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夫人,要赔钱的_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哦耶小说网 > 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 第4章 夫人,要赔钱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章 夫人,要赔钱的

  第4章夫人,要赔钱的

  大蒜,洋葱,再来些迷迭香和黄油,接下来用锡纸将小羊排包裹住…

  叮——!!

  “沐恩,女贞路有人找。”路西法提醒到。

  沐恩点了点头,将羊排放在壁炉架子上,嘱咐路西法注意火候,随后便来到大门处。

  先是看了一眼正在外面干活的哈利,不知道这小子想到了什么,面带笑容,一看就是在磨洋工。

  砰!

  哈利这边,茫然的看着突然关上的大门。

  诶?!

  当然,沐恩可不会管他怎么想,他扭动门把手,将出口调转到了女贞路,随后便打开门。

  一个身材消瘦,面容苛刻的女人,牵着刚才那个小胖子站在门外,小胖子脸上还有着抓痕,满脸通红,泪眼汪汪,显然大哭过一场。

  佩妮看见开门的男人,率先被那张脸吸引到,随后一切准备好的措辞在那双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下荡然无存。

  “你好,有什么事吗?”沐恩问道。

  佩妮深吸一口气,随后连忙道:“抱歉,我之前注意到你将一个孩子带到了家里。那是我外甥,我找他有事。”

  刚才,达力无端被猫狗追着回家后,她第一时间就敏锐的感觉到,这样的情况或许和那个东西有关。

  就是那个,她不愿提起的东西,他们一家恨之入骨的东西。

  那种力量,她只知道一个人拥有。

  所以怀揣着自己的愤怒,她第一时间便找上了门来,要将哈利带回去,好好惩罚一番。

  只要一想到自己宝贝达力英俊的脸被那小杂种弄成这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哦,原来你就是哈利的监护人,幸会。”沐恩点头说到,嘴上措辞虽然很礼貌,却并无握手或是请两人进去落座的打算。

  他接着道:“我正好想去找伱来着,很抱歉的告诉你,你的外甥毁坏了我精心栽培的植物,我们应该先讨论一下赔偿的事宜。”

  “什…什么?”

  “是的,我种在那儿的花。邻里街坊应该都看到过,那很贵重,是来自非洲塔斯克尔国的稀有品种,也是那里的国花,我将它移植到这边,起码花费了上万英镑。”沐恩解释到。

  “所以,我想要和你或者你们家的男主人谈谈赔偿的事宜。”沐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言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魔力。

  “塔斯克尔国…国花?”佩妮有些不敢置信的重复到。

  “是的,当地已经禁止这种花卉的出口了,这或许是英国独一无二的花朵,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

  初步定损,应该要一万英镑上下。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走法律程序。”

  “什么?这不可能!要我们家为那个混账的错误买单,还是上万英镑!!”佩妮突然大吼起来。

  “先生,我们拒绝做出相应的赔付。老实说,他就是居住在我们家而已,我们可不是他的父母!”

  沐恩皱了皱眉,显然对这样歇斯底里的行为很是不满。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无奈道:“好吧,好吧!女士,让我们换一种赔偿方式吧。”

  佩妮满脸涨红的直视着沐恩,等待着他的下文。同时做出但凡她无法接受条件,马上就会开启鸣笛警报般的尖叫来表达不满的模样。

  “你知道的,我才刚搬来。或许我需要一位来替我打杂跑腿的杂工,以工代赔,如何。”沐恩无奈的说着。

  透过沐恩宽阔的肩膀,佩妮大概可以看见屋内杂乱的模样。

  “这…当然可以!”她想了想,便干脆的点头:“这家伙可是个打杂的好手,家务活这一块,他绝对远超常人。”

  “起码未来一年以上。”沐恩淡淡的补充到。

  佩妮犹豫了一瞬间,随后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要知道,九零年的伦敦,一个杂工的月薪筹绝对到不了一千磅。

  “我想,孩子自己犯的错误,需要自己承担。这会成为他人生中最宝贵的一课。”佩妮快速变脸,一脸欣慰的表示。

  “行吧。”沐恩平静的点点头,随后说道:“不过我需要补充的是,一个小屁孩可不会无缘无故的跳进我的花圃里面,压垮我的东西。老实说,如果不是一个小孩,我已经开枪将他打死了。”

  这是九零年的伦敦,民间并未禁枪。居民拥有对自己领地的绝对支配权。开枪打死闯入者,不是一句玩笑话。

  沐恩的双眼微眯,看向小胖子达力:“不管是霸凌也好,玩笑也罢。希望有些人明白,外面并不是在家里,还是需要守一些规矩的。”

  达力本来还在一旁有些不忿,同时又因为哈利的遭难有些得意,此时沐恩的眼神突然落到他身上,只感觉像是被一只猛兽注视着。

  他连忙低下了头,哪里还有什么笑容,能不发抖就用光他的全部勇气了。

  “好了,就这样吧。”沐恩说完,便关了门,只留下悠悠的话语在空中飘散。

  “到了夜里,你的外甥会自己回去的。”

  大门关上,佩妮也看向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她以为达力低下头是在表达着自己的伤心不满,随即抱住他安慰道:“哦,宝贝。别生气了,哈利犯的错,不需要你来承担,他要做一整年的杂工呢。”

  她其实隐约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并不想苛责自己的宝贝儿子,他今天已经受到太多磨难了。

  另一方面来说,就算是欺负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她要向着一个寄生虫,责骂自己的亲生儿子吗?

  沐恩不在乎德思礼一家是什么玩意儿,比起这个,他更关心的是路西法有没有将羊排烤过头。

  “啧啧啧,‘他可是打杂的好手’,通过这句话,我已经知道了那个瘦小子在那间房子里过着怎么样的生活了。”

  路西法伸出小火手,翻动着铁架子上的羊排,香甜的肉汁从锡纸缝隙流淌出来,被他用嘴巴接住,同时感叹着刚才听到的一切。

  沐恩并不意外哈利在德思礼家的遭遇,一方面是因为许久之前的模糊记忆,另一方面则是——

  “看哈利那穿着打扮就能知道的。”

  说着,沐恩又打开了荒野的大门,哈利就站在门外,看见门打开,他松了口气,随后连忙说道:“先生,我已经将月灵花移栽好了。”

  沐恩看了一眼,确定没什么问题后,便点了点头,将哈利放了进来。

  “去橱柜拿两套餐具。”他依旧是毫不客气的指示到。

  “好的。”哈利也点点头。

  奇怪,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抗拒?

  他的小脑袋里突然升起这个想法。

  沐恩坐回专属的红色漆皮沙发上,说道:“刚才你姨妈来找我了。”

  哈利的动作一下子就僵住了,随后才有些低落的问道:“她说了什么?”

  “我让她赔钱,因为你弄坏了我从非洲塔斯克尔国带来的,在整个英格兰都独一无二的花。”沐恩脸上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似乎对自己的信口胡诌非常满意。

  当然,他的语言非常“真挚”,所以取得了德思礼夫人的相信,甚至对方都没有想过走法律程序。

  “所以…”哈利

  天呐,哈利甚至不敢想自己回去以后,会遭到怎样的处罚。

  “她当然不愿意。”沐恩说到。

  “是的…这…这理所应当。”哈利的声音很小,兴致不高。

  “所以我说,换一种交易方式。而且你姨妈答应了。”沐恩说到,看着哈利双手递过来的餐盘:“你是要我举着餐盘吃饭吗?放到桌子上。”

  “真的吗?”哈利的声音突然又有了些神采,连忙将餐盘放到桌子上,又将杂物收拾了一下,同时还搬来了椅子,很是主动的干着活。

  “所以先生,您说的换一种方式是什么?”哈利迫不及待的问到。

  “给我干一年的杂工。”

  沐恩站起身,他并没那么在乎哈利对这个决定有什么反应,如果哈利不愿意,自己也不介意将他放出当一个野小孩。

  他毫不在乎伸手的拿起火焰上的羊排,将其放在铁盘上后,他又前往餐厅,拿出之前弄好的煎蛋以及熏肉香肠。在一旁,还有一大份蔬菜沙拉。

  将餐食分好后,他看向哈利:“站着干什么?”

  哈利有些没反应过来,指着自己:“这…这是我的吗?”

  沐恩点点头,解释道:“虽然城堡很大,但只有我一个人住。”

  哈利连忙坐了下来,看向餐盘中滋滋冒油的烤羊排,一旁还有正温热的煎蛋烤肠。

  “吃吧,不用在乎礼节。”沐恩看着有些不敢动刀叉的哈利说到。

  话音落下,哈利便迫不及待的叉起一根烤肠送到了口中。

  “呜…真好吃…谢谢你…”

  哈利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香肠,劲道弹牙,肉汁满满,还带有一种从没品尝过的肉香。比他以前吃的东西好多了。

  “从我出生到现在,这绝对是我吃过最美味的东西,我保证!”哈利连忙说到,脸上笑意盈盈。

  “用那玩意儿灌的风味香肠确实不错。”沐恩也赞许的点点头。

  哈利听到这话,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玩意儿?”

  “一种怪兽,你不会想了解它太多的。”沐恩随口解释了一句,随后便想起来似乎还没有给哈利介绍过自己。

  “我叫沐恩·琼斯。你可以称呼我为先生或者叔叔。”沐恩说到,不紧不慢的切着羊排。

  “多吃点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你的工作量很大。”沐恩说到。

  是的,这看得出来。哈利一边朝嘴里塞着东西,一边环顾着周围乱糟糟的环境。

  过了十多分钟,哈利终于吃饱些了,手捏着羊排,满嘴是油,带着些许歉意的问道:“所以沐恩叔叔,那个花真的是英国独一无二的吗?”

  “当然不是,非洲国花什么的都是我胡诌的。”

  听见这话,哈利松了一口气,心中歉意减弱了些许。

  “月灵花在这个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

  “啊?”

  沐恩没有管他,反而问道:“看起来,你对来我这里打杂并不抗拒。”

  一说到这个话题,哈利又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声音也小了许多:“是的。”

  “你恨他们吗?又或者说,如果现在给你强大的魔法,你想做些什么。”

  “离开那里!”

  哈利快速的回答以及斩钉截铁的话语让沐恩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看来你并不憎恨他们。”沐恩点头。

  哈利摇摇头,又点点头,沉默了许久。

  沐恩就这么安静的看着他,只是说道:“记得吃些蔬菜。”

  哈利这时才突然有些迟疑的开口: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达力在学校当着所有人的面欺负我时我恨他,弗农姨父将我关在壁橱时我也很恨…总之,我有无数个恨透了他们的时刻。

  可是总的来说,我却又不恨他们。毕竟没有他们,我连饭都没有吃的,更不用说上学了…我又不是他们的儿子,他们也不是我的爸爸妈妈……”

  哈利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双眼啜满了泪水,只是低着头一股脑的往嘴里塞着东西,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可笑的呜咽。

  沐恩靠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他并不打算去对一个哭泣的孩子进行安慰。这是个成熟且倔强的孩子,他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软弱。

  所以沐恩觉得…自己应该尊重他的倔强。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沐恩只知道他将地上散落的那本《德谟克利特炼金手记》裸露出来的高级人体炼成阵法重构了三十二遍之后,哈利终于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抬起了头。

  除了眼睛和鼻子有些红之外,并无异样。

  “好了,开始干活吧,小子。”沐恩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你今天的任务是打扫完整个客厅。”

  “看起来并不算困难。”哈利站了起来,干劲满满,之前在他看来杂乱无章的客厅已经被准确的划分成了好几块,定制好了相关的清理顺序。

  沐恩瞥了一眼自信满满的哈利,嘴角上扬:“希望如此。如果你能完成任务后还有时间,我不介意带你玩玩魔法。”

  听到这话,哈利更有动力了,他连忙开始收拾餐具,随后又看向了那些还没有吃完的食物。

  “都扔到火里去吧。”沐恩摆摆手。

  哈利点点头,收拾起残羹剩饭走到壁炉前,又看了看这些食物。

  “总感觉有些浪费…”哈利有些惋惜到。

  突然,壁炉火光大作,一张恐怖狰狞的脸出现在火焰之中,同时还有两只完全不匹配的纤细小手浮现出来。

  “什么叫浪费!本大爷难道连剩菜都没得吃吗?”路西法气急败坏的吼到,整个城堡都因此而发出呜呜呜的蒸汽喷勃声。

  哈利被吓傻了,连连跌坐在地,惊恐的看着路西法,随后又看向沐恩。

  沐恩脸上露出一份奇特笑容,但又用懊悔的语气道:“哦,该死,抱歉。我忘记给你介绍了,我虽然是独居,但也还是有着其他生灵存在的。

  这是路西法,一只恶魔,也是这座城堡的守护者。你干活要是有什么不知道的,都可以问他。”

  原来是这样吗…

  哈利看着路西法,有些害怕的摆摆手,打了个招呼。

  心中高呼:这个地方,真是太有意思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