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进行曲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19章 进行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9章 进行曲

  第119章进行曲

  在许可朗他们心中,周彦师兄的才华自然是毋庸置疑。

  而且周彦师兄现在是越来越接地气了。

  许可朗他们刚来到央音的时候,就听过周彦写过的交响乐《流·风》,曲谱之复杂,构思之严谨,曲调之疯狂,让他们惊得无以复加。

  当时许可朗就想,难道他们学到大二的时候也有这么厉害么?

  既憧憬,又惶恐。

  憧憬是他们希望自己学到二年级的时候也能有这样的水平,惶恐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大概不可能在二年级达到这个水平。

  等他们大二的时候,他们一个班也没有写出《流·风》这种水平作品的,而那个时候,周彦师兄已经在三年级上学期写出一首多乐章交响乐了。

  现在的周彦师兄,很少出大作品,但是小品产量却要比之前高很多。

  这就像是一个之前经常写长篇小说的人,现在经常写杂文随笔了,甚至连短篇小说都不能算。

  大家也都知道原因,周彦师兄现在经常给电影做配乐,不可避免的就要写很多小品。

  给学生们交代完作业之后,周彦又去找了俞锋他们那些乐团老搭档。

  因为是临时找的,自然是没办法把人找齐,总共凑了十一二个人,周彦带着他们开了个小会,然后晚上又带他们去自己家吃饭。

  晚上的饭他们不是自己做的,周彦直接让附近的涮肉店给送了几个铜锅来,十来个人围着几个铜锅,吃了顿涮肉。

  他也决定了,以后乐团再到四合院来排练,就不让方秀他们做饭了,直接从外面订餐。

  反正他现在腰包鼓鼓的,供这么些人吃饭当然没问题,不仅没问题,而且还能每天变着花样给他们安排伙食。

  礼拜一吃川菜,礼拜二吃鲁菜,礼拜三吃徽菜……八大菜系,一个礼拜都吃不过来,当然了,这也就只能想想,他们周边饭馆是不少,但是想要就近凑出来八大菜系还是比较困难的。

  周彦感觉自己这个四合院是买对了,至少大家来练琴、吃饭还是挺好的,如果买的是公寓或者平房,自然就没有这么方便了。

  吃过饭之后,其他人都走了,俞锋留下来跟周彦单独聊了一会儿。

  他们俩人现在,跟其他人还是有些不同,俞锋已经在学校教书一年,而周彦也已经确定留校,并且还代过不少课,所以他们俩都是学校老师。

  “俞师兄……哦,不,现在应该叫你俞教授了吧?”周彦笑着说道。

  俞锋摆摆手,“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而且我们之间,称呼职称见外了吧,还是叫我俞师兄吧。”

  虽然俞锋去年才刚刚毕业,但是今年就已经被破格提升为副教授,最近正在走流程,应该要不了太长时间就能确定下来。

  所以说,相对周彦跟贾国屏,还是俞锋的风云度才更高。

  刚刚毕业一年就破格提升为副教授,这玩意光是听着就吓人。

  贾国屏已经没机会超过俞锋了,因为贾国屏比俞锋还大一岁。

  而且相对于俞锋,贾国屏的学历低了点,他是本科毕业,俞锋是研究生毕业。

  周彦或许还有点希望,毕竟周彦今年才二十二岁,距离俞锋还有六年时间。而且如果周彦没有其他特别原因或者去进修,就只是在学校老老实实教书,别说是六年了,就算是十六年,恐怕也混不到一个副教授。

  “俞师兄,我觉得咱们这批师弟师妹们,都非常不错,不如就组一个交响乐团,以后你带着他们在校内外做做演出。”周彦笑了笑,也没有绕弯子,直接就进入了主题,“我还有一首曲子,等到毕业作品音乐会结束之后,咱们就可以练起来了。”

  俞锋先是挑挑眉毛,随后摇了摇头,“恐怕我是不行了,我时日不多了。”

  周彦错愕道,“师兄,你这话怎么说?怎么听着怪吓人的。”

  俞锋知道周彦误会了,哈哈一笑,“伱别瞎想啊,我是说,我在学校的时间不多了。”

  “哦,这样啊。”周彦松了口气,俞锋的表述也太吓人了,随后他又问道,“师兄你要去哪儿?”

  “七月初,我要去意大利指挥拿波里乐团参加欧洲现代音乐节,之后呢,我要指挥葡萄牙交响乐团在欧洲进行巡演,大概有两个时间,今年也就没时间在学校了。”

  俞锋笑了笑,又继续说,“明年也没时间,明年我要到加拿大跟德国这两个国家进行学术访问,后面几年,我恐怕就是在外面到处跑了。不是在做访问,就是在指挥乐团表演。”

  听完俞锋的话,周彦笑着说道,“恭喜啊,俞师兄。”

  照着俞锋这一路发展,很快就会在国际上打响名气,成为国际知名的指挥家。

  像俞锋这个年纪,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确实是要去欧洲多指挥指挥乐团,刷一刷副本。

  只是可惜啊,俞锋一走,他们这个乐团就少了个指挥。

  指挥人才本来就稀缺,像俞锋这种高端人才就更为稀有了。

  其实俞锋能来他们这种小破乐团担任指挥,纯粹是看在同学面子上,听听他刚才说的就知道了,下半年他即将去指挥拿波里乐团跟葡萄牙的乐团,即便不是顶级乐团,那也是处在欧洲一流水平。

  俞锋这时笑道,“师弟,你放心,等我在欧洲转个两三年之后,还回来给你们当指挥。这段时间我非常开心,特别是对你那些谱子的研究,越是研究,我越是能感觉到什么叫看山还是山,看云还是云。”

  “师兄你说的太夸张了。”周彦笑了笑,又十分真挚地说道,“我们会一直在原地等你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周彦清楚,俞锋在欧洲刷完副本回来,那身份可就完全不同了,要说偶尔让他来客串一下还行,但是让他常驻乐团担任指挥,肯定是不可能的。

  周彦想要组建一个校内乐团,首先是为了自己,以后他的曲子随时都可以找乐团演奏,甚至是录制,另外,有了一个乐团,以后作曲系其他学生也更加方便一点。

  学校原本有乐团,不过不太符合周彦的心意,而且也不是周彦想用就能用的。

  现在得知俞锋要出国,周彦只能再找其他指挥了。

  其实也不用找固定的指挥,后面谁有时间就可以让谁来,指挥系虽然人少,但是几个年级加起来,还是有些人的。

  两人正聊着天,周彦房间的电话响了。

  “俞师兄,我先接个电话。”

  “你接吧,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俞锋笑了笑,又对周彦摆摆手,“别送了。”

  周彦也就没客气,让俞锋自己走了。

  等俞锋走出去之后,周彦接起电话。

  电话是张有安打来的。

  “周彦,你这周五下午有时间么?”

  “什么事情?”周彦问。

  “我跟李一丁那边联系了,你周五下午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见见她。”张有安说道。

  周彦算了算日子,今天是周二,距离周五,中间只有两天的时间。

  他给《三国》写的曲子,都还没有录出来,时间上肯定是有点赶了。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说道,“没问题,周五下午几点?”

  “具体几点,等我周四确认过再跟你说。”

  “好。”

  挂了张有安的电话之后,周彦将之前写的那些谱子拿出来整理了一番。

  既然时间比较紧,周彦就决定少录一点出来。

  这半个月时间里面,虽然后面几天比较休闲,但是前面几天他已经写出了不少首曲子。

  当时看完剧本之后,周彦想到的第一首曲子就是川井宪次为电影《七剑》写的曲子《七剑战歌》。

  这首曲子节奏很强,气势恢弘,非常适合配在战争场面里面。

  另外周彦又自己写了一些曲子,有些是自己有感而创作的,还有些是根据霓虹游戏《三国志》里面的部分音乐改编的。

  这次周彦准备录三首曲子出来,除了《七剑战歌》之外,另外两首,一首是根据《三国志10》里面的《萌芽》改编,另一首是周彦自己写的《纵马》。

  《纵马》放在战前,《七剑战歌》放在战中,《萌芽》放在战后,正好是一场完整的战争。

  《纵马》跟《萌芽》的篇幅比较短,而且周彦只准备录制三十秒以内的版本,所以录制起来比较简单。

  关键就是《七剑战歌》,不仅仅篇幅长,而且为了体现这首曲子的激烈,虽然只是样曲,周彦也会加入更多配器。

  配器多,需要的乐手就更多,录制起来自然会更加麻烦。

  所以剩下两天时间,周彦又召集于然他们,一边紧急排练着《七剑战歌》,然后又顺手把《纵马》跟《萌芽》录制了出来。

  录制《萌芽》的时候,周彦加了一些合成音效,再配上笛子跟提琴,一首曲子录完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而录制《纵马》的时候,要麻烦一些。

  虽然曲子简单,但是周彦还是想要把曲子录的更加丰富一点。

  在笛子、提琴、鼓之外,周彦还加入了马蹄声。

  他先把马蹄声采样到合成器里面,然后用合成器编排马蹄声的节奏,尽量让《纵马》的节奏跟《七剑战歌》能够接到一起去。

  就是当《纵马》的马蹄声越来越强,最终消失的时候,再接上杀气十足的《七剑战歌》。

  ……

  周五下午,周彦跟张有安约好的是三点钟在制作中心大楼下面碰面,他提前十分钟到了楼下,张有安这个助理竟然还没到,他就在楼下等着。

  等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忽然听到有人喊他。

  “周导?”

  周彦转头一看,喊他的是个年轻男子,正是燕京电视台的徐通路,之前《想飞的钢琴少年》在燕京制片厂里面举办开机仪式的时候,就是徐通路去采访的。

  原本徐通路只看到周彦的侧面,还有些不敢确认,等周彦转过来,看到正脸之后,徐通路面露惊喜道,“真是你啊,周导。”

  周彦笑了笑,也有些意外,“徐记者你怎么在这里?”

  徐通路没想到周彦还记得自己姓徐,心里还挺开心的,“我过来办点事情啊,周导你过来有什么事情?”

  “我来找李一丁老师。”周彦说道。

  听到周彦找李一丁,徐通路当即就明白了,“周导你是为《三国演义》的配乐来的吧?”

  随后徐通路的职业技能就自动发起了,连着问道。

  “周导你是不是接了《三国》的配乐工作?”

  “我上次确实听王导说过,他们剧组正在找配乐,现在是不是确定是你了?”

  “《三国》的配乐肯定不是一个人做,是不是你跟李姐两个人做,还是还有其他人一起?”

  周彦笑了笑,徐通路看来对制作中心这边的情况还比较了解。

  首先,李一丁的名气可不算大,但是徐通路一听就知道,另外,听徐通路的口气,他跟李一丁还有王符林还挺熟的,所以他应该经常往这边跑。

  不过这也正常,徐通路在燕京电视台应该就是负责影视剧这一块的新闻,自然跟电视制作中心打交道比较多。

  对于徐通路的那些问题,周彦只是笑笑,“暂时还没定。”

  徐通路点点头,也没再问,而是十分热情地说道,“周导你不知道李姐的办公室在哪儿吧,我带你去。”

  “我正在等人。”

  周彦话音刚落,就看到张有安从一辆车下来。

  “我等的人来了。”

  见周彦等的人来了,徐通路笑道,“那周导,我先进去,要是这边事情结束你还在,我去找你。”

  “好。”周彦笑着点头。

  ……

  李一丁并没有独立的办公室,就跟其他人都坐在一间大办公室里面。

  不过办公室虽大,里面人却不多,周彦他们到的时候,整个大办公室里面只有五六个人,办公环境非常安静。

  张有安带着周彦径直走向靠里的一个办公区。

  “李老师,我们来了。”张有安小声说道。

  因为办公室实在安静,让人不自觉地就会放低自己的音量。

  李一丁原本正在埋头写东西,听到声音后抬头,见是张有安,先是笑了笑,随后又看向周彦,“这位就是周彦吧?”

  “李老师,你好。”周彦笑着打招呼。

  “你好,你好。”

  李一丁将桌上的文件收到抽屉里,然后起身说道,“办公室这边说话不方便,我带你们去会议室吧。”

  “好的。”周彦跟张有安点点头。

  李一丁四十来岁,戴着一副眼镜,打扮的非常朴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知性美。

  她说话声音很温柔,不过干起事情却很干脆。

  从周彦他们见到她,到三人进入会议室,全程也就一分多钟时间。

  进了会议室之后,李一丁开口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太忙,咱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直接说正事吧。王导的意思是,十月份之前把配乐组成员给定下来,而且他的意思是,要再找两个甚至更多的配乐师。我意见不太一样,我认为,再找一个就行,而且要尽快定下来,最好能七月份之前定下来。”

  周彦点点头,“我明白您的考虑,配乐分割越多块,风格也就越难以统一。”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如果只有两个人,风格上有出入,大家可以相互商量,相互迁就,人多就很难弄。”李一丁点点头,又说道,“周彦,我听过你在《故宫:记忆》里面的配乐,虽然《故宫的记忆》等几首曲子,跟《三国演义》这部电视剧并不完全是一个风格,但是路线其实差不多,另外你给《三毛从军记》写的那首《觉醒》也是十分激昂,这两种风格你都能驾驭,《三国》的配乐应该也可以,不知道你自己对这部电视剧的配乐有什么看法?”

  周彦本来想给李一丁来一段声情并茂的阅读理解,但是看到李一丁的风格之后,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跟李一丁这种人说再多,都不如把真家伙拿给她看看。

  他直接从包里面取出一盘磁带,递给李一丁,“这段时间我也琢磨了不少时间剧本,写出来三首曲子,都录制在里面了。”

  李一丁倒是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周彦竟然比她还要直接,更让她意外的是,周彦竟然已经写出三首曲子了。

  从张有安过来找他们说这个事情,算到现在,也就十几天的时间,看来周彦的作曲速度也是可以的。

  李一丁对作曲的速度挺看重的,《三国演义》集数太多,需要的配乐自然也多,如果作曲速度跟不上,很难完成任务。

  前段时间李一丁自己一个人做了大概的估算,大大小小,他们至少要为《三国演义》写一百五十段配乐,甚至有可能上两百。

  当然了,数字虽然吓人,其实中间很多配乐是比较简单的,而且只要根据其他配乐进行一些小小的变动即可。

  但是即便如此,工作量还是比较大的,如果作曲的速度不行,很艰难的。

  “好,你们稍坐一会儿,我去隔壁拿收录机。”

  说完,李一丁就离开了会议室,两三分钟之后去而复返。

  磁带已经提前放入收录机里,来了之后直接插电播放。

  第一首是《纵马》,总共只有二十来秒。

  听过之后,李一丁也是点点头,这首曲子前半段用的是笛子跟小提琴,后半段加入鼓声跟马蹄声,而且马蹄声越来越急,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听到这首曲子,就能感受到一场战斗即将发生。所以毫无疑问,这首曲子是为战斗前些的。

  第二首是《萌芽》,因为这两首曲子篇幅比较短,所以周彦是先把这两个给录了出来。

  这首曲子比《纵马》稍微长一点,但也就三十秒钟。

  相较于前面那首《纵马》,这首曲子的情绪是缓慢向下的,里面还加了小号,多了一点忧伤和寂寥,李一丁倒是没有想到战后收拾战场的画面,而是想到黎明时分军队休整又或者是刘备送徐庶那一类离别相望的场面。

  听完两首曲子之后,李一丁看了眼周彦,暗自点头。

  虽然这两首曲子都很短,但是足见周彦的水平,当然,她也不意外,毕竟有《故宫:记忆》里面的那些曲子珠玉在前,这两首曲子也算不得什么。

  第三首还没听,不过李一丁心里已经给周彦打了一个“八十分”,将他列于重点考虑范围。

  他们之前也考虑过其他人选,不过暂时还没有打分达到八十的。

  再次摁了播放键,李一丁开始听第三首曲子。

  李一丁原本以为,第三首曲子跟前面两首应该差不多,都是二三十秒的短曲子,毕竟时间不长,而且《三国演义》的配乐本来也不需要什么长曲子,就这种二三十秒的挺好用。

  但是当第三首音乐响起之后,李一丁就愣住了,这是一首激昂的进行曲。

  所谓进行曲,就是一种富有节奏步伐的曲子,它最初源于战争,军队用以鼓舞战士的战斗意志。

  节奏鲜明、刺激、热血、听起来让人心潮澎湃,这就是进行曲的特征,而这第三首曲子就是如此。

  光是听着曲子,就能想到千军万马在飞扬的尘土中急进,兵刃在阳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随着风中招展的军旗不断变换。

  虽然这首曲子并没有把马蹄声放进去,但是却给人一种听到了马蹄声的感觉,无数的马蹄声汇在一起,仿佛是大军压境。

  随着音乐越来越激烈,千军万马幻化成澎湃的潮水,带着淹没一切、扫荡一起的气势。

  让李一丁没想到的是,这首曲子很长,足有五六分钟,而且乐器非常完整。

  也就是说,周彦在写完这首曲子之后,还特意找了乐团来演奏了,听曲子的气势,这个乐团少说也有三十人。

  而且完成度这么高的曲子,写起来的难度跟前面两首可完全不同,光是配器都要花费不少时间了。

  三首曲子全部结束之后,李一丁手扶着收录机沉吟了一会儿。

  就凭这三首曲子,让周彦来负责另外四十多集的配乐一点问题都没有,唯一让李一丁有点顾虑的是,周彦的风格比较新潮,配器的使用也跟她之前设计的有些不同。

  如果要用周彦的话,他们两个之间可能还需要一些磨合。

  大概半分钟之后,李一丁将磁带从收录机里面退出来,然后对周彦跟张有安说道,“两位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出去一趟。”

  周彦笑道,“没事,李老师你去吧,我俩在这儿坐一会儿。”

  李一丁点点头,然后带着磁带走了。

  她这一走,就去了很长时间。

  足足四十分钟之后,李一丁才再次出现在会议室里面。

  “两位,跟我去一趟王导的办公室吧。”

  说这话的时候,李一丁脸上带着笑容。

  一见到这个笑容,张有安也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已经知道,周彦给《三国》配乐这事大概是成了。

  两人跟着李一丁前往王符林的办公室,刚到四楼走廊,就听到了《七剑战歌》那热血的旋律。

  接下来也不用李一丁带路,他们就跟着音符去找,也能找到王符林办公室了。

  房间里面,王符林正站在收录机边上,盯着播放音乐的收录机出神。

  “咚咚。”

  听到敲门声,王符林转过头来,看到李一丁他们,随即露出笑容,又摁下了收录机的暂停键。

  “这位就是周彦吧?”说着话,王符林走到周彦面前,伸手跟周彦握了握,“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之前听到《故宫:记忆》的配乐时,我已经十分惊讶了,这次再听到这三首曲子,更是掉了下巴。”

  王符林六十出头,有点瘦,有点黑,虽然两鬓微微有些发白,但整个人还是非常精神,不像是已经六十的人了。

  他虽然瘦,手却宽大有力。

  周彦的手被握着,充分感受到了王符林的力量,他笑着回道:“王导过誉了,《三国演义》这么大的计划可不容易,相较于王导居中统筹,我能做的不过是添砖添瓦罢了。如果曲子能让你们满意,也算是我为这个计划做了微不足道的贡献。”

  “你太谦虚了。”王符林摆摆手,又请周彦他们坐下,“咱们坐下聊吧。”

  等到众人落座之后,王符林再次开口道,“我可不希望你只是做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我还希望你跟一丁能够通力合作,为咱们《三国》贡献出更大的力量。”

  “只要剧组需要,我自然义不容辞。”

  王符林点点头,“我本意是再找两三个配乐师来为一丁分担工作,不过刚才我们俩沟通了一会儿,最终我被她说服了,《三国》的配乐不找其他人了,就由你们两个来负责。不过我也要给你打个预防针,《三国》这个项目不小,配乐工作很多,现在只有你们两个人,担子也就变重了,后续的进度可要跟上啊。”

  之前王符林之所以想要多找几个配乐师,就是因为担心进度跟不上,虽然现在被李一丁说服了,但是他的担心还没有完全消除,所以才跟周彦又强调了一遍。

  周彦说道,“我资历尚浅,面对如此重担,自然压力很大。但是我对《三国》的配乐有很多想法,所以我有信心能够跟李老师合作,完成这项任务。”

  听到周彦的回答,王符林笑了起来,虽然刚才周彦表现的很谦虚,但是这会儿却又显得非常自信。

  这一点非常好,年轻人,该谦虚的时候要谦虚,该往前闯的时候也一定要往前闯,不要畏手畏脚。

  干工作嘛,倒不是说自己相信自己能干好,就一定能干好,但是如果自己都没有信心,那十有八九是干不好的。

  跟周彦又聊十来分钟,王符林看了看时间,笑着说道,“周彦,配乐的事情就定下来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你跟一丁对接,当然,有什么其他事情需要我协助的,也可以直接来找我。”

  周彦知道王符林是要送客了,便笑着站起来,“好,那我们就不打扰王导了。”

  ……

  从王符林办公室出来,李一丁笑着说道,“一会周彦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个,这段时间得闲的时候我们多聊聊。”

  事情定下来之后,李一丁非常高兴,她之前就跟王扶林意见不同,她只想再招一个配乐师,然后尽早确定下来,今天等于是把她所有的诉求都给满足了。

  周彦直接从口袋里面把自己的名片递了一张给李一丁,“李老师,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

  这是张有安给周彦印的新名片,上面除了周彦的私人号码,传呼号之外,还有张有安的联系方式,以后别人要是打周彦电话打不通,也可以打给张有安。

  接过周彦的名片,李一丁挑了挑眉毛,颇为意外。

  名片倒不是什么新奇玩意,只是这个东西,一般都是那些跑生意的商人才有,寻常人哪有带名片的。

  不过周彦的名片跟那些商人的名片也不太一样,上面的信息非常简单,除了汤臣的logo之外,就是周彦的名字跟联系方式,不像那些生意人,名片上一大堆名头。

  “好,我收下了。”将名片收在口袋里,李一丁又笑道,“走吧,现在去我办公室,我把剩下的剧本都拿给你。”

  三人回李一丁办公室路上,正好碰到了徐通路。

  见到周彦他们,徐通路笑道,“我刚才去李姐办公室找你们,发现没在,正要走呢。”

  李一丁看着徐通路,有些意外道,“你们认识啊?”

  问完之后,李一丁忽然反应过来,“对了,《故宫:记忆》就是小徐你们台制作的。”

  徐通路点点头,“嗯,周导跟我们台合作还挺多的。”

  听到徐通路叫周彦为周导,李一丁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多问,只是对徐通路说,“小徐去我办公室坐坐?”

  “好啊,不耽误你们工作吧?”徐通路笑道。

  “没有,工作方面的事情已经谈完了。”

  徐通路顺势问道,“周导是不是要给《三国》配乐啊?”

  李一丁也没遮没掩,笑着点头,“嗯,周彦今天过来就是谈这个事情,现在已经定下来了。”

  听到这话,徐通路激动道,“这是个好素材啊,我这必须要给你们约个采访啊。”

  李一丁笑道,“嗐,不就配乐嘛,有什么好采访的,你要采访,就去采访导演们和演员们。”

  如果只是配乐的话,徐通路当然不会想要采访。

  幕后工作,除了导演跟编剧,其他工种很少能引起外界注意。

  但是周彦不同啊,周彦可不仅仅是个配乐师,他还是个演员、导演,而且周彦执导的电影《想飞的钢琴少年》七月份就要上映了。

  之前他们电视台已经给周彦跟其他几个主创人员做过一次访问,还没往外播呢,现在正好再做一个访问,把两个访问放到一起做成一个小专题。

  克莱蒙费朗国际电影节获奖导演,为《三国演义》配乐,这是一件多有噱头的事情。

  徐通路笑道,“反正周彦的电影就快要上映了,正好跟《三国》做一次互动,也算是给《三国》做一次宣传了嘛。”

  “周彦的电影?”李一丁一脸诧异道,“周彦演的什么电影?”

  她只当周彦是演了什么戏,压根没往导演上面想。

  这下该徐通路疑惑了,他看了看李一丁,又看了看旁边的周彦跟张有安。

  “周导,你们没跟李姐说,你还是个导演?”

  张有安笑着解释道,“因为《三国》是配乐工作,所以没有做更多延展。”

  周彦也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确实是拍了一部电影,不过对《三国》配乐没什么影响。”

  徐通路笑道,“周导你也太谦虚了,片子可是拿到了克莱蒙费朗电影节大奖。”

  其实徐通路说错了,首先,拿到奖的是《想飞的钢琴少年》短片,而不是即将上映的长片,其次,拿到的也不是电影节大奖,而是评委特别奖,不过周彦并没有纠正他,因为太浪费时间了,没必要。

  李一丁没想到周彦还是个导演,而且拍的电影听起来还挺厉害,都拿了国际大奖,她毕竟不是电影圈的,自然对这些电影节不太了解。

  之前张有安来找他们的时候,只给他们说了周彦之前参与过《大红灯笼高高挂》、《天堂回信》以及《故宫:记忆》的配乐,一点也没有提周彦执导电影拿过奖的事情。

  这也太低调了,李一丁忍不住在心里感慨。

  而张有安之前之所以没有说导演的事情,倒不是低调,而是有他自己的考虑。

  执导电影这个事情,对周彦竞选《三国演义》配乐师并没有什么用,而且电影还没上映,他们都没看过,效果就更差了。

  既然没有作用,就没有必要自夸了。

  知道周彦还是个导演之后,李一丁对他拍的那部电影也挺有兴趣的,得知电影七月十号要在内地上映,她还表示一定要去看。

  感谢【2003的每一天】的5000打赏

  下周一开始,每天更新从九千增到一万,大家觉得是分成两个时间点更还是放在一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