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纯血遇害_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哦耶小说网 > 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 第124章 纯血遇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4章 纯血遇害

  第124章纯血遇害

  “除你武器——”

  教室内,魔杖挥舞,纤细的魔咒光芒飞出,落在沐恩的手上,一股力量凭空出现。

  他张开手指,任凭那魔杖飞出,落在对面塞德里克的手中。

  “非常漂亮的魔咒,第一节课就用了出来,赫奇帕奇加五分。”沐恩笑了笑。

  塞德里克点点头,微微躬身。为了能够在这里做出表现,他私底下研究了许久这个魔咒,终于是在第一堂课时,走上了舞台,将其成功施展。

  至于为什么要如此表现,盖因学校中不知从何而来一种说法,只要能够得到琼斯教授的认可,很有可能学习到一些私货。

  没有人不对那巨大的魔杖和绚丽强大的法术有所期盼。

  哪怕,眼前这位琼斯教授并未对此流言有所肯定。

  但是他也没有否定!

  沐恩目光闪烁,看懂了这家伙在想什么,抬起的手打了个响指,白色的光芒并不展露轨迹,而是忽的在塞德里克的手中炸开,一股力量凭空出现,随后魔杖落回到了他的手里。

  “好了,既然如此,那么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结束。大家下课后记得多回顾缴械咒的施法逻辑,有不懂的,记得去找高年级。记住这堂课的核心——理论辅助,实战为主!”沐恩说到。

  看着小巫师们一一向他道别,随后走出教室的背影,他不由得拿起水杯,吹了吹其中漂浮的枸杞,随后才小口饮下。

  这日子是越过越养生了。

  脑海里面不由得浮现出了自己穿着POLO衫,穿着西裤,将肚腩挤出来,左手夹书右手拿着水杯的模样。

  真是…

  想到这里,他就有些感到麻爪,顿时又想到了自己只剩下半瓶的速效滑发剂,寻思着今天下课后就去写信对角巷补充些货。

  “教授!”一个小女巫突然站在了他面前,打断了他。沐恩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姑娘,就是前段日子…给自己小鱼干的那个。

  “教授,请问您喜欢什么?”她有些小心翼翼的说到。

  “哦,问这个干嘛?”沐恩诧异的看向她,随后有注意到教室门口外探头探脑的一帮子小家伙们。

  “额…我必须要说,其实我不建议你们在圣诞节给我送什么礼物,你们愿意上我的课,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沐恩温和的笑了笑。

  其实是…他不会给予任何回礼,当然把话说出口是另一回事。

  到目前为止,他极少会赠礼他人。

  除了亚当斯一家,因为他们家实在是过于的反人类,所以沐恩正好借他们处理了一些棘手的黑魔法物品。

  他们很开心,亚当斯家的两个孩子为沐恩表演了一场姐弟追杀秀,还用上了路易十六当年亲自测评过的断头台…

  “教授,我只是问一问,而且伱这个答案也太标准了,像我爸爸和他的客户说的套话一样。”小女巫狡黠的笑了笑。

  沐恩无奈笑了笑:“随便吧…不过能被问这个问题我很荣幸。”

  得到答案的小女巫一蹦一跳的走了出去。

  下一节课的孩子们很快到来,沐恩抬起魔杖,整理了一下桌椅。

  这节课是一年级的课程,来自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孩子。

  后排,也多了三两个高年级的学生,包括有上节课遗留下来的。

  一年级的课程不难,现在留在这里的,都是追求尽善尽美的小学霸们。

  上课铃响起,他打量了一圈,确定人都来齐后,又咳嗽了两声——将卢娜·洛夫古德的思绪拉回来。

  这个拉文克劳的姑娘,总是恍恍惚惚的样子。前段时间沐恩还怀疑过她是不是打开密室的家伙来着,观察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并非如此。

  只是这个姑娘的灵性有些过高,而且不可控制的逸散了出来。

  想来,应该是曾经受过怎么创伤。

  灵性高的孩子,思维很容易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能轻易的看见和感知到现世夹缝中的隐晦存在。

  当然,这并不全是坏处,灵性高的孩子,能够快速上手大量魔咒,对欲念的调动非常轻易,能够达到出一份力得两份功的效果。

  是一种有好有坏的天赋。

  而且如果是在一些带有不可名状色彩的世界,灵性过高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很容易勾连上某些存在。

  收回杂思,沐恩开始了今天的课程,魔杖的正确放置位置——袖口以及腰侧…

  时间很快来到了周末,夜晚,霍格莫德。

  经过小巫师们白天的扫荡后,夜晚的村庄总显得冷清,要说这种时候哪儿的人最多,那肯定就是就是酒馆了。

  毕竟忙了一天的老板店员们,总不介意在三把扫帚去喝一杯,甚至包括老师们也一样。

  不过今天的教授们,不在三把扫帚…而是在另一家酒吧。

  嘎吱——嘎吱——

  猪头酒吧的阶梯总是发出刺耳的声音,沐恩的身影从楼上缓步走下,猩红色的手巾擦了擦手。

  “沐恩,这边!”弗利维招了招手,连忙唤到,酒吧人并不少,但很安静。

  摄于斯内普的威严——猪头酒吧多是一些灰黑圈子的巫师才来,而恰巧,斯内普在这个圈子颇有名声。

  “我们正在讨论黑魔法的事儿呢。”弗利维说到。

  沐恩坐了下来,他才小声些笑道:“果然到了这儿,话题就不由自主的偏到这边来,毕竟三把扫帚不方便说这些。”

  沐恩也笑了起来:“这倒也是,毕竟还披着另外一层身份呢。”

  斯内普的目光放到了他的手巾上,猩红色在昏黄光线下如此刺眼。

  沐恩将其收回,笑了笑:“以前是块白方巾来着。”

  斯内普扯了扯嘴角,同时阿不福思将沐恩的酒端了上来,并未打扰他们谈话。

  弗利维与斯内普都知道这人是谁,但都不对此过多谈论,就像他们不会多问为什么沐恩会每周都来猪头酒吧一样。

  “我们刚才在谈论前段时间的黑魔法物品的事。”弗利维说道:“西弗勒斯说半年前黑市多了许多黑魔法物品。

  还有个叫蒙顿格斯的,因为倒卖货物遭到反噬,自己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好一段时间。

  这给了我们一点想法,我们在想,‘那些事’会不会也是类似的事情。”

  “黑魔法物品?”沐恩想了想:“这个概率…不大,但确实可能。或许那件物品特别隐秘,或许这个物品也不单是被藏在了熟悉的地方。

  毕竟那边太大了,能藏东西的地方很多,如果又正巧躲过了窥镜…”

  “有可能不是黑魔法物品,有可能只是一个关乎蛇佬腔的道具。”斯内普淡淡到,声音多了些生气。

  似乎补充别人没说到的点,让他很是满足。

  如果还能顺势嘲笑一下的话,就更好了。

  可惜不能。

  不过这个可能确实成立,毕竟自从蛇怪被处理后,没再发生过袭击事件,学校中的流言小了很多。

  “可蛇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沐恩心有疑惑:“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有意识的针对行为了。”

  说着,沐恩叹了口气:“老实说,我觉得我有些失职,我很确定我在反复的和他们强调黑魔法的危险性。甚至我自己的一些私藏都毫不吝啬的拿了出来。”

  “是吗?我还以为真的是你向魔法部审批申请的。”弗利维微微挑眉,看来沐恩在黑魔法的研究上颇为深入。

  “我肯定不能告诉他们那是我的啊。”沐恩无奈笑了笑,随后叹气摇头:“最好不要是学生沾染这东西吧。

  我甚至在想是不是我没有清楚的传达我的意思,可如果口头传达无意义的话,再往上就只有剖血见骨了。”

  “嗤嗤…”

  三角形的尖耳朵微微弹了一下,沐恩循声看去,那人却没收回目光以及笑声。他全身缠在绷带中,缝隙溢出黑色的干涸血迹。

  “你再笑,我就让你直接没有嘴这个器官。”沐恩也笑了笑。

  “哦,抱歉哈哈。”那人不在意的摆摆手。

  他笑的原因似乎很多样,因为别人的苦恼,因为那副猫头模样,亦或者是因为一个老师居然珍藏黑魔法物品…

  沐恩稍一抬手,魔力在手中涌动起来,却不料弗利维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等等,沐恩!”

  说完后,他回头看向那人,语气严肃,带有怒意:“艾伯克,我想你应当放尊重些——对一位教授!”

  那人有些惊讶,随后翻了个白眼,站起来鞠躬道:“好吧,对不起,真心的。”

  说着,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不快的离开酒馆。

  弗利维这才回过头来,叹息到:“他曾是我的一个学生。

  沐恩,当我们做了这个职业后,这份责任就会压在身上,驱使着我们将他们朝向好的方向引导…然而现实总不如人愿的。

  教育的滞后性,人在获得力量后的自我选择,欲望的膨胀…太多太多了。

  尤其是,霍格沃茨接受全英国的巫师,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沐恩了然的点点头:“也许吧…其实我只是在想我的老师是怎么做的…”

  说到这儿,弗利维也来了些好奇心:“哦,你的老师?我很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沐恩稍微回忆了一下:“我的老师啊…她掌控欲很强,把国王架空成了傀儡,会把敌对巫师变成哑炮…

  她曾经也想控制我来着,然后我也就想弄死她…不过总的来说,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老师。”

  ……

  哪怕是斯内普都不禁在这个时候想问他是不是脑子有泡。

  她想控制你,你想弄死她,是个好老师…

  这完全不符合正常人的逻辑…

  正说着,突然窗外被轻轻扣动,几人朝外看去,一只银色透亮的短毛猫在外面敲击着窗户。

  注意到几人的视线后,它跳下窗檐,消失不见。

  “看来又有事了…”沐恩微微皱眉,将杯中余酒一饮而尽,苦精的味道直冲脑门。

  三人走出酒馆,到幽暗处,沐恩的手突然一把搭在他们肩上,两人本能的抽出魔杖——

  再一睁眼,三人已经抵达三楼黑魔法防御术办公室中。

  “你可以提前说一声。”斯内普压制着心中的惊骇,能在霍格沃茨进行幻影移形?那上次的决斗…他比预想的还要轻松!

  弗利维则是有些诧异,他能做到在反幻影移形的地方传送——前提是,反妖精幻影移形和反幻影移形没有同时设置。

  他两种都会。

  只不过,霍格沃茨曾经还和妖精开战过来着,这里就是这世界少有的两种反咒都存在的地方。

  想着,他诧异回头。

  你也有异种血脉?

  几人快速离开办公室,沐恩还未释放侦测,便感觉到自己失去了两只画中猫。

  位置在…二楼靠西塔楼的一条走廊…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沐恩说到。

  斯内普面沉似水,他刚刚才说可能是不是只和蛇佬腔有关系,结果现在——

  还不用走到二楼走廊,他们便直接在医务室门口见到了麦格。

  麦格对三人的速度感到惊讶,随后连忙道:“又有孩子遇难了。”

  弗利维面色惊恐:“严重吗?!”

  麦格看了一眼斯内普,随后摇摇头:“是斯莱特林的马库斯·弗林特。”

  顿时,所有人都感到了诧异。

  这算什么意思…又出现了第二人嫁祸密室继承人?还是纯粹的无差别攻击?

  亦或者是…想要引动纯血家族与霍格沃茨的矛盾?

  总总可能快速流转于心,沐恩转身:“我先去事发地看看。”

  他快步来到深处走廊,赫然发现了散落在地的碎裂画框,周围画布几经撕裂。

  魔画的死亡,从画布开始。

  他张开手来,细细的猩红丝线逐渐凝聚,最后在其手中组成两滴血液,落入掌中,快速渗透皮肤,回归肌体。

  随后,一副画面在他脑海中出现。

  幽暗的走廊,弗林特在走廊中快速的行进着,似乎是有约在身,随后在转角这里,一个有些佝偻肥胖的身影突然出现,快速挥舞魔杖。

  声音含糊不清,不过从魔咒轨道那不断外化出锐刺的外形来看,是一道黑魔法。

  弗林特险而又险的闪开,同一时间,壁画上的猫快速开始了诡异的凄厉嚎叫。

  监视,从来都只是附属功能。

  最核心的功能是压制。

  此举目的在于,当检测到危险事件时,能够第一时间保护孩子们。

  与这个目的相比,什么隐秘性、是否会暴露画中猫,都可忽略不计!!

  【巴斯特的歌谣】快速咏唱中,对周遭魔力进行压制,歌声如诡异呢喃钻入两人的脑海。

  那个佝偻的身影痛苦的躬下身子,然而下一刻,一道扩散式的暴躁魔力从他身上炸开。

  不像是魔咒…而是纯粹的魔力暴动…

  视野结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yes.cc。哦耶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yes.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