一点点。

  等到周彦的镜头拍完,徐克带着剧组的人去补拍瞎眼道士跟小青的一些镜头,周彦一个人摸到了服装间。

  服装间此时只有王祖贤一个人,她刚刚换了衣服,脸上的妆还没有卸。

  见到周彦站在门口,王祖贤故作镇静道,“你来换衣服么?”

  周彦笑着摇头,“我来跟你对一对明天的戏。”

  听到周彦说对戏,王祖贤也认真起来,拿出一副工作的态度,“好,明天这场戏主要也是拍我们俩。”

  明天拍的是许仙淋湿了,把衣服脱了让白素贞烘干,他自己则在洗澡。

  这段戏主要也是白素贞的台词比较多,所以对戏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王祖贤在说,周彦在听,偶尔两人商量一下到时候拍摄的走位问题。

  等到这段戏排了两遍之后,周彦见王祖贤已经把这段台词背的很熟,又笑着说道,“这一段我看差不多了,我们对另外一段戏吧。”

  “另外一段戏?”王祖贤一脸的疑惑。

  “嗯,大剧本24页的戏。”

  “大剧本24页?”

  王祖贤还是一脸的疑惑,大剧本那么多页,她怎么可能把每一页的戏给记住?平常他也不注意页码。

  不过桌子上就有一份剧本,她带着疑惑将剧本打开,翻到了24页,只看了几行,她的脸就红了起来。

  剧本24页的这场,正是许仙第一次跟白素贞亲热的戏,虽然不如之前他们拍的那场露骨,但也该有的都有。

  她抬起头来,还没说话,周彦已经凑到她面前,将她一口吻住。

  突如其来的吻,让王祖贤整个人都绷紧了,之前他们拍第一场戏的时候,她以过来人的姿态占据主动,此时在戏外,两人却角色互换,她倒变得害羞起来。

  而且这里是服装间,随时都可能有外人进来,她一边回应着周彦的吻,一边又担心有人过来撞见。

  这种紧张刺激的感觉,让王祖贤心跳加速,体温快速上升,到后来已经忘记去关注门外的情况。

  过了不知道多久,可能是几十秒,也可能是几分钟,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王祖贤连忙一把将周彦推开,然后迅速坐正。

  脚步声并不是朝这边来的,在中途停下,后来又渐行渐远。

  等到脚步声不见了之后,王祖贤抚着胸口,忍不住白了周彦一眼,“三哥你胆子也太大了。”

  这是两人亲密接触之后,王祖贤第一次叫周彦三哥,但是语气已经跟之前完全不同了,带着一点娇滴滴的味道。

  周彦伸手擦了擦她唇边的口红,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我们这不是在对戏么?”

  王祖贤看了眼手上的剧本,一边整理着妆容,一边没好气地说道,“24页剧本,亏你想得出来。”

  周彦又笑着凑到王祖贤耳边,“晚上去我那里,开茶话会吧。”

  王祖贤歪着头看他,嗔道,“你又想故技重施,别以为我不知道。”

  周彦举起双手,“误会,天大的误会,今晚是真的开茶话会,小九他们都在,昨天你带的果汁都还没喝呢。”

  “你保证。”

  周彦又拍着胸脯说道,“我保证。”

  见他保证,王祖贤点点头,“那好,我再相信你一次。”

  ……

  晚上,王祖贤再次来到周彦的房间,周彦确实没有骗她,小九他们都在房间等着她。

  今晚茶话会的主题很简单,是跟《白蛇传》这个传说有关,周彦给他们讲了讲《白蛇传》的几个版本,又带着他们讨论这个故事里面几个主要人物的特点。

  虽然主题限定,但是大家的思维并没有被限制住,所有人都敞开了聊,也不用担心自己说错什么会丢脸。

  屋子里面的椅子不多,他们就随便坐,周彦跟王祖贤坐在沙发上,其他人有坐椅子的,也有在地毯上席地而坐的。

  一开始,王祖贤跟周彦离得还有些距离,但是后来,连王祖贤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差靠到一起了。

  周倩看着三哥跟小贤姐挨的这么近,忍不住笑了笑,看来昨天晚上他们的策略还是奏效的,明显能感觉到两人的关系不一样了。

  白蛇传的故事讨论到最后结束的时候,老八周云提议道,“三哥,给我们讲个故事吧。”

  听到周云这个提议,其他人都纷纷附和。

  “对啊,三哥给我们讲个故事吧。”

  “今晚也再讲一个睡前故事吧。”

  王祖贤看着弟弟妹妹们一脸的期盼,又侧头看了看周彦,她倒是没想到他们还会让周彦给他们说睡前故事。

  同时她也好奇,周彦会说什么故事?不会是王子公主幸福生活在一起的那种童话故事吧。

  周彦想了想,说道,“也行,不过今晚时间不早了,你们小贤姐一会儿还要回家,我们只说一个小时,之后不管故事有没有说完,我们都结束,好不好?”

  “好。”

  随后周彦在大脑里面组织了一番,便开口说道,“我现在说的是一个真实故事,我们鼓楼区那里,有一个非常出名的医生,他之前在国外专修儿童心理学,是这方面的专家。虽然国内在心理学这块的市场不太好,但这个医生还是在我们那边非常有名,很多家长都愿意将孩子送到他那里,这个医生叫什么名字我忘了,只记得姓马。”

  周彦这样的开场,一下子把在场其他人都给唬住了,周倩他们甚至在想,鼓楼区是否有这样一个医生。

  王祖贤对鼓楼区并不了解,不过她也感觉周彦说的好像是个真实故事。

  看到他们的表情,周彦笑了笑,继续说道,“大概是六年前的一个晚上,马医生跟妻子在家,正在庆祝他刚刚拿到的政府嘉奖,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闯进了马医生的家,男人自称是小柯,小时候曾经在马医生这里接受过治疗,但是最终没有效果。这些年,心理问题一直折磨着小柯,他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跟马医生同归于尽。”

  “小柯带了一把刀,刺进了马医生的腹部,然后当着夫妻俩的面自杀了。”

  听到这里,小九捂住了嘴巴,一脸的惊讶,这故事节奏也太快了。

  王祖贤看了看周彦,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周彦大晚上的,竟然跟弟弟妹妹们说这样刺激的故事,不怕他们睡不着觉么?

  “一年以后,马医生又遇到了一个跟小柯相同的病例。”

  “所以马医生没死。”周云庆幸道,随后又为自己的打断而道歉,“不好意思,三哥。”

  周彦点点头,继续说道,“这次的患者是个小男孩,名字叫什么我忘了,暂且叫他小天吧。对于小天,马医生非常上心,因为他不仅仅可以拯救这个孩子,也可以弥补自己的愧疚。但是这个小天,似乎对马医生非常排斥,不愿意跟他接近。”

  “小天非常封闭,不愿意跟人交流,马医生则特别耐心,不停地开导他,并试图跟他交流,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马医生终于打开了小天的心扉。而小天则告诉了马医生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可以看到鬼魂。”

  故事说到这里,小九他们不仅没有恐惧,反而个个非常兴奋,倒是王祖贤缩了缩身体,有些害怕。

  看到王祖贤又往自己这边缩了缩,周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随即又继续说道,“马医生听到小天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就把小天判定为精神分裂症。”

  “但是事情显然跟马医生想的不太一样,他在重新听之前跟小柯谈话的录音带,发现里面夹杂着诡异的男声,而这个声音既不是小柯的,也不是他的,这时候他意识到……”

  听到这里,王祖贤吓了一跳,忍不住又往周彦身边缩了缩,两人的身体已经挨到一起了。

  周彦说的这个故事是著名的鬼片《灵异第六感》,只不过这个鬼片跟一般的鬼片不太一样,并不怎么吓人,主打的就是一个救赎。

  后续的故事里,男主马医生不停地开导小天,让他尝试着接受自己的能力,不要害怕那些亡灵,而是跟那些亡灵进行沟通。

  后来小天记住了马医生的话,开始尝试跟一个死去的女孩沟通,并帮助了女孩。

  从此以后,小天就脱离了恐惧,开始了乐观的生活。

  故事到这里,就是一个披着鬼片外衣的温馨电影,虽然挺不错的,却也没有什么特别。

  但是故事的高潮在最后面,马医生回家跟睡梦中的妻子聊了几句之后,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戒指,忽然惊醒,想起来自己其实早在之前就已经死了。

  现在的马医生,就是一个亡灵。

  当周彦把最后结局说出来之后,屋子里面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反转,而这个反转也让马医生跟小天的双向救赎变得更加深刻。

  王祖贤抱着自己的双腿,背靠在周彦的肩膀上,虽然后面的故事并不恐怖,但是她也没有再挪位置,这样靠着周彦,让她感到安心。

  其实这部电影有很多细节,但是周彦只是把故事说了个大概,不然的话时间不够,而且大家听着也累。

  另外,如果按照电影讲的话,一开始也就没有那种真实的效果了,也算是周彦的恶趣味。

  即便周彦说到马医生听到“鬼”的声音时,周倩他们还无法确定这是不是一个真实故事,认为或许是什么巧合也说不定。

  就在他们沉思回味的时候,周彦拍了拍手,笑道,“时间不早了,你们该回去休息了。”

  虽然意犹未尽,不过周倩他们还是站了起来。

  “三哥晚安,小贤姐晚安。”

  等到弟弟妹妹们走了之后,周彦转身对王祖贤说道,“你现在回去,会不会害怕,说不定会遇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我才不会。”王祖贤撇撇嘴,“我就知道你说鬼故事,就没安好心。”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我要是没安好心,就不会说这么不恐怖的故事了,你要不要听更恐怖的故事?我再给你讲一个。”

  “你别说。”王祖贤拿起自己的帽子,起身往外走,“我要回去了。”

  周彦一把把她拉到怀里,“听了故事,哪有不给票钱的道理。”

  两人四目相对,王祖贤笑了笑,在周彦脸上亲了一口,留了一个口红印在上面。

  “好了,这就当作票钱了。”

  说完,王祖贤就从周彦怀里挣开,走出了门。

  周彦在后面说,“真不要我送你?”

  “我可不想明天起来就看到大新闻,你回去吧。”

  等到王祖贤回去之后,她给周彦打了个电话,看似是报平安,但其实是因为她一个人在房间很害怕。

  虽然今晚的鬼故事并不特别吓人,但是她也有点怵。

  周彦见王祖贤这么害怕,也忍不住笑,她明明演过鬼片的,胆子竟然还这样小。

  一直聊到半夜,王祖贤才扛不住睡意,迷迷糊糊把电话挂了。

  ……

  后面的几天,剧组的拍摄工作变得越来越忙,主要是王祖贤跟张蔓玉比较忙,因为她们俩的戏份比较多。

  白天周彦想要跟王祖贤找一些独处的时间,都没有办法,戏又拍到很晚,而且还有夜戏,她也没精力去参加茶话会。

  八月九号早上,周彦接到了徐风的电话。

  周彦来了香江之后,两人很少通电话,徐风也基本上不跟周彦聊电影票房的事情,不过这次电话一接通,徐风就跟周彦说,“周彦,恭喜你,《想飞的钢琴少年》在香江的票房达到了一千两百万,后面还有几天的票房没有统计出来,但是应该不影响这个数据了。”

  《想飞的钢琴少年》在香江上映了四周时间,单单这个上映时间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至于一千二百万的票房,虽然跟其他电影比算不得什么,但是他们只跟自己比,这个票房已经超过了他们所有人的预期。

  徐风之前没跟周彦聊票房的事情,是怕周彦因此分心,现在香江这边的票房已经尘埃落定,不会有任何改变了,所以她才跟周彦说。

  “风姐,应该是我恭喜你。”周彦笑了笑,又问道,“内地跟台岛的票房呢?”

  “内地跟台岛还没有下画,不过票房也出来大半了,不出意外的话,《想飞的钢琴少年》在内地的票房能够达到两千多万人民币,台岛这边应该能够超过四千万新台币。”

  四千多万新台币,按照汇率也就是一千万人民币左右,跟香江的票房差不多,不过这个数据在香江不起眼,但是在台岛就显得挺厉害了,应该能冲进前十五,甚至有望摸一摸前十。

  至于内地的票房,两千多万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是汤臣跟燕京制片厂赚不了多少,内地现在的票房数据也就看着好看,不会给出品方分账,赚钱都是靠卖拷贝。

  “后面是不是要筹划在高丽跟霓虹那边上映了?”

  “嗯,《钢琴少年》唱片过些日子会先行一步进入霓虹跟高丽市场,电影稍迟点,如果唱片卖得好,可以帮忙抬抬价,我们现在正在跟发行商谈价钱。”徐风说道。

  周彦点点头,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想飞的钢琴少年》走到现在,他们所有人都满意了,后面在霓虹、高丽以及东南亚这几个地方再有什么表现,已经是惊喜之外的惊喜了。

  徐风又笑着说道,“你现在也迈入四千万家族了,其他几个票仓卖一卖,五六千万应该问题不太大,你已经领先很多导演了。”

  “还是要多谢风姐你在后面扶持。”周彦笑道。

  “咱们俩就别说这种场面了。”徐风笑了笑,又问道,“最近剧组拍摄顺利么,《青蛇》的进度怎么样?”

  “一切都在稳步进行,不出意外,还有十几天我就要杀青了。”

  “杀青之后,好好休息休息,把精神养足了,我再给你找个工作。”

  周彦笑道,“什么工作?我最近其实也不是特别忙。”

  他说的是实话,在《青蛇》剧组,他真不是特别忙,因为许仙的戏份不算多,而且拉的战线还挺长,不然他也没时间天天跟弟弟妹妹们开茶话会。

  电话那头的徐风想了想,说,“那行,我跟你说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帮你物色剧本,最近找到一个还不错,所以想着拿给你看看,看你是否有兴趣。”

  “什么样的剧本?”周彦问。

  “是一部战争片,这样吧,这两天我让张有安把剧本拿给你看看。”

  “好。”

  跟徐风通过电话之后,中间隔了一天,第三天的上午周彦拿到了《一任群芳妒》的剧本。

  说实话,看到这个剧本的名字,周彦就不太感冒。

  看过剧本之后,周彦更是一点兴趣没有。

  这确实是一部以战争为背景的电影,男女主都是军人,但是从他们相爱开始,此后的十年时间里面,两人只匆匆见过几次面。

  结局男主阵亡,战友遵从他的遗愿,将他的遗物送到女主那里,却得到消息,女主也在前两天阵亡了,而两人的阵亡时间,相隔不到七天。

  《一任群芳妒》是一个非常非常凄美悲惨的故事,两人崇高的爱情在战火中,显得非常令人敬佩。

  但是周彦却不愿意拍这样的故事,而且这类戏很矛盾,不管是把焦点放在战争上还是两人的爱情上,都有些不对,导演很难调和。

  另外,拍战争戏,周彦唯一的经验就是在《三毛从军记》剧组待过几天,关键《三毛从军记》也不能算正儿八经的战争戏,这点经验也都不能算是经验。

  他不仅不想拍,也没能力拍。

  看完剧本之后,周彦就给徐风打了个电话。

  徐风知道他应该是看过剧本了,便笑着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我觉得不太适合我。”周彦说道。

  “能说说你觉得哪里不合适么?”徐风问道。

  周彦如实说道,“战争戏跟爱情戏,我都不太擅长,特别是战争戏,没有经验的话,拍起来太费劲了,服道化也是个头疼的事情。”

  徐风沉吟道,“其实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我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这个剧本在战争方面并不需要多么宏大跟激动人心的场面,我们也还可以找到专业人士来执导。对我而言,自然是希望你能够多尝试,这样才能快速成长,你早晚有一天是要拍大场面的。”

  其实徐风说得没错,像周彦这个年纪,不应该被现有的声名所累,应该多去尝试,才能不断进步,等到积累够了,后面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而且徐风也是听了周彦的那两首跟战争有关的配乐,才想到让他接触战争戏的,她原本以为周彦会对战争戏感兴趣,却没想到周彦对战争戏并没有什么兴趣。

  “既然你对这个剧本不感兴趣,那就算了,回头我再给你找其他的剧本。”顿了顿,徐风又说,“或者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想拍的故事?”

  周彦沉思片刻,说道,“还真有。”

  电话那头的徐风有些惊讶,她没想到周彦说的这么干脆。

  “真有么?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啊?”

  周彦笑道,“原本没想这事,你前天给我打过电话,我才动了这个念头。”

  “什么样的故事?”徐风问道。

  “有两个,一个已经写出来了,另一个还在脑子里面。”

  周彦说的是《树洞》跟《灵异第六感》,其实他自己也在犹豫,如果要拍第二部长片,应该要拍哪部。

  《树洞》偏文艺,拍出来肯定是要去参展的,因此在票房恐怕难有多好的表现。

  相对《树洞》而言,《灵异第六感》肯定更加好卖一些。

  另外,《树洞》是周彦自己的原创,风险要更大一些,未必就能有好成绩,不管是在电影节还是票房上。

  “那个已经写出来的,能不能拿给我看看?”徐风问道。

  周彦说道,“写出来的是一部小说,就发表在《燕京文学》八月份这一期里面,风姐如果想看的话,可以去找,作品的名字叫《树洞》。”

  《燕京文学》八月份这一期前几天已经发了,周彦人在香江,还没有拿到杂志,不过他跟华扬通过电话,《树洞》就在这一期里面,没有任何意外。

  徐风扬了扬眉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说,你在《燕京文学》上面发表了一篇小说?”

  “嗯,是的,小说叫《树洞》。”

  文学创作,不在周彦跟汤臣所签的业务范围内,所以周彦之前也就没有跟徐风说这个事情,当时《清水里的刀子》合同也是他自己跟长安制片厂签的。

  “好,我知道了,我先去看看,回头咱们再聊。”

  说完,徐风都没有等周彦回应,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徐风又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小卢,去给我买一本最新一期的《燕京文学》。”

  “燕京文学?”小卢诧异道。

  “嗯,《燕京文学》,你知道是什么吧?”

  “知道,知道,我现在就去买。”

  也就过了半个多小时,最新一期的《燕京文学》就被送到了徐风的办公桌上。

  跟着一起送过来的,还有近期的《收获》、《人民文学》等杂志。

  最近徐风在给周彦找剧本,小卢以为徐风是把主意打到了国内的文学杂志头上,所以就把另外几本出名的杂志也给买来了。

  徐风没说什么,点头道,“你先出去吧。”

  “好的,徐总你有事叫我。”

  小卢走后,徐风拿起《燕京文学》,随后在目录上找了起来,很快便找到了《树洞》,再看到后面的作者名,徐风忍不住笑了起来。

  “起笔名就起笔名,叫什么周产,看起来太怪了。”

  确实怪,徐风看着“周产”两个字,总想拿笔在“产”的肚子里面划上三笔,让它变成“彦”。

  按照目录上面的页码,徐风找到了《树洞》这篇文章。

  “姚想仰着头,一滴雨从空中落下正中他的鼻尖……”

  花了一个小时,徐风将《树洞》给看完,此刻她有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徐风对文学其实并不十分了解,特别是对内地的文学圈,但是她也知道传统文学跟通俗文学之间是有道坎的,而徐风没想到的是,周彦竟然也在坎的那一边。

  传统文学就是如此,你要说故事有多精彩,倒也未必,反倒是通俗小说里面的点子更多,更吸引人。

  但是传统文学咂摸起来就是有味道,而《树洞》就是一部非常有味道的小说。

  徐风忽然想到了陈恺歌,像陈恺歌跟张一谋这些导演,对传统文学是非常关注的。

  假如让陈恺歌知道周彦写了这样一篇小说,还发表在《燕京文学》上,陈恺歌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肯定很羡慕。

  看《树洞》的时候,徐风总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小说里面描绘的世界离他们很远,却又很近,既现实,又魔幻。

  现实是,里面的故事发生在很多人的生活当中,别说是内地了,就是台岛那边也有这类的事情发生,迷信、鬼神之说害人的事情哪儿都有。

  但是看起来就是这么的魔幻,地府、乌鸦、鬼怪……似梦似幻。

  沉思了片刻,徐风还是给燕京制片厂打了个电话。

  陈恺歌人在剪辑车间看片子,就听到外面有人喊,“陈导,有你的电话。”

  他头也没抬地问道:“谁啊。”

  “徐风徐总,电话还没挂。”

  听到电话还没挂,陈恺歌放下手中的事情,匆忙跑回导演办公室,将电话接起来。

  “徐总,你找我?”

  徐风笑道,“忙么?”

  “还行,刚才在看《霸王别姬》的片子。”

  “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去找一本最新一期的《燕京文学》看看。”

  陈恺歌笑道,“徐总你什么时候对这些文学杂志感兴趣了?”

  “里面有一篇小说叫《树洞》,你看看,看完之后给我回个电话。”

  陈恺歌点点头,“行,我看看。”

  挂了徐风的电话之后,陈恺歌去了《电影创作》编辑部,他们这边像是知名的文学杂志都会订。

  “借本杂志。”

  到了编辑部,陈恺歌喊了一声,随后在杂志架上找到了最新一期的《燕京文学》。

  拿着杂志回到办公室坐下,陈恺歌在目录找到了《树洞》,他又扫了眼后面的作者名,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周产……这跟周彦是什么关系?

  如果是寻常情况下,陈恺歌在文学杂志上看到周产二字,可能不会产生联想,但既然是徐风特意让他看的,那他就不得不往周彦身上想了。

  陈恺歌把疑问暂时压住,开始看起小说来。

  他比徐风看书的速度快很多,只用了四十分钟就把《树洞》看完了。

  看完之后,他满脑子疑惑,难道这样的小说是周彦写的?这可能么?

  周彦确实有写剧本的能力,《想飞的钢琴少年》的剧本他也看过,但是《想飞的钢琴少年》跟《树洞》完全是两种东西。

  能写出《树洞》这种小说,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作家了。

  《树洞》这篇小说,给他一种满满的魔幻现实主义感觉,现在国内好多作家都受到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影响,他们的作品也多少带着点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

  但是不少作家东施效颦,写出来的东西不伦不类,能摸索出道路,写出自己的风格的作家极其之少。

  而《树洞》这篇小说,显然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子,你可以说它有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却不能说它在刻意模仿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

  如果这真是周彦写的,陈恺歌都有点无法接受。

  将杂志放下,陈恺歌还是拿起来了电话,给徐风拨了过去。

  “这是周彦写的?”

  “你觉得怎么样?”

  两人几乎是同时问出口。

  徐风笑着说道,“没错,就是周彦写的,你觉得怎么样?”

  陈恺歌沉默片刻,才慢悠悠地吐出几个字来,“我觉得像做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