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两个脑袋(二合一)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哦耶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02章 两个脑袋(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2章 两个脑袋(二合一)

  第102章两个脑袋(二合一)

  周彦的那套六十多万的房子,全部都是周宏出资的,周彦自己的钱一毛钱都没有动。

  周宏的意思是,周彦口袋应该留点钱,不管是后面给房子装修还是干别的事情,没钱很难办。

  周彦也知道口袋没钱很难,就没有矫情,不过他给周宏写了一个欠条,并约定了利息。

  看到欠条,周宏也没说什么,默默收了下来。

  拿过欠条之后,周宏笑着说道,“房子买下来了,不过你这院子后期的改造装修估计还要花不少钱,要不要再从我这里融一笔资?”

  周彦笑着摆手,“现在这院子里面的装修虽然简单,但是已经勉强够我用了。后期需要装修的时候,我手头上应该已经有钱了。”

  周宏点点头,“等你要装修的时候,跟我说一声,回头把我那套也一起装装。”

  “你还真要住啊。”周彦意外道。

  他以为周宏之所以把另外一套也买下来,就只是为了投资而已,毕竟周宏也不可能经常来燕京,一年到头来不了几天,还不如住酒店。

  单单从住宿体验来说,住酒店肯定要比住四合院要舒服多了。

  如果只是投资的话,装修就没有必要了,完全是浪费钱。回头卖的时候,装修可折不了多少钱。

  “买房子不住干什么?”周宏笑了笑,又说,“回头给伱一把钥匙,没事的时候去给我打理打理,房子经常没人去容易坏。”

  “行。”周彦点头。

  ……

  等到周宏走后,周彦便开始收拾新居,院子不小,他一个人收拾起来比较麻烦,就花钱请了两个人帮他。

  搞完卫生,周彦准备置办一点必要的家居家纺,然后就住进去。

  这天刚买了架钢琴,周彦正在指挥工人往里面搬的时候,却听到后面传来一道清脆而又疑惑的声音:“周彦师兄?”

  听到有人喊自己,周彦转头看去,只见于然抱着一个书包站在不远处。

  于然原本只看到周彦的侧影,觉得有点像,所以试探着喊了一声,等看到正脸真是周彦之后,她面露惊喜,“周彦师兄,你怎么在这儿?”

  “因为我住在这边,刚搬来。”周彦指了指四合院大门,随后他又想起来于然家似乎就在这边,“好像你家在附近?”

  于然点头,朝着北边指了指,“我家就在后面的宏鼎大院,离这里不远。”

  “这么近。”周彦惊讶道。

  宏鼎大院跟他这个四合院中间只隔了一个胡同,距离也就一两百米,站在他家巷口往北边望,都能看到宏鼎大院的房子。

  这时搬钢琴的工人看周彦跟小姑娘聊上了,有些急,“老板,你这钢琴放哪儿啊。”

  “往里面走,左边第一个屋子。”跟工人交代了一句,随后周彦笑着跟于然说,“你先进来吧,我带师傅们把钢琴放好。”

  于然点点头,跟着周彦进了四合院里面。

  等到工人们把钢琴摆好离开之后,周彦又笑着对于然说道,“刚开始搬,家里面还比较简陋,也没有水给你喝。”

  于然笑着摇头,“我不渴,周彦师兄你是要在这长住么?”

  “嗯,长住。”周彦点点头,又笑了起来,“没想到你家住这么近,以后咱们也算是邻居了。”

  “那我以后可以经常来找你么?”于然弱弱地问道。

  “当然可以。”周彦指了指刚刚摆好的钢琴,“这间屋子我准备做成琴房,以后你过来,我们也可以在这边练琴。”

  听说周彦要在家里弄琴房,于然眼睛一亮,“那就方便多了。”

  “你坐。”周彦拉了一把椅子给于然,自己则坐在钢琴凳上,“现在这里只有钢琴,后续肯定还会增加其他乐器,后续如果有什么曲子要练习,在这里就可以。”

  其实不止钢琴,墙角的柜子里面还放了一些笛子,不过那是之前周彦在《大红灯笼高高挂》剧组里,张一谋他们给他的道具。

  因为这一套笛子的品质太差,所以周彦就没提。

  于然看着钢琴,咬了咬嘴唇,忍不住开口问道,“周彦师兄,你的毕业作品还没定下来么?”

  这事于然早就想问了,开学回学校之后,周彦就没有找过他们,既没有练习之前的老曲子,也没有新曲子出来。

  于然跟方秀都很疑惑,不知道周彦师兄到底是在想什么,年前他说的新曲子想法,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今年是否能写出来。

  周彦没有回答于然的问题,反而笑着问她,“你是想演奏老曲子,还是演奏新曲子?”

  “当然是新曲子。”于然脱口而出。

  虽然之前的曲子很好,但是于然更希望能够听到周彦有新作品出来,给大家新的惊喜。见证新曲子的诞生,是一件让人非常高兴的事情。

  “其实新曲子已经基本上成型了。”周彦笑呵呵地说道。

  “是么?”于然眼中充满了惊喜:“是什么样的曲子?”

  周彦沉吟片刻,随后推开钢琴的盖子,没有什么样的解释能够比得上亲自演奏来得直接了,所以周彦决定给于然弹一段听听。

  见到周彦把钢琴盖子推开,于然立马坐直了身体,一双眼睛炯炯地盯着周彦,期待着周彦接下来的演奏。

  不过周彦弹了几个音符,就摇摇头停了下来,随后又从钢琴凳上站了起来。

  就在于然疑惑周彦为什么不弹了的时候,周彦走到墙角柜子边上,打开柜子,从里面掏出一个木匣子来,里面整整齐齐摆了很多根竹笛。

  周彦从中挑选出一根,然后仔细地贴上笛膜。

  “这笛子一般,你姑且听听。”

  笑着说了一句,周彦开始了吹奏。

  悠扬的笛音一下子塞满了原本显得有些空荡的房间,却又好像将这房间的墙全部推开,于然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在空旷的原野之上。

  笛声像是一只轻舞的小鸟,绕着树梢不停盘旋,偶尔啼叫几声,这清脆的叫声又顺着树根下的溪流慢慢地飘向远方,最终在夜幕下渐渐消失。

  那将笛音吞没的黑暗之中,让人感到神秘,不知道里面隐匿着什么。

  就在于然还回味着渐渐消失的婉转笛声时,曲子再次响起,这次,笛音又变得灼热嘹亮,像是好几只鸟儿正在纵情鸣叫,这叫声让原本的涓涓小溪变成了一道滚滚洪流,而鸟儿此时的喜悦也正如这起伏的波涛一样,热烈着,奔放着。

  原本于然以为,乐曲的最后,可能会回到开始的宁静恬淡,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首曲子的结尾处反而越来越高,最终在一声轰然“巨响”中戛然而止。

  就像灿烂的烟火,在最高处释放出所有的激情,随后迅速暗淡,冷却。

  霎那芳华,转瞬即逝。

  等到周彦将曲子吹完,于然还在盯着周彦,一双眼睛好像下了一场秋雨,水汪汪的。

  见她发愣,周彦笑着问道,“师妹,感觉怎么样?”

  于然这才想起来鼓掌,她由衷地赞叹道,“这首曲子真好,师兄。”

  周彦微微地叹了口气,随后笑道,“我手里的这个笛子还是差了点,而且这是一首竹笛协奏曲,所以单单只有竹笛,还缺了点味道。等到后面正式演奏,里面加入其他乐器协奏,自然会更有感觉。”

  “周彦师兄,你的这首新曲子有名字了么?”于然问道。

  周彦点头:“有,它叫《夜莺》。”

  这首《夜莺》其实是周彦为《青蛇》准备的一首配乐,不过拿它当毕业作品也没问题,主要这是一首竹笛协奏曲,到时候毕业演奏他自己可以担任竹笛独奏。

  毕竟是毕业作品,周彦也想在毕业作品音乐会上,展现一下自己的竹笛水平。

  “师兄,谱子有么?”于然握着拳头,激动地说道,“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演奏它了。”

  “有。”周彦笑道,“不过这里没有,在学校宿舍里面。”

  这首曲子的谱子他在上沪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写,前两天就已经写完了。

  “那我们现在可以去拿么?”于然问道。

  “现在也……”

  周彦想说现在去拿谱子也太急了,但是看到于然眼中的渴盼,他还是点头说道,“可以,我们现在去拿。”

  “我就知道,师兄你最好了。”于然直接高兴地跳了起来,“师兄,你去拿谱子,我回去取我的琴来。”

  说完,于然也没等周彦回应,就小跑着出了屋子。

  看着于然的背影,周彦笑了笑,这丫头个子很高,这会儿蹦蹦跳跳的,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

  之后几天,周彦他们开始练习《夜莺》,最开始,只是周彦跟于然两人在练,后来贾国屏、张新宁、方秀他们这帮《故宫的记忆》的原班人马也都渐渐加入了。

  其他人知道周彦已经把曲子写出来,也都很意外,去年周彦只说有个想法,没想到这么快谱子已经完成了,这效率,也太可怕了。

  其实写的快的人也有很多,像他们87作曲系,有一个知名快手李涛,这家伙写曲子的速度十分惊人,号称一年能够写三百六十五首曲子,每天都能写一首。

  这当然是夸张说法,没有人能够一年写三百六十五首曲子。

  不过李涛速度确实很快,他一学期的时间能写二十多首完整的曲子,远远超过其他同学。

  其他人,正常情况下,一学期能写三首,那就是十分之快了。

  当然了,写得快,质量自然就难以跟得上,李涛的那些曲子,很多都雷同,他总喜欢写完一段感觉不错的,然后变着法子在自己的其他曲子里面用。

  之前贾国屏就开过李涛的玩笑,说李涛这辈子写的曲子,只要听一首就足矣。

  贾国屏的话,当然也是开玩笑,李涛写的那些曲子虽然普遍质量一般,但量变也会带来质变,所以他一年下来也能写出那么一两首还不错的曲子,几年下来,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代表作。

  李涛用质量换数量,但是周彦却不同,周彦速度快的同时,质量还奇高。

  现在这首《夜莺》,又是一首水平极高的作品,完全不逊色前面他们演奏的那两首。

  所以他们都很惊讶,周彦如何能够保持如此高的创作激情和创作效率的。

  有人分析说,因为周彦平时除了作曲之外,还参与到影视制作当中,是从影视剧里面找到灵感。

  周彦他们在练习《夜莺》的时候,如果能约到琴房,或者作曲教室空下来,他们就会在学校练,如果学校没地方,他们就会跑到周彦家去。

  周彦家的琴房,经过他这一段时间的布置,现在也算是有点样子了。

  基本上,只要他会的乐器,琴房里面都有,他不会的乐器,只要是常规的,琴房里面也有。

  方秀他们也更愿意在周彦家里练习,因为相较于学校,在周彦家里有休息的地方,累了之后,可以坐在沙发上喝喝茶,聊聊天。

  对面休息室里面还有电视机、游戏机,除了喝茶聊天,还能看电视,打游戏,这当然要比在学校练琴要舒服多了。

  刚开始的几天,他们练到中午的时候都是出去吃,后来他们觉得出去吃饭太浪费时间,也浪费钱,不如就在家里做饭。

  然后方秀跟另外一个小提琴专业的男生主动请缨,组建了一个厨师组,每天练琴之余,这俩还给他们其他人做饭。

  原本这个四合院,在买来之前有些日子没住人,周彦搬进来还感觉挺冷清,没想到短短一两个礼拜的时间,院子里面就变得这么热闹。

  ……

  两个礼拜之后的一天,于然他们刚走,周彦的传呼机就收到了孙秦的消息,问他人怎么不在学校。

  周彦又骑车去了学校,找到了孙秦。

  “你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直接就跑来了?”周彦问道。

  “我路过这边,直接就进来了,我怎么听你室友说,你最近都不怎么住学校?”

  周彦笑道,“我搬了个新家。”

  “在哪儿?”

  “靠近国家大剧院旁边。”

  孙秦点点头,“那倒是不远,不过你怎么想起来搬到那边?”

  “这不是方便你找我么。”说着,周彦拍了拍自行车后座,“走,我带你去认认门。”

  “好嘞。”孙秦直接翻身上了自行车后座。

  周彦带着孙秦进了四合院,孙秦在院子里面环视了一圈,忍不住问道,“怎么不找个公寓楼?四合院住起来多不方便。”

  “公寓楼不够宽敞。”周彦笑道。

  “嗯,你这院子是不小。”孙秦点点头,随后一脸八卦地问道,“周彦你是不是处对象了?”

  “你看我像处了对象的样子么?”

  孙秦又在院子里面环视了一圈,随后煞有介事地说道,“我感觉像,你这家里有女主人的味道。”

  周彦撇嘴笑道,“什么是女主人的味道?”

  “那里。”孙秦嘿嘿一笑,指了指厨房,“一闻这味道,我就知道你家平时开火,你个大男人,自己一个人住,平时能开火做饭?你要不是金屋藏娇,我可不信啊。”

  周彦拿手在孙秦面前一抓,“快收起你那满脑子的污秽思想,我毕业作品的演奏乐团平时在这练习,所以才会开火做饭,哪有什么金屋藏娇。说说正事吧,刚才你说让我去参加你们的采访,怎么了?”

  刚才一路上,周彦骑得很快,路上又嘈杂,孙秦在后座说了些什么,周彦也没听全。

  孙秦把刚才路上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让你去我们台里的时候,把其他主创人员也带去。”

  “导演,编剧,配乐都是我,其他主创人员就是副导演跟助理导演了,制片人我可没办法给你叫过来。”

  “不是还有男女主么?”

  “男主……还是算了,小孩子天天练琴,不要去打扰他了。女主的话倒是可以,不过她其实在电影里面戏份比较少。”

  孙秦摆摆手,“少不少,都无所谓,给带上就行了,到时候多点人,我们就可以问问他们你在平常的表现,让他们给你说说好话。要是采访只有你一个,不好吹捧啊。”

  “实事求是就行了,也不一定要搞吹吹捧捧那一套……要不,我再多叫几个人?”

  “嗐,也不要太多,有两三个就行。”

  “那我到时候叫助理导演王晓帅,跟女主角俞飞虹一起去。”

  “嗯。”孙秦笑着点头,随后又说道,“对了,还有件事情,前两天那个梁宇又去我们电视台了,跟孙组长聊了一会儿,虽然没聊宣传片的事情,不过听孙组长说,梁宇还是对你很感兴趣。”

  周彦摇摇头,“有兴趣也没用,现在说这个事情还是早了点,等到确定申请通过之后,再说吧。”

  见周彦不太上心,孙秦说道,“我觉得你要早点做好准备,到时候等到他们确定要拍申奥宣传片了,你直接把曲谱往他们面前一拍。然后大呼,瞧瞧,这是我给宣传片配的曲子,尔等快来膜拜。”

  孙秦三十岁的人,却还一副中二模样,周彦也被他逗笑了,“你啊,还是少看点地摊小说。”

  “你是不知道地摊小说的好。”孙秦撇撇嘴,“不过我刚才那番话是正经的啊,你提前做好准备,到时候好应对。”

  周彦翻了个白眼,“我都不知道人家导演是谁,什么风格,想要拍什么样的片子。你却要我提前把配乐给人写好,我看你这脑子大大有问题。”

  “你先把配乐写好,到时候让人照着你的配乐拍。”

  周彦伸头朝屋外看了看。

  “你看什么?”孙秦问。

  “我看外面天有没有黑,你怎么就开始做梦了。”

  孙秦嘿嘿笑道,“人总要有梦想的么。”

  周彦摆摆手,“行了,这事急也没什么用,你也认过门了,就赶快走吧。”

  “你这送客方式也太直接了。”孙秦笑着摇摇头,开始往外走,随后又想到什么,回头问,“你现在也住新房子了,怎么不装个电话?有电话,以后联系方便点。”

  周彦耸了耸肩,“已经去申请了,不过要排队,也不知道排到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这。”

  听到周彦在排队,孙秦笑道,“这事你找我啊,我来给你解决。”

  “你还有这方面的关系?”

  “切,我在燕京混了三十年,难道是白混的啊。行,这事我知道了,过两天你再去一趟,应该就行了。”

  说罢,孙秦摆摆手,就走了。

  ……

  等到孙秦走后,周彦就去找个电话亭给俞飞虹之前留的号码拨了过去,不过半天也没人接。

  见电话没人接,周彦也大概明白,俞飞虹现在应该是住学校里面,没有在外面的住所。

  想了想,周彦又骑车往燕京电影学院赶去。

  燕京电影学院就在燕京电影制片厂旁边,距离周彦现在住的地方不算太远,骑车过去路也挺好走。

  到了燕京电影学院,周彦直接去了俞飞虹住的那栋宿舍楼,到了楼下,周彦随便抓了一个女生。

  “同学,能不能帮我喊一下305宿舍的俞飞虹?”

  那女生看了看周彦,随后扯着嗓子朝着上面喊道:“飞虹师姐,有个靓仔找你!”

  听到女生高亢的声音,周彦吓了一跳,好家伙,这姑娘怎么跟他们班徐玉红一个路子?

  而且这姑娘看着瘦瘦的,其貌不扬,竟然生了一副烟嗓,声音沙哑,却又极具穿透力。

  她这一喊,没把俞飞虹喊出来,倒是有不少其他女生探出头来,大概都是想要看看楼下的“靓仔”长什么样。

  这探出来的人中,还有周彦认识的,而且不止一个。

  “周彦?”

  第一道喊声来自二楼,周彦仔细一看,喊他的竟然是孔琳。

  周彦看到孔琳,也有些意外,按理说孔琳现在已经毕业了,怎么还在燕京电影学院?

  还没等周彦开口问孔琳为什么在学校的时候,三楼又探出来一个脑袋,这脑袋看到周彦,惊讶道,“周导?”

  周彦又把视线从二楼移到了三楼,只见许情正一脸喜色地扒着走廊围挡看着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